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2章 大家一起脱啊
    第12章大家一起脱啊

    暖春时节,穿的本就不多,脱去外袍,就露出了一件灰色内衣。

    嘿嘿,只要解开系带,就可以和妩媚的柳姐姐快乐的玩耍了,手刚想着去拽系带,却被一个声音制止了。

    “行了,别脱啦!”

    “不脱了?”张戎支楞着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柳薰儿。

    妩媚妖娆的柳姐姐好像一点脱衣服的意思都没有,娇媚的脸蛋上挂着坏坏的笑容,眼睛里还透出点蕴怒。

    “二钱,你想什么呢?一看你这个样子,肯定是又想坏事了!”

    张戎很想哭,居然又被柳小妞耍了。被人吊在半空,欲火膨胀的感觉,实在是太难过了。

    “柳姐姐,不是你让小弟脱衣服的么,你为什么不脱?”

    “脱什么脱?姐姐在成衣坊订做了一件袍子,你试试合身不合身,嘻嘻.....不脱衣服又怎么试衣服呢?”

    呜呜呜,可恶的柳薰儿,一定是故意的,试衣服就试衣服,你一上来搞得那么暧昧做什么,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坏了!

    张戎觉得自己已经够奸诈了,可是在柳薰儿面前,就像纯洁的小朋友。

    柳薰儿掀开被褥,从里边一侧取出一件水蓝色长袍,袍子上绣着银色花纹,看上去异常华贵。

    抖抖手里的锦袍,张戎有些搞不清楚柳薰儿想干嘛?

    柳薰儿会好心好意为自己添置锦袍?想想就觉得不靠谱。

    “柳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不逢年不过节的,送小弟一身锦袍?”

    “赶紧穿上试试吧,明个午后随我去一趟四郎诗社,刚刚得到消息,孙六娘可能要在明天举办诗会期间,刺杀郭四郎!”

    “那跟这件锦袍有什么关系?”

    “你笨啊,你没一身好的衣服,咱们怎么混到诗社去?你以为四郎诗社是什么人都让进的?”柳薰儿纤腰扭了扭,帮张戎穿着锦袍,嘴上却没有停下,“二钱,这事你可要暂时保密,参与的人越少,到时候分的钱也越多。”

    张戎还真有点不敢信柳薰儿,这个女人太狡猾了,万一又耍诈呢?

    柳薰儿小声嘀咕了好一会儿,却不见张戎回话,心中便有些了然。

    “姐姐对天发誓,如果骗了你,不得好死,这样你该信了吧?”

    “这.....那就暂时信了吧!”

    张戎狠狠地吸了口气,你发誓就发誓,抖胸做什么?

    诱惑,**裸的诱惑,可自己就吃这一套软绵绵的糖衣炮弹。

    完啦,这辈子估计是逃不出柳狐狸的五指山了。

    衣服倒是很合身,穿了没一会儿,就在柳薰儿的催促下,重新换上了那件破灰袍。

    “柳姐姐,明日若是耽误了活,掌柜的可是要扣工钱的!”

    柳薰儿瞪了瞪美目,纤指戳了戳张戎的脑门:“哼,瞧你那点出息,只要你明天帮姐姐的忙,姐姐现在就给你五两银子,等事情结束,再给你五两,这样满意了吧?”

    说着话,柳薰儿还真掏出一块五两左右的小银饼,张戎顿时喜滋滋的接了过去。

    跟着柳姐姐混,赚钱就是块,只是这命保不保险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不过嘛,作为穷鬼,是没有太多选择的,为了发财致富,该拼就得拼,爱拼才会赢!

    次日午后,等着客人都走干净,张戎和柳薰儿从后门偷偷地溜了出去。

    跟着柳薰儿七拐八拐的,约有半个时辰后,来到了一处院子里。

    这处宅院分为南北两进,足有六百多平,前后两排,约有十几间厢房。

    宅院不是很大,但修整的很精致,不仅有绿荫花圃,在西南面竟然还有一处小小的池塘。

    这样的宅院,对张戎来说,绝对算得上是豪宅了。

    看到柳薰儿对宅院非常熟悉,张戎不禁问道:“柳姐姐,这处宅院是?”

    “这是我家啊!”柳薰儿从腰间掏出一串钥匙,熟练地打开了正北的厢房。

    这下张戎有点不舒服了,挠着头郁闷道:“你有如此好的住处,干嘛还要到酒馆住?”

    “你以为姐姐想去?哼,我若是不去盯着,谁知道那唐嫣卿会不会独享好处,你脑袋里的东西,可是很值钱的!”

    “额,唐姐姐好像还是很讲信用的,倒是柳姐姐你现在就开始避开她吃独食了!”

    柳薰儿脸色红了红,眨了眨眼睛:“嘻嘻.....那是她太笨!”

    “.....”

    柳姐姐果然够无耻,不过我喜欢!

    柳薰儿虽然不在这里住,但每隔三天就会有专门的妇人前来打扫,所以房间里依旧整洁干净。

    张戎换上锦袍,柳薰儿又扔过一双白色锦靴,坐在铜镜前,重新梳理一下头发,整个人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锦衣华服,相貌堂堂,双目狡黠中透着些英气。

    “啧啧,柳姐姐,镜子里那位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公子是谁,长得好迷人!”

    柳薰儿纤手轻轻打了一下:“呸,贫嘴!”

    虽然嘴上笑骂,不过心里还是有点诧异的,平日里也看不出来,没想到这换了身衣服,稍微梳妆一番,才发现张二钱竟然还真有点小俊朗。

    很快,张戎就被赶了出去,柳薰儿自然也要梳妆打扮一番。

    申时中旬,宅院中走出一对男女。

    男的锦衣华服,相貌不俗,带着些书生气息,女的妖冶妩媚,玉容绝艳。

    这对男女,完全可以称得上郎才女貌!

    柳薰儿的宅院和八方酒楼一样,都位于阜财坊,而四郎诗社则位于京城最繁华的正西坊。

    从阜财坊到正西坊左右十里左右的路程,所以柳薰儿从车行雇了一辆马车。

    马车绕过南面的象房,沿着化石桥大街朝东走去,坐在马车里,听柳薰儿说些注意事项以及四郎诗社的情况,倒也不觉得无聊。

    当马车行驶到化石桥上后,却猛地停了下来。

    由于马车停的太急,车中二人撞了个满怀,柳薰儿颔首探出车窗,没一会儿便收回身,脸上满是怒色。

    “哼,竟然有人胆敢直接拦住马车!”

    张戎觉得有些头大,虽然马车在人流繁多的化石桥大街冲不起来,可真要是撞上去,那下场肯定也好不了。

    到底是什么人,敢肉身拦马车,这胆子真的是没话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