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5章 茅房外有人
    第15章茅房外有人

    这......这不会是传说中,女子寂寞难耐,解决问题时用的角器吧。

    女子角器,俗称“角相公”!

    男人都有五妹妹,女子也有角相公!

    拿过角相公,翻来覆去,饶有兴致的观赏一番,见旁边两位美女一脸的好奇,张戎不得不小声解释一番。

    转眼间,二女俊俏的脸颊红如鲜血。

    唐嫣卿将布兜扔给张戎,沉着脸骂道:“张二钱,你要死啊!”

    “......”

    是你们要问的,耐着性子解释一番吧,你们还骂人。

    当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将角相公装回布兜,张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下巴,这下子搞了个大乌龙。

    都怪这个粉裙女子,你好好地干嘛把角相公带在身上,有那么饥渴难耐么?

    粉裙女子依旧红着脸侧着身,张戎苦笑道:“这位姑娘,你能不能看着本公子说话,你这样,让本公子很别扭。”

    “哦.....那个,这位公子,奴家一直在看着你啊,公子长相不俗,让奴家有些心动呢.....”

    一直在看着我?张戎等人面面相觑,有没有搞错啊,粉裙女子明明一直侧着身面对墙壁嘛。

    难道?有鬼?

    刚有这个念头,张戎就看到粉裙女子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她那俩眼珠子怎么斜斜的?

    我晕,弄半天这女人竟然是个斜眼。

    呼,还以为自己碰到了鬼,怪不得之前粉裙女子要侧着身慢慢靠近高台呢,敢情都是斜眼惹的祸。

    此时,几乎可以断定,眼前的粉裙女子绝对不是孙六娘了。

    柳薰儿好一阵安抚,方才哄好粉裙女子,被人搜出了角相公,粉裙女子也不好意思再待在诗社中,急匆匆逃了个无影无踪。

    送走粉裙女子,唐嫣卿和柳薰儿一左一右揪住了张戎的耳朵。

    “张二钱,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就是,你不是将《莲花宝典》记下来了么,怎么还闹出如此大笑话,连我们两个也跟着你丢人!”

    “嘶....哦.....两位姐姐松手,这事不怪张某啊,那破书的人物插图,画的太抽象了,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有个什么用?”

    二女松开手,但还是不肯轻易放过张戎。

    “继续找,要是耽误了事情,回去有你好瞧的!”

    “好的,二位姐姐放心,二钱出马,一个顶仨!”

    张戎胜不骄败不馁,丢啥都不能丢信心,要是不搞出点动静来,这俩女人也不可能真的看重自己。

    一定要让她们明白一个道理,除了《莲花宝典》,他张二钱也是个不可或缺的人才,甚至比《莲花宝典》还重要。

    重新回到大厅,依旧是热闹非凡,郭四郎照样安然无恙的站在高台上,显得孤傲而寂寞。

    郭四郎啊郭四郎,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是别人眼里的鱼肉?

    张戎瞅着郭四郎,恰巧郭四郎也看到了张戎,四目相对,迸发出一丝诡异的火花。

    最终,张戎还是将头扭向了别处,郭四郎失望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

    哎,哥的寂寞你不懂啊!

    张戎心里其实也在犯嘀咕,你的寂寞我很懂,可是哥的怀抱不能给你啊。

    眼看着快过去半个时辰了,张戎有些头急迫的东张西望,如此长时间,就找到一个无辜的斜眼女,这也太让人泄气了。

    突然间,不知怎地,张戎想到了那个被自己抓获的娘娘腔宁毅,谁说过孙六娘就一定非得是女人了?

    一开始,受到妖姹女孙六娘名字的影响,先入为主,将目光放在了女人身上,可万一,孙六娘是个男人呢?

    孙六娘会是个男人?这种想法也太不可思议了,可自从见识过娘娘腔宁毅后,张戎对其他事情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如果孙六娘也是个怪人呢,人家就喜欢这种娘娘腔的外号呢?

    世间怪人千千万,都不带重复的,而且,孙六娘那“妖姹女”的外号,不也是最大的掩护么?

    当所有人都防着女人的时候,突然杀出一个胸口长着毛,五大三粗的壮汉,想想就觉得可怕。

    哼哼,有了想法后,张戎不光看女人,这下连男人都不放过了。

    张戎一对眼睛在人群中扫来扫去,搞得很多人都以为这家伙有什么不良嗜好了,只要一走过去,别人自动退避三舍。

    时间一久,张戎也有点受不了众人嫌弃的目光了,借口尿遁,闪身出了大厅。

    呼,还真有点憋得慌,转头左右瞧瞧,这下坏菜了,茅房在哪啊?

    连续问了两个漂亮丫鬟,总算搞清楚茅房的具体位置。

    人有三急,片刻等不得,张戎一溜烟的跑向后院,不得不说,郭四郎真的很有钱,别说二层楼的诗社,光后边花团锦簇的院子,就不是平常人家能买得起的。

    嘘嘘一番,一边往外走,一边系着裤腰带,刚出门,就觉着脖子一凉,整个人立马呆住了。

    一把钢刀架在脖子上,冰冷的凉意擦着皮肤,刺激的身后汗毛倒立。

    钢刀的主人是一名壮汉,男子身长六尺有余,长得膀大腰圆,一脸的络腮胡,俩眼珠子瞪着,可谓是凶神恶煞。

    短短时间内,张戎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他心中很清楚,这次要是应对不好,就真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张戎很聪明的选择了不开口,努力冷静下来,摊开双手,也好掩饰心中的恐惧。

    果然,壮汉并没有太多耐性,他咧开嘴嘿嘿笑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打算坏老子好事,说,是不是锦衣卫的鹰爪孙?”

    听壮汉的口气,难道真的是孙六娘?

    可孙六娘不是外号妖姹女么?用的不是敲猪刀么?

    不过,从壮汉的问话中,张戎还是确定了一点,那就是壮汉也只是心下怀疑而已,所以,自己还有机会。

    “锦衣卫鹰爪孙?哼哼,你觉得本公子若是锦衣卫的人,会让你轻易抓住?”

    “嗯?”壮汉眉头一皱,也不禁暗自犯嘀咕,与锦衣卫的人打过许多次交道,各个都难缠得很,像今天这样轻易逮住一个上茅房的家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而且,看这小子衣着光鲜,细皮嫩肉,手上也没什么功夫。

    总之,这小子越看越不像是锦衣卫或者东厂的人。

    “那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坏老子好事?”

    “坏你好事儿?呵呵,本公子是谁,难道你猜不出来?”

    “你到底是谁?”

    张戎手指轻轻弹了弹刀面,故作深沉的眯了眯眼。

    “我就是.....”

    壮汉有些急了,忍不住抖了抖手里的钢刀:“你他娘到底是谁,别说话大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