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3章 正直无私的门子
    第13章正直无私的门子

    肉身拦马车的,并不是什么五大三粗的壮汉,而是一位雅致的美女。

    这位美女不是别人,正是柳薰儿竭力躲避的唐嫣卿。

    此时唐嫣卿一身淡蓝色纱裙,乌发挽做凤髻,两条金色发链垂在耳畔。

    简单打扮过后的唐嫣卿,不似柳薰儿那般艳丽,也少了几分英气,但素雅大方,明眸闪烁,若流风回雪,幽云闭月。

    柳薰儿美目透着怒气,嘴巴也撅了起来:“张二钱?”

    感受到柳薰儿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张戎赶紧举起右手,忙不迭答道:“报告柳姐姐,二钱绝对没有向唐姐姐泄密,若是泄密,天打雷劈!”

    唐嫣卿正好掀开车帘,就听到张戎发誓的声音,她没有理会柳薰儿喷火的目光,只是淡淡一笑。

    “你也别怪二钱了,昨日你鬼鬼祟祟的将二钱喊到房中,就真的以为我毫无察觉么?而且,你能得到的消息,锦衣卫自然也能得到。”

    柳薰儿皱了皱可爱的鼻子,撇着嘴看向车外:“卖弄!”

    “卖弄?我可不敢,只希望你以后别再单独拉着二钱做事情,他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恐怕东厂也不会放过你的!”

    唐嫣卿不无警告的说了一句,虽然语气不是太冷厉,但谁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怒气。

    张二钱脑袋里可是装着整部《莲花宝典》,其中内容无论是对东厂,还是对锦衣卫,都是无法估量的情报财富。

    说完,唐嫣卿一双杏目瞪了张戎一眼:“张二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明白了吗?”

    唐嫣卿目光森冷,语气如腊月化不开的寒冰,迎着唐嫣卿的目光,张戎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他可以判断出来,唐嫣卿不是在开玩笑。

    呼,看来这段时间相处,让自己有点飘飘然了,今日唐嫣卿的话,才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

    无论是唐嫣卿,还是柳薰儿,她们感兴趣的是脑海中那部《莲花宝典》,而对他张戎本人,恐怕没有丝毫的感情。

    对这两个女人来说,他张戎不过是一件可以利用的东西罢了,当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他这个人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张戎也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

    脸上笑容不见,眉头微蹙,有些感慨的冷笑道:“放心,这肯定是最后一次。”

    “还有,以后少拿话来威胁我,只要张某人脑海中的情报没被挖干净,你们就不敢动我。所以,说那么多狠话做什么?”

    沉吟片刻,张戎继续冷言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二人每个月付给本公子十两纹银,否则的话,以后酒馆里的脏活累活你们自己干。”

    张戎平日里笑呵呵的,可不代表他是任人欺凌的软柿子,本公子觍着脸讨好你们,却是热脸贴冷屁股。

    既然如此,那大家也不必装样子了,真以为美女就可以随便使唤人了?

    看到张戎这副样子,不知为何,柳薰儿竟然感受到一丝害怕,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张二钱,你就这么想要钱?”

    “难道很奇怪么?你们高高在上,自然看不上这点钱,可是张某人一介蝼蚁,还得为生活劳碌,娶妻生子,成家立业,都得靠自己!”

    柳薰儿咬着粉唇,有些责怪的瞥了唐嫣卿一眼,今日过后,三个人恐怕再也无法像之前那般轻松愉快,其乐融融了。

    三个人撕破了脸皮,一时间车中气氛很尴尬,静的落针可闻。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马车终于来到了正西坊,而四郎诗社就位于王皮胡同最东面。

    紫禁城出正阳门向南,便是京城最为繁华热闹的正阳门大街,这条正阳门大街将一片繁华发的房市左右分开,西面是正西坊,东面是正东坊。

    四郎诗社紧靠着正阳门大街,人流往来络绎不绝,上到达官贵人,豪门子弟,下到书院学子,都是诗社的常客。

    正阳门外,寸土寸金,能在正西坊拥有一座二层小楼,开办诗社,财力可见一斑。

    郭四郎,原名郭威,至于四郎之名,并不是因为家中排行老四。

    郭威出生于一个小官宦家庭,喜欢写书,后来写的书畅销大云朝,为年轻女子所喜爱,郭威的名字也传遍了云朝大江南北。

    郭威虽然数次科举只得了个秀才,却因写书积累了万贯家财。按说,郭威也算是生活美满了,但是,他有一个无法提及的痛。

    据说,郭威身高不足五尺(一米四多点),有公侯子弟便调侃他为郭四尺,女孩子嘛,总觉得喊郭四尺实在不雅,便改成了四郎,于是久而久之,便有了郭四郎的称呼。

    郭四郎写的书以及诗词歌赋,张戎也看过一些,虽然郭四郎文笔不错,语言优美,可张戎还是喜欢不起来。

    郭四郎的书太过忧郁了,文字是一种武器,好的作品应该是抒发情怀,引领人们看到希望,走向阳光。

    而郭四郎的书,看不到这一点,除了忧郁还是忧郁,好好地年轻人,没死爹没死娘的,整天忧郁啥?

    总之,看了四郎的书。

    性情开朗的变得忧郁彷徨,忧郁彷徨的则自杀直奔天堂。

    用俗话来说,四郎之诗词书籍,乃是无病乱呻吟,那种种的忧郁,源于身高的自卑。

    看着四郎诗社的牌子,张戎有些想不通,就算郭四郎无病乱呻吟,也没忧郁到被人砍的地步吧?

    共苦会为什么要对一个忧郁派才子痛下杀手?

    这次来四郎诗社,张戎假扮的可是一位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既然是风流公子,那左拥右抱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左手揽着唐嫣卿,右手揽着柳薰儿,柳薰儿倒是很自然的靠在张戎肩头,只是唐嫣卿却脸色紧绷,身子僵硬。

    “唐姐姐,你表现得自然点,对....对....腰要柔一点!”

    唐嫣卿心里暗自生气,张二钱一定是在报复。

    一男二女,刚想进门,却被一名男子拦住了。

    张戎面色不乐:“为何不让进?”

    男子也不解释,指了指旁边挂着的木板,上边写了两行字。

    “贵客入门一首诗词

    诗社不待粗鄙俗人”

    呀哈!好有个性的规矩,四郎真任性!

    进门还得留下诗词一首?

    唐嫣卿和柳薰儿美目连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让她们打人还行,让她们写诗词,这不是为难人么?

    柳薰儿巧笑嫣然的走上前,从荷包中掏出一锭足有十两的银子,悄悄地递了过去。

    “麻烦通融一下,我家公子第一次来,实在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啊!”

    这可是十两银子,也算一笔小小的巨款了。张戎心里一阵郁闷,守个门而已,轻轻松松就能赚十两银子,这钱简直太好赚了。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灰衣男子目光里透着鄙视,随后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你们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不能侮辱我的尊严!”

    我的天,要不要这么正气凛然,要不要这么有个性?

    柳薰儿和唐嫣卿顿时傻眼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有性格的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