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章 唱着动人的歌谣
    第6章唱着动人的歌谣

    秋风划过寂静的路口。

    留下淡淡的绯黄,我们曾经的过往。

    忍着别人的嘲笑,带着岁月的忧伤。

    那一朵岸边的菊花。

    灿烂了岁月,失去光泽。

    也许,你已不再爱!

    可是,请不要走!

    因为,萧瑟的菊花啊!

    我爱你!

    娘娘腔连杀十几名妙龄女子,手上功夫不弱,一时间将天下所有人视为蝼蚁。

    天下谁能与我相比,世间谁能似我游戏人生!

    可是,此时娘娘腔惨烈的嚎声响彻云霄,手里的软剑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

    他很痛,也有点快乐,因为屁股---被捅了!

    张戎不是什么善茬,既然发动攻击,就不能停手,决不给娘娘腔临死反击的机会。

    竟然敢欺负漂亮的老板娘,只有本公子才能调戏她,张戎攥紧木棒,迅速出手,照着娘娘腔的屁股又是一下。

    “长枪依在,菊花拿来!”

    “我捅!”

    “小兔乖乖,菊花拿来!”

    “我捅!”

    娘娘腔被捅的两腿直打哆嗦,疼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蹦蹦跳跳,想要躲开张戎的木棒。

    可惜,双眼看不见,两条腿又打哆嗦,哪里躲得过张戎的连番突刺。

    张戎一开始还很紧张,生怕娘娘腔临死憋个大招,可是越捅,越没了担忧,反而越捅越有节奏,心情舒爽之下,忍不住唱了起来。

    配着一首动人的歌谣,很有节奏感地捅呀捅。

    “你看那山野中开满的菊花

    每一朵都像你一样的娇艳

    我用心去灌溉着我们的爱情

    绽放出最美的花蕾

    看那一朵朵菊花爆满山

    盛开在我们相爱的季节

    就算海水枯就算石头也腐烂

    我的心也不会再改变”

    张戎动作越来越熟练,左捅右捅反身捅,等着一首动人的歌谣唱完,悲剧的玉面娘娘腔已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娘娘腔晕过去之前,发出了一声悲鸣,老天不公啊,我如此有性格有修养有功夫的连环凶手,为什么会倒在这座不起眼的小酒馆之中?

    李熙月提着板砖,粉脸红了白,白了红,整个人是崩溃的。

    那个名震京城的连环凶犯就这样趴地上不动了,他就这样被张二钱捅翻了?

    还有,张二钱刚刚唱的是什么玩意?

    菊花,邪恶的菊花,邪恶的张二钱!

    找根绳子将可怜的娘娘腔捆了个结结实实,漂亮的老板娘总算松了口气,瘫坐在椅子里,一双美目盯着张二钱一阵猛瞧。

    “张二钱,接下来怎么办?”

    张戎莫名其妙,喝口水润了润喉咙:“这不是废话?赶紧送到刑部衙门领赏金啊!”

    张戎很高兴,没想到天上掉馅饼真就砸自己头上了,看来是要时来运转了啊。

    “哼,张二钱,我问的是这赏金该怎么分!”

    “啊”张戎脸上笑容顿时不见,有些生气的瞪了瞪眼:“李熙月,你别欺人太甚啊,这个死娘娘腔是我捅翻的。”

    “张二钱,你还有脸说,要不是本小姐冒着生命危险当诱饵,你能捅翻娘娘腔,搞不好现在正被娘娘腔按在床上做那.....那事呢!”

    “我”张戎脸有些黑:“那你说怎么分?”

    李熙月想也没想,摊手伸出两根葱葱玉指:“你二我八!”

    李熙月真的很美,精致的鹅蛋脸,晶莹玉透,凤眼明眸,眉若远黛。清冷而孤傲的气质,更让她雅致而独特。

    可就是如此动人的美人,心地竟然如此黑。

    张戎站起身,狠狠地跺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娘娘腔:“李熙月,你太过分了,五五分账!”

    李熙月学着张戎,一脚踩在娘娘腔脸上:“不行,二八分!”

    “你.....六四!”

    “不行,二八!”

    “三七,李熙月,这是最后的底线了,再怎么说,我也是出生入死的,你不能太狠了啊!”

    “好,三七就三七,记住,你三我七,否则的话,你一个没路引的家伙,哼哼!”

    说罢,李熙月照着娘娘腔又是一脚。

    可怜的连环凶手,刚刚醒过来,又被这对可恶的男女踹晕过去。

    卯时初,李熙月敲响了刑部衙门外的大鼓,起初,衙役还有些心不在焉,可一听抓到了连环杀人犯,整个衙门都躁动了。

    审讯、核查,自有衙门的人去办,不到辰时,衙门就确认了娘娘腔的身份。

    辰时一早,整个京城都被震惊了,那个连杀十三名女子的凶犯被抓获了,而抓获凶徒的竟然是八方酒楼的老板娘还有新收的账房先生。

    一时间,八方酒楼名扬京城,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

    可是当人们来到八方酒楼,才发现这哪是什么酒楼,就是个小酒馆嘛。

    娘娘腔的身份也不简单,他竟然是南城富商宁昭的独子,名叫宁毅宁立恒,谁能想到堂堂富商之子,竟然会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凶犯?

    三司衙门倒是很守诺言,辰时确认凶犯信息,巳时就让捕头关林将赏银送了过来。借着这件凶案,关林也捞到了不少好处,所以对张戎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困扰京城数月,搞得男女老幼害怕不已的凶案告破,自然是好事一件。

    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很高兴,百姓很高兴,关捕头很高兴,李熙月也很高兴。

    唯有功劳最大的张戎却是一脸郁闷,整整一千两纹银,竟然被李熙月硬生生刮去七百两,这事越想越伤心。

    “张二钱,你还愣着干嘛,缸里活鱼没有了,你快买几条来!”

    “掌柜的,要买鱼,你先给钱啊!”

    “瞧你这德性?给你,赶紧去买吧,晚上还得用,许多都是提前订好的!”

    “好吧!”

    张戎不情不愿的提着鱼篓,慢悠悠的走在街头。

    这个可恶的漂亮老板娘,得想办法治治她才行,否则自己这一身男儿雄风,早晚得被她的石榴裙刮干净。

    来到集市,一番讨价还价,买了七条大活鱼。

    回去的时候,张戎还在想着怎么对付漂亮老板娘,眼看着快要到理刑街了,这时旁边窜过来一道黑影。

    张戎吓了一跳,几乎本能的张嘴就叫嚷起来:“打劫啊!救命啊!”

    脖颈一疼,张戎就啥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