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6章 徒手画下表情包
    第16章徒手画下表情包

    张戎心中暗笑,这个壮汉的性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急。

    其实,放慢语速,也是刻意为之,就是想考验下壮汉的性子。

    结果显而易见,壮汉性急如火,半刻都等不得,这样的人又怎么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呢,更何况是共苦会排名前十的杀手!

    所以,壮汉绝对不可能是孙六娘。

    杀手,功夫可以不好,但头脑一定要清晰,性子一定要稳,孙六娘能在共苦会杀手榜排行第十,性情、头脑肯定比常人要强上太多。

    据《莲花宝典》记载,孙六娘不仅是共苦会十大杀手之一,本身功夫也不弱,靠着一把敲猪刀让人闻风丧胆,跻身“星陨榜”第三十七位。

    星陨榜,乃是江湖四大门派通文阁经过综合统计后,得出的武林高手功夫排行榜。能在星陨榜之上排行第三十七位,孙六娘的能力可见一斑,而他手中那把敲猪刀更是身份的象征。

    江湖四大门派,月影宫、共苦会、幽冥殿和通文阁,其中最为神秘的便是通文阁。

    通文阁好像并不参与江湖事务,唯一做的两件事,就是统计出“星陨榜”和“金辉榜”。

    星陨榜,江湖中人的功夫排行榜。

    金辉榜,则是江湖人物的身价排行榜,而这身价主要是各方刺杀任务价位统计出来的。

    茅房外,清风吹动竹叶,发出阵阵声响。

    时间很短暂,可是张戎脑海中却闪过无数念头,他最终决定赌一把。眼前的壮汉或许不是孙六娘,但是他八成和孙六娘有关系。

    张戎依旧没急着开口,壮汉瞪大了眼睛,手上加了几分力:“小子,你说还是不说,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说着话,壮汉手上用力,脖子上便渗出了一丝殷红的血迹。

    这下张戎心里有些毛了,这家伙还真是一根筋,说砍就砍啊。

    生怕真被剁了脑袋,张戎也不敢继续装了,赶紧抬手制止了壮汉的举动。

    “你难道不知道断笔书生云天河?”

    张戎心里慌得不行,可是表面上却笑眯眯的,要多镇定就有多镇定。

    能不能活,就赌这一把了。

    断笔书生云天河,共苦会十大杀手排行第三,相貌俊朗,本为应天府举人,手无缚鸡之力,后不知什么原因,放弃仕途,转行当了杀手。

    云天河手上毫无功夫,靠着无比清晰的头脑,层出不穷的设计,投毒、陷阱、美色等等,总能让人毫无防备的死去。

    云天河杀人靠的不是功夫,而是靠脑子,性格孤僻,他很聪明,也很阴险,让人防不胜防,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以书生的姿态,跻身共苦会杀手前三。

    张戎将《莲花宝典》记载中的共苦会杀手缕了一遍,也只有这个云天河适合自己去冒充。

    果然,当张戎说出“云天河”三个字后,壮汉松了口气,手上的刀往回收了收,显然是放松了戒备。

    张戎心头一喜,这家伙果然不认识云天河啊,看来自己赌对了。

    “呼,你真的是云天河云先生?”

    “废话”张戎脸上佯怒,伸手推开脖子上的钢刀,有些鄙夷的哼了哼:“之前若不是云某派人将锦衣卫的女探子抹掉,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命在?”

    张戎抖了抖袍子,身子挺直,表情无比冷酷。

    云天河本来就是个傲慢孤僻的人,张戎这番表现下来,倒是装的惟妙惟肖。

    壮汉见张戎,锦袍玉面,书生形象,再看那目中无人的眼神,心中顿时信了七八分。

    “之前被带走的那名女子,是锦衣卫的密探?”

    壮汉垂着头,小声问着。

    他之前就是因为看到那名女子被另外两个女人打晕带走,才变得警惕起来,暂时放弃刺杀郭四郎。

    随后,多方留意之下,发现张戎,才跟着来到茅房。

    “哼,你以为呢?那女子侧着身,慢慢靠近高台,明显就是防着有人对郭四郎下手呢,那女子表现出众多可疑之处,你就没有发现?若不是看在六娘的面子上,云某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张戎毫不客气的教训着壮汉,他说话也很讲究,只说六娘,却不说是六娘兄,也不是说六娘姐,省的被壮汉听出破绽。

    被张戎奚落几句,壮汉左手挠挠头,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之前那粉裙女子侧着身子,一点点靠近高台,手还摸着腰间布兜,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壮汉越想下去,越觉得那粉裙女子行为怪异,呼,渐渐地,壮汉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一双虎目中露出一丝后怕。

    如果那女子真的是锦衣卫的人,当时自己若是选择对郭四郎下手,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仔细一想,还真是云天河救了自己。

    “谢谢云先生仗义出手,等回去后,孙某会将此事告诉大哥,也好报答云先生的恩情!”

    壮汉拱手致谢,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

    可这番话落到张戎耳朵里,却如同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

    我靠,孙六娘果然是个男的,而听壮汉话里的意思,他还是孙六娘的弟弟。

    张戎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这把真的赌对了,好在壮汉不是孙六娘,好在壮汉脑袋不太灵光。

    若是孙六娘到此,张戎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忽悠得下去。

    壮汉满口感恩戴德,张戎依旧仰着下巴,清冷的脸庞上表情酷酷的。

    “都是些小事,一切都看六娘兄的面子!”

    “正是正是!”

    经过这番折腾后,显然是没法继续杀郭四郎了,壮汉无比热情的邀请张戎吃酒,壮汉太过热情了,几乎是生拉硬拽。

    张戎生怕露出什么破绽,只能勉为其难的跟着壮汉从后门离开诗社。

    走出后门,张戎捡起一块石子,走到墙面前,抬手刷刷刷三两下,画下一个另类的图案。

    一个圆,圆圈里上边并排两个“人”,下边中间一个“人”,组成了一个哭的表情。

    壮汉站在张戎身后,看得俩眼发呆,满脑子浆糊。

    “云先生,你这是?”

    “哼哼,共苦会十大杀手,谁没有自己的身份标识?”

    “六娘手握敲猪刀,云某心怀表情包!”

    说罢,张戎将石子往后一扔,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傲然。

    壮汉听得半懂半不懂的,但是他觉得云先生的话好像很有道理,饱含深意,那深度比老家村头的水井都要深。

    壮汉觉得自己以后也要学学大哥和云先生,要搞出自己的独门身份标志,每到一个地方,留下身份标志,也好证明自己曾经来过。

    哎,果然是十大杀手,都是那么神秘莫测,特立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