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章 我喷我喷我喷喷喷
    第5章我喷我喷我喷喷喷

    当年彩云伴归途,

    明月有心却无路。

    寂寞长街空余爱,

    梦里春风花香舞。

    暖阳高照,春风拂面,人间一片美景,却又有几人驻足?

    再美的风景,注定与张戎没有太大关系,虽然招工的牌子挂了出去,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一个人来应聘的都没有。

    于是,张戎依旧忙的脚不沾地,端茶递水,刷锅洗碗,就差给老板娘打洗脚水了。

    张戎曾经问过李熙月,孤男寡女,共住一个院子,难道就不怕出点事?

    李熙月的回答很干脆,直接从门后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今个一早,老板娘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一本正经的问了个很严肃的问题。

    “张二钱,你的梦想是什么?”

    张戎心想,这个问题很高大上,于是思考了半天,才认认真真的回答。

    “赚钱,买一个大大的院子,娶十个漂亮的老婆,养三匹上好的宝马!”

    张戎觉得自己这个梦想很伟大,是很高尚的。

    可是李熙月只是冷冷一笑,随后,派给张戎一个艰巨的任务---刷马桶!

    自从经过今早一番对话后,李熙月那张脸就像挂上了万年寒霜,看张戎的时候,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张戎觉得很悲苦,鬼知道哪里得罪这个女人了?

    入夜之后,算账、上门板,忙碌的一天总算结束。

    劳累一天,几乎是倒头就睡。临近丑时,一个身影却悄悄地来到酒馆门前。

    来人身手矫捷,掏出一根很细的长棍,忙碌一番,很快就打开了酒馆大门。

    轻松卸下门板,那人掀开门帘,轻手轻脚的朝后院摸去。

    那人小心翼翼,不曾想刚刚走进后院,就碰到一个人。

    今晚上李熙月睡到半夜,便想着小解,可下了床才反应过来,今天马桶让张二钱拿去洗刷,至今还未送回。

    李熙月也拉不下脸半夜去喊张戎,只好裹着衣服去了趟茅房,可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黑影正鬼鬼祟祟的朝自己的闺房摸去。

    李熙月第一个反应就是生气,张二钱这个坏东西,果然动了歪心思。

    “张二钱,你个混蛋东西,本小姐非打死你不可!”

    美丽的老板娘俏脸含煞,右手一扔,一只绣花鞋嗖的一声就飞了过去。

    对面的人也是一愣,但他反应很快,脑袋往侧面一歪,绣花鞋就落了空。

    “嗯哼,你这个臭女人竟然还没睡,这样也好,省的人家再进屋了!”

    声音尖细而扭捏,那阴鸷语气根本不可能是张二钱能装出来的。

    这下子美丽的老板娘也有些害怕了,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无论张二钱做什么说什么,她一点都不惧,可面对其他人,女人终究是女人。

    “你到底是谁?”

    “哼哼....臭女人,刚刚见过面,就不记得人家的声音了?”

    正值丑时,借着月光,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脸。

    身材颀长,面冠如玉,左手搭在小腹处,右手捏着兰花指。

    他,不是那天借剪刀玩断袖的娘娘腔么?

    李熙月并不痴傻,相反还很聪明,稍一寻思,便回过味儿来。

    “你就是那个连杀十三名女子的.....凶手.....”

    说着话,李熙月心神剧颤,忍不住往后退去。

    “哟,你还不错.....比之前那些蠢女人聪明多了,不过,你今晚终归还是要死在人家手中,放心,不痛的.....”

    玉面娘娘腔捏着兰花指往腰间摸了摸,没一会儿摸出了一把足有两寸长的软剑。

    星月之下,软剑泛着刺眼的寒芒。

    美丽的老板娘吓得脸色煞白,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

    李熙月本能的尖叫一声,抬手就往后打,只是那人反应很快,低头躲了过去。

    “老板娘,你能不能看清楚再动手,是我啊!”

    听到这个熟悉而又让人讨厌的声音,李熙月突然觉得不再那么怕了,俏目水汪汪的瞪了瞪:“张二钱,你怎么现在才来.....”

    “嘿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让李熙月站到身后,张戎左手攥着一根削尖木棍,凛然不惧的面对那名不速之客。

    玉面公子左手掏出粉帕,擦了擦鼻子,不慌不忙的朝张戎飞了个媚眼。

    “哟,小哥挺有男儿气概的嘛,人家很喜欢,你快快闪开,待人家杀了那个臭女人,再与你好生亲近亲近。”

    张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冷笑道:“这个不忙,本公子很奇怪,你好生生的,干嘛非要杀那么多无辜女子?”

    玉面公子脸上笑容不见,微微抬头,有些伤感的看着满天繁星。

    “都是那些女人,就因为她们,人家不能与喜欢的男儿在一起,杀了她们,那些好男儿就是人家的了!”

