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7章 杀手无敌,全靠演技
    第17章杀手无敌,全靠演技

    离开诗社后,张戎跟着壮汉来到了西边的柳林。

    暖春时节,柳林中草木葱郁,处处散发着鲜花的馨香。

    白天午后,许多年轻男女都会跑到柳林中弹弹琴说说爱,做些爱做的事情。不过如今已经接近戌时,林中漆黑一片,少有人烟,壮汉搭起篝火,两个男人搞起了野餐。

    来的路上,张戎靠着一手忽悠**,从壮汉口中套出不少情报。

    孙六娘不仅是个男人,他老孙家还是一门三兄弟。

    老大孙六娘,老二孙六姨,老三孙六婶,而眼前正在喝酒烤肉的壮汉就是孙家老三孙六婶。

    六娘、六姨、六婶,对孙家老爹的起名功力,张戎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能给三个大男人起这样的名字,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孙六婶撕下一片兔子肉放在嘴中咀嚼着,还随手替张戎满上一碗酒。

    “云先生,你怎么会在诗社呢,难道你也是接了刺杀郭四郎的任务?”

    张戎伸手端起酒碗,小酌两口,心中一番思索。

    “郭四郎?云某对他可没什么兴趣,云某这次是冲着石文亨来的!”

    “石文亨?锦衣卫指挥同知石彩的儿子?怪不得,我就说嘛,以云先生的身份,根本没必要为郭四郎这点小事亲自出手嘛!”

    孙六婶放下了心中最后一点疑惑,他是脑袋不太灵光,但云天河出现在四郎诗社,还是让他有所怀疑的。

    张戎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看来已经完全取得孙六婶的信任了。

    “云某之前还有些纳闷,以六娘的身份,又怎么会接下郭四郎的任务,敢情是替你接的!”

    张戎嘴角上翘,语气中颇有些鄙夷的味道。

    孙六婶脸色有些尴尬,他倒也没太往心里去,因为以前听人说起过,云天河对谁都是这副鸟样子,傲慢得不得了。

    “咳咳,让云先生见笑了,郭四郎手无缚鸡之力,又何须大哥亲自出手呢?云先生自然看不上这点钱,我们兄弟花销大,只要有的赚,就得想办法忙活一番!”

    “六婶儿,云某很奇怪,当初是谁发下的任务呢,好像郭四郎对我共苦会毫无威胁吧?”

    冲着一个大男人喊六婶儿,心里别扭得很,怎么总觉得这调调有点不对呢?

    孙六婶打个饱嗝,撇开腿哈哈笑道:“云先生有所不知,郭四郎确实对咱们共苦会没威胁,可是谁让他得罪了左护法呢!”

    据《莲花宝典》所载,共苦会势力庞大,等级森严。自上而下共分为,圣主、左右护法、五岳尊者、七色金刚、十大杀手。

    左护法仅次于圣主之下,在共苦会之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力极大。

    张戎甚是纳闷,郭四郎一个写诗词小说的风骚文人,又怎么惹到左护法了?

    “六婶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嘿嘿,云先生应该知道左护法有个女儿吧,听说左护法的女儿性格有些弱,平日里沉默寡言,左护法就让人买了些书给左小姐。可就在半个月前,小姐突然自杀了,还留下一封信。上边写了些东西,大体意思反正就是,小姐看了郭四郎所写之后,觉得世间不值留恋,毫无快乐可言,活着徒留伤感,不如离去。”

    孙六婶摇摇头,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左护法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看了郭四郎所写,居然自杀了,你说左护法能不生气?这不,一气之下,发下了刺杀郭四郎的任务。”

    张戎听得甚是无语,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郭四郎整日里忧郁忧郁再忧郁,结果还真是惹下了大麻烦,这可真是......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郭四郎好像是挺无辜的,可仔细想想,也不是完全无辜。张戎可懒得理会这种烂事,还是想办法对付眼前的孙六婶吧。

    看孙六婶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却是毫无醉意,张戎心里暗自着急。

    柳薰儿和唐嫣卿那两个女人为何到现在还没来,难道没发现自己留下的标记暗号?

    戌时初,四郎诗社后门外。

    自从发现张戎去了趟茅房,半个时辰都没回来后,唐嫣卿和柳薰儿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便匆匆忙忙的找了出来,直到看到墙上那副古怪的表情头像。

    唐嫣卿很着急,张二钱脑袋里装着一部《莲花宝典》,若是张二钱落到别人手中,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唐嫣卿,你觉得这画是不是二钱留下的?”

    “除了他,还能有旁人,赶紧找吧,他既然能留下这鬼画符,那肯定也会留下其他线索!”

    两个女人着急忙慌的沿路去找,一直找到了西边的柳林。

    此时柳林之中,两个男人聊的热火朝天,张戎靠着那条三寸不烂之舌,将孙六婶唬的一愣一愣的。

    “杀人,是一门艺术,从来都不是靠蛮力的,靠的是脑子。不就是杀个郭四郎么?需要在诗社动手吗?今日举行诗会,郭四郎肯定会回的很晚,过了亥时,路上行人几乎全无,只要在化石桥耐心等着,还怕郭四郎不主动送上门?到时候烹炒油炸,还不是任你拿捏?”

