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章 怪老头与莲花宝典
    第2章怪老头与莲花宝典

    陈二和王三被赶跑了,看着那散落在厨房内的四只鞋子,三个人却有些愣神。

    人虽然跑了,但那浓浓的酸爽味儿依旧留在鞋子里。

    李熙月最沾不得脏乱的东西,更何况是散发着脚气的鞋子,于是站在门口,乌黑的明眸滴溜溜乱转。

    刘大能反应最快,在脸盆里洗洗手,很是认真的说道:“掌柜的,这边还有好几个菜,得先忙活一下才行。”

    李熙月点点头,目光便锁在了张戎身上。

    “张二钱,把鞋子里的银子取出来,洗干净后交给我!”

    张戎觉得很委屈,苦着脸皱了皱眉头。

    “掌柜的,为什么又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要不,你替刘大厨炒菜?赶紧干活吧,小心扣你工钱!”

    又要扣工钱?张戎只能乖乖的提着四只臭鞋出了屋,洗着带着脚气的银子,心里将老板娘诅咒了八百遍。

    这可是脚气啊,听说脚气是可以传染的,万一得了手气怎么办?

    张戎做梦也没想到,悲苦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由于陈二和王三叛逃,店里少了端菜洗碗的伙计,刘大厨需要管厨房,老板娘十指不沾阳春水,剩下的就只有张戎了。

    账房、传菜伙计、洗碗工,张戎一肩挑,忙的脚不沾地,身心俱疲。

    起得比鸡早

    睡得比狗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猪少

    这就是张戎的生活写照,可恶的李熙月,这是在虐待劳工,压榨他张某人的有限生命。

    卯时末,天边刚现鱼肚白,刘大厨住在自己家里,所以此时店里只有李熙月和张戎。

    起个大早,张戎提着两个空空的菜篮子,一想起自己连日来的悲惨生活,忍不住冲着正房喊了起来。

    “李熙月,你这是在虐待伙计,我不服,必须涨工钱,否则我就不干了!”

    大早上的,张戎一阵鬼哭狼嚎,李熙月睡的正香,被惊醒后,心中泛起了一丝怒气。

    草草的裹上衣服,也未梳妆打扮,拉开房门,冷冷的撇着站在院中摆造型的张戎。

    “不想干就滚蛋,涨工钱,你做梦呢?”

    “李熙月,你为什么这么抠门,不就是一点工钱?”

    “什么?”李熙月本就生气,听到抠门两个字,脸上犹如挂上一层腊月寒霜:“张二钱,你竟敢说本姑娘抠门,早知道不管你了,让你死在街上算了。”

    “你现在就滚,滚的越远越好!”

    张戎顿时无语,老拿救命之恩说事,李熙月越是让滚,越是滚不得。

    “你别生气啊,我不走了还不行?”

    “还涨不涨工钱了?”

    “不涨了!”

    “那现在该做什么?”

    “我去买菜!”

    张戎提起扁担,挑着两个菜篮子就往后门走去。

    看到张戎乖乖地挑着菜篮子出了门,李熙月拢了拢乱发,得意的冷哼了声。

    张戎被李熙月治得死死的,也是没办法,一方面人家是救命恩人,另一方面也没法放心离开酒馆。

    自己现在连个路引都没有,出了酒馆别说找工作混饭吃,估计不出一天,就得被衙门当“黑户”分子扔到大牢里去。

    大云朝和明朝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对路引查的很严,没有路引就相当于没户口没身份证,还想找工作?

    也就李熙月,敢收留一个黑户当苦力。

    从李熙月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她应是大户人家出身,至于为什么在这里经营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那就是李熙月的私人秘密了。

    又是忙碌的一天,过了晌午,等着客人走得差不多了,张戎露出一丝喜色,总算可以小憩一会儿了。

    刚趴柜台上没多久,就走进来一个老头。

    老头打扮的很古怪,一身黑色锦袍,脚下却穿着一双破布鞋。

    老头身材偏矮,长得有些瘦,一缕花白的胡须,进了门大刺刺的坐在正对门的桌子旁:“两大碗阳春面,再添一份炒葱,一壶酒!”

    两大碗阳春面?吃的完么?

    张戎懒得多管,只要老头给钱就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点超出张戎的认知了,老头一边喝酒,一边吃面,顺手抄上两口菜,吃的是不亦乐乎。

    只听哧溜溜的声音不断响起,也就一刻钟时间,两大碗阳春面就被老头消灭的干干净净。喝完一壶酒,老头还把剩下的菜汤也吸进了嘴里。

    风卷残云,一干二净,老头应该是深懂“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一粒粮食都没有浪费。

    张戎看得直瞪眼,那可是两大碗阳春面,大小伙子敞开肚子吃,也顶多吃个一碗半,老头看上去干瘦干瘦的,竟然如此能吃。

    古有廉颇能饭,今有怪老头吃面,都是大胃王啊!

