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19章 要什么独轮车
    第19章要什么独轮车

    回酒馆的路上,顺路将孙六婶扔给了东厂。

    等待孙六婶的将是黑暗的牢狱生活,只要进了东厂的地盘,再想活着出来,希望就非常渺茫了。

    柳薰儿押着孙六婶去了东厂,马车里只剩下张戎和唐嫣卿。

    张戎死里逃生,体验了一把惊吓刺激的江湖生活,可在他脸上看到的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唐嫣卿是不知道神经是什么东西,如果知道的话,她一定会拔开脑壳,看看张二钱的脑神经到底有多粗大。

    “二钱,孙六婶不知道你晓得《莲花宝典》的事情吧?”

    “不知道啊,怎么了?”张戎眼皮抬了抬,心里却还在算着今晚上赚了多少钱。

    唐嫣卿被张戎这种无辜的眼神逗得哭笑不得,只能蹙着黛眉摇摇头。

    “不知道便好,二钱,你记住了,你晓得《莲花宝典》的事情莫要对旁人说,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哦,唐姐姐放心,二钱明白!”

    唐嫣卿眯着美目,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明白?哼,我看你是不明白。《莲花宝典》可是关系到一处宝藏,对这份宝藏感兴趣的人不知凡几,若是此事传扬出去,你还能有命在?”

    听着唐嫣卿慢慢解释,张戎也不得不认真思索起来。

    《莲花宝典》不仅记载着天下秘闻,还隐藏着一处宝藏的线索。

    百余年前,瓦剌帝国进行残暴统治,导致各地义军四起,最终将庞大的瓦剌帝国搞得四分五裂,而太祖皇帝朱良领兵北伐,屡战屡胜。

    当时的瓦剌帝国权贵知道胜算很小,为了后世子孙能再次统治中原花花江山,再撤回蒙古草原前,他们将大量无法转移走的财帛和盔甲兵刃隐藏了起来。

    而这个宝藏的线索就藏在《莲花宝典》中,所以百余年来,无论是朝廷还是江湖各大门派,都想将《莲花宝典》据为己有。

    传说中谁能堪破《莲花宝典》,谁就能建立庞大的势力,成为一代雄杰。

    一部《莲花宝典》,竟然藏着如此惊人的内幕,这哪是什么宝贝,简直就是块烫手的山芋。

    有那么一瞬间,张戎真想将脑子里的内容一股脑写出来丢给唐嫣卿,可也只是想想罢了,若真是这么做了,自己会死得更快。

    哎,张戎对成为一代雄杰不感兴趣,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白勺知道此事的!”

    “你不用担心白勺,白勺是我的人,他不会说出去的。锦衣卫那边并不晓得宝典的事情,那边只知道是我找你帮忙做事情的。”

    “柳姐姐呢?”

    “她只要不傻,就不会将此事到处宣扬!”

    唐嫣卿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张戎不甚了解,他只知道自己真的处在一场风暴之中,稍不小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连渣子都剩不下。

    戌时中旬,柳薰儿提着一个小包裹回到了马车上,正如柳薰儿之前预想的那般,赏钱并不多,也就一百多两而已。

    孙六婶,孙六娘,一字之差,天上地下。

    孙六娘的悬赏高达五千两,而孙六婶却只有区区一百多两,差距是何等的大。

    三个人直到亥时中旬,方才回到酒馆,由于时间太晚,也没再换衣服,一进八方酒楼大门,就听到了李熙月熟悉的怒喝声。

    “张二钱,你还敢回来,哟,还换了一身脏兮兮的锦袍,说吧,干嘛去了?”

    “还有你们两个,无故旷工,扣工钱!”

    柳薰儿和唐嫣卿站在张戎左右,挺着胸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掌柜的说的对,扣工钱是应该的!”

    “你们.....”

    李熙月真拿这俩女伙计一点办法都没有,偏偏还舍不得将她们辞退,毕竟这俩女人当花瓶摆在酒楼内,也能吸引不少顾客。

    整治不了俩女的,李熙月将所有火气撒在了张戎身上。

    “张二钱,不是吓唬你,这个月的工钱,你想都别想了!”

    “啊,掌柜的,你没必要这么狠吧,不就是旷工一晚?”

    “你还有脸说,你知道今晚上多么忙吗,你们三个全都不见人影,气死我啦!”

    “啊,那端茶递水,擦桌上菜的活谁干的?”

    张戎看来看去,也不觉得李熙月是那种干脏活累活的人,心里不免有些纳闷。

    “哼,还不是隔壁老王帮忙!”

    李熙月纤指戳戳张戎的脑门,戳的张戎脑袋晃来晃去的。

    一听到隔壁老王来帮忙,张戎就有点上火了:“掌柜的,以后有事别找隔壁老王!”

    张戎说话突然变得又冷又硬,把李熙月搞得有些发愣:“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找谁不能找隔壁老王!”

    说完话,张戎绷着脸往后院走去,李熙月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张二钱,你吼什么吼,凭什么就不能找隔壁老王啦,凭什么听你的,你是掌柜,还是我是掌柜,你态度恶劣,这个月.....下个月的工钱也一起扣!”

    唐嫣卿和柳薰儿面面相觑,她们也不知道张戎为什么会突然发火,隔壁老王有那么可怕?

    隔壁老王有多可怕?

    哼哼,张戎一听到“隔壁老王”四个字,心里就打哆嗦,老王威力太大了。

    夜里,躺在床上,满脑子想的都是瓦剌宝藏的事情,既然《莲花宝典》事关瓦剌宝藏,怎么最后流传到云朝之中了呢,恐怕这其中必有曲折啊。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次日醒来,张戎的悲剧生活重新开始,老板娘不仅扣了一个月工钱,还从柳薰儿那知道了天生神力的事情。

    于是,什么重活累活全都落在了张戎肩头。

    “张二钱,过了晌午,你去趟粮铺,扛几袋大米回来!”

    “要不明天吧,老王今天要去南城送豆腐,今个一天都要用独轮车!”

    “你直接过去扛回来不就行了,要什么独轮车?”

    李熙月很霸道的瞪了瞪美目,柳薰儿和唐嫣卿还站在旁边掩嘴偷笑。

    张戎支棱着脖子,瘪着嘴,脸色发苦。

    要什么独轮车?

    我是天生神力,可你们也不能把我当牲口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