    “对啊,云先生说得有理,这样说,要杀郭四郎,岂不是手到擒来?”

    孙六婶很高兴,今晚上又学了一招,听云先生讲解一番,方才发现,杀人原来是可以这么杀的。

    情杀、仇杀、财杀、笑杀、闷杀、痛苦杀,可以有无数种杀人手法,总之,杀人真特么是一门艺术。

    张戎也有点佩服自己,所谓的顶尖杀手,全靠演技撑着了。

    林子中,柳薰儿紧蹙着黛眉,不时地回头看看唐嫣卿,怎么自从进了柳林后,唐嫣卿亦步亦趋地,跟得如此近,行为举止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拐过一个高坡,看到远处有一堆篝火,两个男人正有说有笑的聊着。

    看到张戎安然无恙,二女也长长的松了口气,她们也没多说什么,一起朝着篝火走去。

    之前就听张戎提起过,此次刺杀石文亨,还带了两个女帮手,所以孙六婶也没多想。

    等着离得近了,篝火照耀下,清晰地映着每个人的脸,孙六婶抬头扫视一番,眉头就皱了起来。

    在四郎诗社的时候,由于隔得远,孙六婶也看不清两个女人的具体相貌,可现在近在眼前,看得清晰无比。

    越是看下去,越是觉得有些眼熟。

    孙六婶摸着下巴,仔细思索着,口中喃喃自语:“怎么这么面熟呢?”

    突然,孙六婶猛地抬起头来,瞪着眼睛不敢置信道:“唐嫣卿.....居然是你.....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啊.....娘的,竟然被骗了.....”

    反应过来后,孙六婶恼羞成怒的看向张戎的位置,大手往旁边摸去。

    “敢骗老子,今个,老子剁了你个小白脸.....我....嘎.....”

    孙六婶摸起旁边的武器,猛地站起身,右手一抬,就觉得身子一晃,差点跌坐在地。

    自己的刀怎么变得这般轻了?

    扭头瞅瞅右手,孙六婶那张脸黑如锅底,这哪是自己的钢刀,明明就是一根柳树棍。

    孙六婶脑袋快炸开了,自己的刀什么时候被掉包了?钢刀一直放在身边的,可根本没察觉到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孙六婶现在就想一拳将那恶徒砸成肉饼,可眼前哪还有张戎的身影。

    火光闪耀,柳林中有着阵阵虫鸣,一个人影迈着步子跑啊跑,手里还拖着一把刀。

    “哈哈,让你剁,没了大砍刀,看你还怎么嚣张。二位姐姐,快快出手,他可是孙六娘的三弟,名叫孙六婶!”

    眼瞧着张戎拖着钢刀跑出一段距离,再想想之前被人当猴耍,孙六婶气的暴跳如雷。

    孙六婶性急如火,脑袋一根筋,他现在就想弄死那个小白脸,眼里根本看不到唐嫣卿和柳薰儿。双脚发力,踩住一棵大柳树,人如大鸟般冲了上去。

    张戎看得眼神发愣!

    我靠,轻功?

    由不得张戎多感慨,孙六婶竟然从大柳树上接连纵跃,眼看着就要扑过来了。

    张戎心下骇然,扭身拖着钢刀就开始继续逃窜,而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没想到孙六婶会如此恨张戎,反应也就慢了半拍。

    张戎甚是无奈,孙六婶竟然在柳树间跳跃,大柳树最矮的也有一丈半,姓孙的就不怕一脚踩空,掉下来摔断腿?

    一边跑,一边诅咒孙六婶,可是跑着跑着,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往下掉去。

    麻辣隔壁的,这到底是哪个缺德货,竟然在柳林中挖了个深约一丈的陷阱?

    毫无防备之下,掉进深坑之中,摔了个七荤八素,口中塞满泥土。

    这可真是乐极生悲啊!

    孙六婶显然没想到竟然会有意外之喜,把他高兴的嘴角冒泡,从树上跳下来,朝着深坑跑去。

    “哈哈哈.....你个小白脸,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让你骗老子,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左右瞅了瞅,就看到深坑旁边立着一块大石头,孙六婶心头一喜:“你让老子不好过,老子就让把你砸成馅饼!”

    孙六婶背靠大石头,使出吃奶的劲儿扛着,大石头被扛得往旁边一倒,直接朝着深坑滚去。

    大石头落下,正好将深坑盖个严严实实,躲无可躲。

    看着突然落下的大石头,张戎吞着口水,俩眼发愣,心中更是欲哭无泪。

    唐嫣卿和柳薰儿离得有些远,阻拦不及,急的两眼发红。

    “不要啊.....”

    “二钱......”

    石头越来越近,张戎悲从心头起,泪洒长衫!

    这就要死了?

    就这么死了?

    还是被砸成肉饼,凄惨无比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