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2章 一盆豆腐汤引发的血案
    第22章一盆豆腐汤引发的血案

    雨水洗刷过的理刑街变得格外整洁,前来理刑街玩耍的人也变得多了些。

    临近酉时,理刑街西头突然涌入一群人,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列,乌压压的人群看不到末尾。

    这些人衣衫破烂,昂首挺胸,浑身脏乱不堪,他们踏着破鞋,手拿破棍。

    这是一群乞丐,数不清的乞丐,街上行人驻足而望,交头接耳,纳闷不已,理刑街又不是市井繁华的西市,怎么涌进来这么多乞丐?

    这群乞丐走过西段,停在了金香楼门口,转眼间便将整个金香楼堵了个水泄不通。

    酉时将近,正是客人们集中前来金香楼的时间点,一群乞丐堵在门口,客人还怎么进来,金香楼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金香楼的管事赵东着急忙慌的来到门口,楼里的伙计手拿各种武器,与乞丐们对峙起来。

    赵东寒着脸,怒气冲冲的喝道:“你们这群乞丐,到底要干嘛,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里是理刑街,这里是金香楼,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一个年长的乞丐走上前,拖着自己的破碗,甩了甩沾着乱草的脏发:“这位管事的,咱们可不是来闹事的,今个听闻金香楼要行善举,布施饭菜,俺们才来凑个热闹。”

    “布施饭菜?”赵东眉头紧皱,没听苟东家说过这事啊:“哼,绝无此事,赶紧散了,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哎,这位管事的,你怎么能如此说呢,你们自己放出的话,还能不认账?”

    “胡说八道,谁说我们金香楼要布施饭菜了?”

    “此事我们可是亲耳所听,绝不可能有假,那位兄弟叫三毛!”

    老乞丐说完,身后一名年轻点的乞丐也探出头大声道:“不错,三毛说过,他一直在流浪,流浪到你们金香楼,听苟东家亲口说过要行善举的。”

    赵东瞪大眼睛,黑着脸怒道:“闭嘴,什么三毛,什么流浪,就从来没见过他。你们这群烂东西,这是找理由要在我金香楼白吃白喝吧,劝你们赶紧滚蛋,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也配吃金香楼的饭?”

    “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不给就不给,怎么能随便骂人?”老乞丐本来还弓着身,一脸讨好的,此时也梗着脖子,双眼开始冒火。

    是人就有尊严,乞丐也是人,乞丐也是有尊严的。

    要饭就是要饭,你不给没关系,怎么可以随便侮辱人,就算是乞丐,也不能让人随便骂做“烂东西”。

    赵东也被气的脑袋充血,指着老乞丐喝道:“实话告诉你们,金香楼的饭菜,就是喂狗也不会给你们!”

    赵东此话一出,乞丐们顿时不干了,你这意思,就是说俺们这群乞丐连狗都不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乞丐的尊严也不是任人践踏的。

    “你这个人,欺人太甚,不给饭就不给饭,忒能埋汰人,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谁说的,谁说赵某不是好人!”

    “咋地,你还想打人?”一个健硕的乞丐举着打狗棍,露出满嘴大黄牙。

    “你们.....你们这群乞丐,竟敢闹事,不怕三司衙门么?”

    “怕个球,正愁没地方吃饭呢!”

    赵东气的头皮都快炸开了,正想反击几句,这时一个黑影飞来,直接呼在了赵东脸上。

    那东西湿湿的,还带着股臭脚丫子味儿,没错,这暗器就是一只破鞋。

    被一只臭臭的破鞋呼在脸上,赵东怒火中烧,热血直冲脑门,整个人失去了理智,举起双手,蹲下身子,握紧拳头,大声的吼了出来。

    “给我上,打死这群臭虫,哇呀呀.....气死我了,你们.....这群臭虫!”

    “臭虫?”乞丐们也被拱起了火,拿着棍子就围了上去:“兄弟们,打死这个狗娘养的,竟敢如此侮辱我们!”

    金香楼的伙计以及打手们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冲上去与乞丐们扭打在一起。

    乞丐们火气正旺,一个劲儿的往里冲,金香楼的人马死死地堵着门口,双方人马噼里啪啦,打个不亦乐乎。

    赵东也没闲着,眼看着人手不足,不仅让人去别处叫帮手,还将金香楼剩下的所有人员全都叫了出来。

    值此金香楼生死存亡之际,男女老幼,谁都不能袖手旁观,后厨的厨子、切菜的、掌勺的,楼里端盘送菜的婢女,一股脑的全都加入了战团。

    乞丐们也不是吃干饭的,大家在京城混个几年,谁没个把子朋友,尤其是乞丐这行,只要是乞丐,在面对外敌的时候,那都是一条线上的。

    哼哼,真以为丐帮是白混的?

    酉时初,西市以及北城许多乞丐一股脑的全往理刑街冲,搞得京城百姓惊讶不已,不知道出了啥事。

    这年头,乞丐也疯狂!

    最终,金香楼的人马终究还是挡不住乞丐大军潮水般的攻势,仅仅半个时辰,一楼大厅就宣告陷落。

    此时,金碧辉煌的金香楼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桌椅板凳乱飞,男女老幼齐吼,有人痛哭流涕,有人放声狂笑,眨眼的功夫,一楼大厅就被砸个稀巴烂。

    金香楼内乱作一团,谁也没留意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来到后厨。

    看着眼前诺大的厨房,张戎暗自叹息,真不愧是金香楼,光一个厨房,都快赶上八方酒楼一半大了。

    由于乞丐大军光临,金香楼忙着对付乞丐,此时整个后厨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张戎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挠挠脸颊上那块假疤瘌,听着外边叮叮当当的打斗声,张戎也是半天无语,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动静。

    找了一盆水晶豆腐汤,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了出去,从弄堂钻出来,远远的看着金香楼方向,那里依旧是战火正燃。

    张戎赶紧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好家伙,以后惹谁也不能惹乞丐,这群乞丐破坏力太大了。

    丐帮,天下第一帮,真不是白叫的。

    由于闹事的乞丐太多,三司衙门衙役捕快总动员,直到酉时末,才扑灭这场骚乱。

    骚乱过后的金香楼,一片狼藉,破破烂烂,赵东称呼乞丐为破烂货,乞丐们也是够狠,直接把金香楼变成了破烂货。

    理刑街上满地的乞丐,看着近五百号乞丐,刑部几位捕头脑袋有点犯晕。

    乞丐们只是打架斗殴而已,也不是什么大罪,全都关牢房里去,也不现实。

    乞丐们最不怕的就是蹲牢房,能免费吃牢饭,也省得在街上要饭了,另外,这么多号乞丐,牢房也不够用啊。

    让乞丐们赔钱?啧啧,这个想想就行啦,千万别说出口,谁要是说出口,铁定让人笑掉大牙。

    总之,要钱没有,烂命一条,你要是舍得牢饭,俺们也乐得去里边蹲着。

    这哪是一群乞丐,这是一群大爷啊!

    金香楼大厅里,赵东瘫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他恨那个叫三毛的流浪者,那个三毛就是此次冲突的罪魁祸首。

    可是赵东根本不知道!

    这就是一盆豆腐汤引发的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