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4章 不信你摸摸
    第14章不信你摸摸

    柳薰儿杏眼圆睁,心里不断暗骂,你说你傻啊,给你十两银子你不要,装什么伟岸?

    不管眼前的一幕有多不可思议,可事实就是事实,今日就碰到个正直无私不爱钱的门子。

    柳薰儿会吹箫,唐嫣卿懂琴艺,可诗词,还是算了吧!

    东厂和锦衣卫联合行动,难道就被一个正直的门子挡在外边?

    二女很不甘心,可又不能用强,一时间竞对这个正直的守门人毫无办法。

    灰衣男子高傲的仰着脸,低声笑了笑。

    “四郎诗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别以为有点钱就能附庸风雅!”

    灰衣男子说着话,目光却盯着张戎一阵猛瞧,眼神中满是鄙视。

    竟然被一个小小的门子给鄙视了,张戎眉头一挑,迈步走上前。

    “小瞧人,本公子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狗眼看人低,瞪什么瞪,拿笔来!”

    张戎喷了门子满脸口水,那门子呼吸急促,最终还是取来了纸笔。

    你就嚣张吧,一会儿写不出诗词来,看看老子怎么损你。

    唐嫣卿和柳薰儿一脸的茫然,张二钱什么时候文采斐然,也能写诗词歌赋了?

    也不管旁人有多诧异,张戎不加理会,提笔便写,很快一首诗便跃然纸上。

    鸳鸯飞度桃花林,

    寒风吹断文锦心。

    残梦缠绵情何物,

    相生相死到如今。

    看着这首诗,高傲的门子傻眼了,两位美女懵逼了。

    张二钱竟然真的会诗词,不仅写了出来,这首诗竟然还如此的好。

    柳薰儿反应最快,一把抱住张戎的胳膊,依偎过来,满脸的妩媚之色。

    “公子,你果然好有才哦!”

    张戎扔了毛笔,轻轻地耸了耸肩头:“诗词,对本公子来说只是小意思,何足挂齿。哼哼,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那门子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乖乖地让开了路。如此一来,也等于变相承认自己长了一对狗眼。

    今日正值一年一度的四郎诗会,京城贵族子女以及文人才子们,大都集聚四郎诗社,整个二楼都是来去匆匆不断忙碌的仆人丫鬟。

    傍晚时分,虽然天色还未全暗,但屋中还是燃起了灯,宽阔的大厅内挂满了文人字画,家居陈设古朴典雅,充满了书香气息。

    房顶挂着花饰不一的灯笼,男男女女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有说有笑。

    张戎暗自摇头,说是诗会,真正在研究诗词歌赋的没有几个,大多数人还是在忙着攀关系,结识人。

    四郎诗会,不如说是高端“相亲会”更贴切。

    在大厅最里边靠墙的一侧,有一个简易的红色高台,郭四郎站在台子上,不时地说些话。

    郭四郎面容俊秀,皮肤白净,至于身高,倒真的有些惨不忍睹,果然是不足五尺啊,怪不得会被称为“郭四尺”。

    张戎三人对诗会并不感兴趣,所以有人上来搭讪,便以各种理由婉拒。

    “二钱,好生留意一下,尽快找到孙六娘!”

    看看厅中诸多男男女女,张戎有些头大,想在这么多人里边找到孙六娘,相当的不容易啊。

    《莲花宝典》中虽然有孙六娘的插图,可是那画图的绝对是一位灵魂画师,孙六娘的图像除了像个人,剩下的是男是女都得靠猜。

    娘的,坑爹的《莲花宝典》,坑爹的孙六娘。

    张戎开动脑筋,在如此多的人里边找到孙六娘实在不容易,可孙六娘的目标是郭四郎,那只要盯住郭四郎不就行了?

    将自己的想法跟二女说了一遍,详细商议一番,三人便各自散开,占据了大厅视野开阔的位置。

    厅中男男女女们忙着撩骚,也没几个人在意郭四郎,找来找去,也没找到一个可疑的人,张戎都有些泄气了。

    会不会是弄错了消息?

    张戎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郭四郎一介才子,与共苦会根本搭不上边啊,共苦会何苦要杀他?

    柳薰儿和唐嫣卿也是毫无所获,就在三人有些泄气的时候,张戎突然瞳孔收缩,心神一紧。

    一名身着粉色纱裙的女子侧身站在高台右边,她右手握着腰间蓝色布兜,稍微用力,布兜里东西的形状便模糊的显现出来。

    那东西长不到三寸,弯弯的,尖尖的。

    敲猪刀?

    恰在此时,那粉裙女子朝着高台慢慢挪去,这下张戎更加确定了,这女子肯定就是孙六娘了。

    找到孙六娘,张戎赶紧找到唐嫣卿,伸手指了指,便见唐嫣卿和柳薰儿一起朝那名女子靠了过去。

    来到粉裙女子身后,柳薰儿借着错身的功夫,狠狠地一记手刀,直接将粉裙女子砍晕,唐嫣卿顺手将其搀住,二女配合的相当默契。

    张戎看得有点愣神,还以为会有一场惊天大战的,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简单就解决了。

    靠,这个孙六娘战斗力也太渣了,真让人失望。

    诗社,一个很少有人来的角落里,一名粉裙女子被绑着双手,侧着身坐在凳子上,不断打着哆嗦。

    张戎心下冷笑,都这个时候了,还装什么弱女子?

    “呔,孙六娘,你别装了,你真的很有胆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行刺郭四郎!”

    粉裙女子侧着身脆生生的低声道:“孙六娘?谁是孙六娘啊,呜呜,公子不要污蔑奴家,奴家喜欢四郎呢,又怎么会害他?”

    粉裙女子哭的梨花带雨,这让张戎很不爽:“还装,本公子会污蔑你?那你腰间布兜里藏得是什么?是不是凶器?”

    “什么凶器?呜呜......”粉裙女子那张脸突然变得通红,透着丝丝羞涩:,“公子污蔑人!”

    “还敢狡辩,就是凶器!”

    “不是啊,公子,不信.....你摸摸......”

    “啊”张戎瞪圆了双眼,赶紧搓了搓手:“嘿嘿,这可是你让我摸的哟.....”

    张戎刚想动身,唐嫣卿就将他拽了回来,柳薰儿走过去直接将布兜拽了下来。

    布兜里果然藏着东西,打开系绳,将东西取出来后,三个人全都傻眼了。

    这东西粗粗的,顶部尖尖的,弯弯的,有点像牛角,可又不是牛角。

    唐嫣卿和柳薰儿从来没见过这玩意,一时有点发蒙,本能的小声问道:“这是什么鬼东西?牛角?好像不是啊!”

    张戎心有所悟,再看看粉裙女子宛若滴血的脸颊,全都想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