    老头是个很好的食客,吃完饭扔下钱腆着肚子晃悠悠的走了。

    送走了怪老头,收拾完碗筷,张戎趴在柜台上想继续休息一会儿。谁曾想,还没闭上眼呢,一阵腾腾的脚步声响起,搞得张戎一阵火大。

    还让不让人休息了?今天也是邪门了,平日里过了未时中旬,根本没什么客人的,今个倒好,送走一个又来一个。

    抬起头,揉揉眼睛,想看看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张戎一脸的惊讶,站起身没好气道:“老头,怎么又是你,你难道还没吃饱?”

    怪老头走到柜台前,尴尬的笑了笑,上下打量一番,嘿嘿笑道:“吃饱了,吃饱了,小兄弟,老夫看你有缘,想赠你一场大富贵,你想不想要?”

    “你这不是废话,谁不想要一场大富贵?”张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没当回事,脸上更是一副可有可无的神情。

    老头右手哆哆嗦嗦的在怀里摸了摸,没一会儿掏出一本蓝皮书:“小兄弟,老夫觉得你相貌堂堂,忠厚老实,骨骼惊奇,必是重情重义,福缘深厚之人,今日便将此书赠与你,你要好生研读,铭记于心。日后也好匡扶正义,救苦救难,普度众生。”

    张戎一向脸皮奇厚,此时也被老头夸得心花怒放,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个....本公子也没你说的那么好啦,这个.....不要钱吧?”

    “额,不要钱,你好生保管,日后若有机会,老夫让人来取。呔,老夫去也!”

    老头年纪不小,速度不慢,嗖的一下就跑出了酒馆。张戎一阵咋舌,怪老头不会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吧?

    好像老头刚刚说日后可能会让人收回,嘿嘿,落到张某人手中的东西,还会轻易还回去?

    之前听老头一阵吹嘘,张戎心下很是好奇,将蓝皮书放在柜台上,想要翻阅一番,只看书名,便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

    《莲花宝典》?

    怎么这书名看上去如此像《葵花宝典》,张戎心里暗骂,娘的,可千万别是什么邪门功夫,让老子玩一出引刀自宫。

    怀着忐忑的心情,翻开了第一页。

    莲花宝典,诸佛上乘。中双无头,金碧层层。

    天下神功,无快不破。

    渺渺太虚,天地浊清。

    阴阳和合,功起热生。

    若遇危险,足下生风。

    看完第一页,张戎有点无语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阴阳和合,功起热生,这是然让老子去当采花大盗?

    若遇危险,足下生风,这是教老子遇险跑路?

    “姥姥的,果然被那个老头给耍了,就说嘛,天下哪有白掉馅饼的好事?”

    张戎苦笑着摇了摇头,反正闲着没事,继续看下去吧。

    翻看第二页,张戎眼神一亮,竟然有插画,想起第一页所说的阴阳和合,小腹一阵火热,难道是插图版的《采阴补阳**》?

    啧啧,就算那什么神功是假的,把这本书当成小黄人插图版看,也是不错的嘛。

    嘿嘿,洞玄子三十六式!

    老树盘根?****?后羿射日?

    翻开第三页,张戎火热的心头,犹如浇了一盆冷水。

    只见纸上画着一个极丑无比的人物肖像图,旁边还歪七扭八的写着一些字。

    “共苦会十大杀手第十位,妖姹女孙六娘,外表胆小懦弱,擅长扮猪吃老虎,所用武器敲猪刀,常用攻击手法,持刀收割男子阳器!”

    我靠,这记载的是什么东西?

    江湖中还有如此诡异的杀手?手持敲猪刀专割***,这哪是敲猪,是在阉割人啊。

    孙六娘不该叫妖姹女,改名叫“太监制造者”更合适。

    还有,共苦会又是什么组织,没听说过啊。

    捧着《莲花宝典》,看了半天,张戎有点头皮发麻了,书中不仅记录了共苦会十大杀手,此外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秘闻。

    总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张戎记忆力惊人,就书上那点内容,看完第一遍,根本不用看第二遍。至于书中那些人物插图,一点意义都没有,要是按图索骥,估计人人都像杀手了。

    什么鬼东西,亏老头差点没吹上天,就凭这破玩意,如何去匡扶正义,救苦救难?

    思来想去,张戎觉得自己被那怪老头给耍了,就这破东西,还好好保存,当本公子是傻子啊。

    嗯,纸张柔柔的,摸起来感觉不错。

    正好茅房没纸了,就让这破书发挥点余热吧。

    总之,让张戎用厕筹擦屁屁,那是万万不能的。

    厕筹是什么东西,那就是一根根真正的搅屎棍,用来擦屁屁,简直是在虐待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