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9章 好汉,你饶了我吧
    第9章好汉,你饶了我吧

    看到那人躺地上直抽搐,张戎心里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碰瓷,讹诈!

    还真是佩服这些使阴招的人,八方酒楼就守着三司衙门,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来硬的。可是这些阴招,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那躺地上的人,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责怪酒馆饭菜有毒,吃坏了身子,那酒馆的生意就很难做了。

    这到底是谁要对付八方酒楼?

    听着前边有动静,唐嫣卿和柳薰儿也凑过来看热闹。

    看了一会儿,柳薰儿纤指点着额头,小声嘀咕道:“这不是西城有名的赖小六么?”

    张戎听在了心里,小声问道:“柳姐姐,你认识这个人?”

    “认识,他叫赖星,诨号赖小六,平日里游手好闲,坑蒙拐骗,但从来不做什么大恶,顺天府顶多关他几天,也没其他好办法!”

    唐嫣卿点点头,微微皱起了眉头:“我也知道这个人,这家伙就是块滚刀肉!”

    “滚刀肉?嘿嘿,本公子最擅长对付这种滚刀肉了,柳姐姐,一会儿配合一下!”

    张戎迈步走了过去,他决定先下手为强,不给赖小六使坏坑人的机会。

    蹲在赖小六身旁,翻翻他的眼皮,没什么不正常的,至于口吐白沫,这特么是唾沫吧。

    看到张戎嘴角含笑,赖小六心里扑腾扑腾乱跳,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怕啊?

    赖小六刚想张口说话,张戎右手往他嘴上一抹,随后强行将他的身子放平。

    这么猛地一折腾,赖小六话到嘴边又给噎了回去。

    柳薰儿美目闪烁,好整以暇的蹲在张戎身旁,也不知道这小子要搞什么鬼。

    张戎呼口气,就像个大夫一样摸了摸赖小六的胸口,慢慢抚摸一会儿,突然挥拳猛地砸了下去。

    这一拳又快又猛,砸的赖小六差点没岔过气儿去,整个身子猛地弹起,又躺了回去。

    “咳咳.....我....”

    张戎伸手捂住赖小六的嘴,一脸关切的急声道:“兄弟,千万别说话,看这情况你是中毒了啊!”

    “我.....”

    “兄弟,你别说话,说话太多,毒气攻心,到时候神仙难救啊!”

    张戎煞有介事的撸了撸袖子,一脸诚恳的悲声道:“你今天算是走运了,正好碰到了本公子。本公子可是号称医学第一手,妙手小郎君,最擅长治这些疑难杂症,兄弟这点小病,手到擒来!”

    赖小六心里骂翻了天,老子他娘的没病啊,你竟然说我中了毒,还毒气攻心。

    可是赖小六有苦说不出,因为今天他就是装作中毒,讹诈八方酒楼的。

    心里万分难受,可又不敢坐起来说自己没中毒,那样岂不是承认自己是个骗子么?

    哼,先由着你折腾,一会儿赖爷爷非坑的你吐血不可,到时候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赖小六继续装死,张戎也没闲着,摸了摸胸口,又使劲捏了捏肚脐,疼的赖小六直皱眉头。

    生怕赖小六疼的叫出声,张戎先用手捂住了赖小六的嘴:“兄弟,千万别说话,毒气未解,多说话容易伤了丹田元气!”

    啥?丹田元气,赖小六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说还有元气这种东西。

    张戎捏着下巴,愁眉不展,想了好一会儿,方才吐了口浊气:“情况有些不妙啊,此毒应该是三眼蛇毒,想必是散到了四肢!柳姐姐,你身上是不是还存有解毒药?”

    柳薰儿何等聪明,她身上哪有什么解毒药,杂七杂八的坑人药倒是不少。

    从腰间掏出一个红色瓷瓶,伸手递给张戎,颇有些心疼的嘱咐道:“二钱,你可省着点用,这药可珍贵了!”

    嘿嘿,张戎偷偷窃笑,随手倒出几粒药丸。

    也不等赖小六有反应,直接捏住嘴巴,把几粒小药丸塞了进去。

    赖小六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想吐出来,张戎捂住赖小六的嘴巴,一脸的焦急之色。

    “兄弟,赶紧咽下去,否则你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旁观的人见张戎煞有介事,满脸关切,还真以为张戎在行医救人呢。

    赖小六心里那叫一个苦,使出吃奶得劲儿想把药丸吐出来,可人不能不喘气啊,就喘气的功夫,几粒药丸哧溜进了嗓子。

    张戎拽过赖小六的手腕,假装号脉,一边号一边直摇头。

    “哎,兄弟来得还是有些晚啊,毒气散发,虽然有丹药止住毒气攻心,但这四肢毒气是没办法了,为了保住这条命,怕是要截肢啊!”

    截肢?赖小六差点吓尿了,刚想坐起来说话,柳薰儿暗中往他腰间一戳,身子一软,又躺了回去。

    暗中阴了赖小六一把,柳薰儿脸上却是心疼不已的样子:“二钱,那怎么办呢?真的要截肢?”

    “哎,必须要截肢了,唐姐姐,麻烦你去找刘大厨,把剁骨刀拿来,记住一定是剁骨刀!”

    唐嫣卿也乐得配合张戎演戏,没一会儿就将那把硕大的剁骨刀拖了出来。

    赖小六躺在地上,眼角余光扫到那把硕大剁骨刀,额头冷汗直流,这么大剁骨刀要是砍下去,别说是腿,估计整个人都能断成两截。

    这个张二钱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狠人,这是要搞死赖某人啊。

    恰在此时,肚子一阵翻腾,赖小六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因为每次大解蹲茅房之前,都是这种感觉。

    此时的赖小六,肚子闹腾,心神被折腾到崩溃,他现在就想着赶紧逃命,然后找个茅房,哪还顾得上其他的。

    心惊胆颤之下,赖小六使劲打个滚,扑腾一下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抱住了张戎的腿。

    “大爷,祖宗,你就开开恩,饶了我吧!”

    张戎一脸诧异:“哎呀,兄台,你这是什么话,你身体好了?”

    “好了好了,大爷,你妙手回春,医术惊人。小的这就走,此恩来日再谢.....”

    赖小六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回的就往远处蹿,可是跑了十来步,就听噗的一声,赖小六那张脸变得灰白灰白的。

    完了,拉裤裆里了。

    张戎站在后边,还满是关心的朝赖小六挥了挥手:“兄台,你别急着走啊,我这还有上好的金枪不倒丸!”

    “.....”

    赖小六心头直打哆嗦,跑得更快了。

    以后再也不惹八方酒楼了,那个张戎和柳薰儿,简直就是一对恶魔。

    陈二和王三站在人群中,看到赖小六灰溜溜的跑了,心里一阵火大。

    临走时,陈二回过头来,恶狠狠的指了指张戎。

    “张二钱,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

    张戎撇撇嘴,亮了亮手里的剁骨刀。

    灰太狼,永远斗不过喜羊羊!

    因为,正义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