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章 娘娘腔与猪尿泡
    第4章娘娘腔与猪尿泡

    黑暗孕育黑色火焰。

    唯有心细方能发现。

    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螺旋形图案,就像是螺旋万花筒,更像是一个慢慢点燃的蚊香。

    无论是圆,还是复杂的螺旋,都会从外围慢慢指向那个中心点。

    而眼前螺旋的中心点---刑部!

    张戎不知道自己所推测的是不是对的,至少十三件凶案由外到内,以螺旋状靠着刑部三法司越来越近。

    大云朝三法司与明朝类似,虽属六部,但司法衙门不设在紫禁城内,而设在西面的理刑街,自成一体。

    如果自己的推理是对的,搞不好就要捞到一条大鱼了。酒馆就在刑部对面,按照凶犯作案离刑部越来越近的规律,下一次作案地点很可能会离着酒馆非常近。

    凶犯的动机也变得清晰起来,他在挑战整个三法司的威严,用一个个案子证明自己的优秀。

    这个人很傲慢,也很自信,心态扭曲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可是,心态不扭曲,又怎么叫变态凶手?

    有了眉目后,张戎一阵轻松,连干活都觉得更有劲了,搞得刘大厨都以为张二钱干活太多,脑袋累糊涂了。

    第二天傍晚时分,张戎正催促着李熙月赶紧招新伙计,就看到一个锦衣公子施施然的走进酒馆。

    锦衣公子面冠如玉,眉目清秀,只是那一对眼睛透着丝丝冷意。

    他左手捏着一块粉色手帕,右手握着一串.....糖葫芦......

    张戎脑袋发愣,见过的怪人不少了,可还是头一次见这样的怪人。

    这时玉面公子开口了,看向张戎的时候,眼中竟然多了几分柔情:“小哥,还愣着作甚,快弄些吃得来,人家饿了呢,嗯哼.....”

    张戎脸色发黑,头皮发麻,他姥姥的,搞了半天,这家伙竟然是个娘娘腔,这是哪家兔相公跑出来坑人了?

    恶心归恶心,可是开门开店,来者是客,张戎还得尽心照顾着。瞅着张戎脸皮子直抽抽,李熙月躲在柜台后一个劲儿的偷笑。

    玉面公子小口小口的吃着,吃两口咬上一颗糖葫芦,用粉帕擦擦嘴。

    张戎心中不断祈祷着娘娘腔赶紧吃完滚蛋,偏偏玉面公子吃得很慢。

    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玉面公子抹抹嘴,慢慢来到柜台前。

    爽快的付了银子后,玉面公子并没有急着走,而是捏着兰花指冲李熙月妩媚一笑:“掌柜的,有剪刀吗?”

    李熙月和张戎立刻紧张起来,张戎上前两步,挡在李熙月身前,伸手拍了拍柜台:“客官,你要剪刀干嘛?”

    “嘻嘻....嗯哼.....小哥好凶哦,人家只是修剪下袖子嘛.....”

    靠,死娘娘腔,不就是剪袖子,搞得如此神秘,怪吓人的。

    懒得理会娘娘腔,从柜台下找出剪刀推了过去。玉面公子展颜一笑,捏着绣边,右手抖动,很快就剪下一截袖子。

    还剪刀的时候,玉面公子还将那一截袖子递了过来。

    “小哥,袖子送你了哦!”

    张戎呆住了,等回过神来时,玉面公子已经消失在酒馆中。

    看着手里的一截破袖子,张戎呆若木鸡,死娘娘腔,你到底想干嘛,你他娘的是老天爷派来恶心老子的吧?

    李熙月掩着小嘴,一对凤眼透着丝丝坏笑:“断袖....有人在想你呢!”

    “不准说了,那个死娘娘腔,以后再敢来的话,非拿棍子捅死他!”

    张戎一阵恶寒,赶紧甩飞那截破袖子。

    这个娘娘腔,果然不是善茬,竟然要玩断袖之癖,本公子可是堂堂正正的真男儿,岂能与你同流合污?

    到了戌时末,等到客人们都走干净,张戎拿根绳子系在了前堂门口,绳子另一端顺到自己睡觉的小破屋,最后找了个破铃铛挂在了上边。

    李熙月持着账本,看着张戎忙来忙去的。

    “张二钱,你又要干嘛,没事栓根绳子做什么?”

    “当然是防贼啊,最近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挂个铃铛防防贼,有备无患嘛!”张戎拍拍手,稍微解释了下。

    当然,张戎没有告诉李熙月,自己不仅挂了破铃铛,还准备了一根削尖的木棍子。

    李熙月平日冷着一张脸,此时也被逗得笑了起来,她放下账本,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想什么呢,咱们这里守着三司衙门,什么人会蠢到来这里作案。”

    “都说了嘛,有备无患,万一要是那个变态连环凶犯跑来找你麻烦,我们也有个防备嘛!”

    “依我看,最该防的就是你!”

    张戎很不高兴的翻了个白眼,老板娘太没良心了,辛辛苦苦,忙前忙后的还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懒得跟女人一般见识,哎,现在一切就靠这个破铃铛了。

    老天爷,一定要开开嗯,万一要是真逮住那个变态凶手,就赚大发了。

    陪着李熙月算了算账,顺便教了下术算之法,趁着李熙月琢磨小九九乘法口诀的功夫,张戎又一头栽进了厨房里。

    洋葱挤出汁,再弄点石灰水,很快就搞成了一种新式生化武器,取名“无敌辣眼水”!

    嘿嘿,这东西要是喷到眼里,就算武林高手也得变成瞎子。

    刘厨子是个勤俭节约的人,就连猪尿泡也留着,这下便宜了张戎,将无敌辣眼水慢慢灌进去,插根麦管,简易的喷雾器就算完成了。

    张戎对自己的战斗力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要是不想点歪门邪道,别到时候没逮住凶犯,倒让凶犯顺手增加点战绩,那可就闹笑话了。

    李熙月来到厨房门口,就瞧见张戎抱着个猪尿泡乐个不停,顿时恶心的差点没把晚饭吐出来。

    “张二钱,我看你脑袋越来越不正常了,抱个那破东西,还能笑得出来。”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

    张戎摇头晃脑,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口气,气的李熙月脸色发白。

    “很好,本小姐什么都不懂,张二钱,从明天开始,你一分工钱都别想拿了!”

    又是这一招,但是很管用,张戎低头耷脑,抱着猪尿泡灰溜溜的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