    张戎头皮发麻,内心发抖,真不愧是变态,这想法很扭曲,很强大。

    生为男儿,却一心想当个女人,可这个世上不是人人都喜欢跟人妖啪啪啪啊。

    于是,变态人妖心里很不爽,觉得那些漂亮未婚女人抢了自己的相公,开始了持剑走上一条杀戮之路。

    我是人妖!

    为爱而战!

    可是,张戎一点都不同情这个死娘娘腔,木棍指了指,没好气道:“那你绕着三司衙门作案,又是什么道理?”

    “两年前,人家想要入职刑部,缉拿凶手,可是,那些人.....竟然瞧不起人家。没奈何,人家只能自己想些办法,让那些人明白,谁才是真正的蠢货!”

    靠,好强大的人妖,不仅为爱而战,还要仗着聪明的大脑,报复社会。

    姥姥的,死娘娘腔真的是疯了,三司衙门那可是朝廷脸面,怎么可能招个人妖当捕快?

    李熙月听了半天,终于有些受不了了,指着娘娘腔,恨声道:“你有病!”

    娘娘腔宛若被踩了尾巴的猫,软剑一抖,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你说谁有病?”

    “你有病!”

    “臭女人,你死定了!”

    张戎展开双臂,鄙夷的望着娘娘腔。

    “你别猖狂,本公子为了对付你,准备了半天,你觉得你今晚还能继续逞凶?”

    “哦?小哥这话有意思,你怎么知道人家会来?”

    “哼,你一身锦衣华服,一言一行都是很讲究的人,却跑到我们这不起眼的小酒馆吃饭。两个月来,像你这种出身富贵之人,都去金香楼潇洒,还没有谁进过小酒馆。”

    张戎喘了口气,继续说道:“还有,你进屋吃得很少,根本不像是来吃饭的。明明自己是个断袖背背山,却一个劲儿的盯着我家掌柜的看,你当本公子眼瞎啊。而且啊,就算猜错了,也没什么损失嘛!”

    “咦,没想到小哥这般聪慧,那人家就更喜欢你了。你快让让,待人家解决了这个臭女人,便与你携手江湖,浪迹天涯!”

    话未说完,娘娘腔软剑一抖,便迅速刺了过来。

    张戎气的浑身发抖,一阵恶寒。

    屁的携手江湖!

    屁的浪迹天涯!

    一想到牵着娘娘腔的手,有说有笑,亲亲我我的情形,张戎死的心都有了。

    一时间,羞愤欲死,怒火中烧。

    “娘娘腔,本公子在此,休得猖狂!”

    “嗯哼.....小哥,你可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可是练过的哦......”

    张戎冷哼一声,练过的又如何?

    你有神功,我有科学!

    左手倒提木棒,双脚微分,右手往腰后一掏,取出那件猪尿泡,对着迎面而来的娘娘腔呲了过去。

    “看我无敌辣眼水,我喷.....我喷.....我喷喷喷......”

    见有暗器袭来,娘娘腔赶紧拿剑去挡,可这是水,又不是十字标,哪里挡得住。

    片刻之间,一股味道怪异的水雾喷在脸上,液体入目,刺激的双目生疼,那种感觉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撕咬。

    娘娘腔赶紧挤了挤眼睛,泪水流出,可越是流泪,越是难受,痛苦的扯着嗓子尖叫起来。

    “啊,我的眼睛!小哥,你竟然为了那个臭女人,如此害我,人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啊.....”

    娘娘腔披头散发,状若疯魔,软剑舞的密不透风,张戎还想找个机会冲过去偷袭,竟然找不到空隙。

    我靠,娘娘腔发起飙来,竟然如此厉害,必须尽快下手才行,否则等到娘娘腔的眼睛恢复过来,自己就得陪着老板娘共赴黄泉了。

    李熙月提着块板砖,黛眉紧皱,脸色煞白:“张二钱,现在怎么办?”

    张戎眼珠子一转,咬着李熙月的耳朵嘀嘀咕咕,随后往前跑了两步便趴在了地上。

    见张戎趴在地上,李熙月提着板砖往后靠了靠,咬着粉唇怒道:“死娘娘腔,你这种烂货,一辈子都不会有男人要的,你就该去死!”

    “臭女人,你竟敢如此说,你去死吧!”

    李熙月一番话刺到了娘娘腔内心的痛处,气血上涌,怒火熊熊之下,娘娘腔循着声音,迅速朝着李熙月冲去。

    玉面娘娘腔太生气了,这辈子最大的痛处就是找不到一个满意的男人。

    俗话说,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揭短!

    可是,这个臭女人,专打人脸,专揭人短!

    娘娘腔速度很快,功夫不弱,可他盛怒之下,忘记了自己最大的敌人。

    眼看着就要靠近李熙月了,这时趴在地上的张戎猛地跳起。

    双手攥着削尖的木棒,望着那娇嫩妖娆的屁股,狠狠地刺了过去。

    “娘娘腔,看枪.....我捅.....”

    “喔.....啊.....呕.....”

    一声惨嚎,凄厉无比,还带着点淡淡的**。

    声音划破宁静的夜空。

    听者流泪,闻者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