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3章 通缉三毛
    第23章通缉三毛

    几百号乞丐大闹金香楼,转眼间成了京城最大的新闻。

    总之,金香楼这个亏是吃定了,指望乞丐们赔钱,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茶楼酒肆,男男女女议论纷纷,不禁发出一阵感慨,乞丐们疯狂起来,破坏力居然如此之大。有了金香楼这个教训,一些店铺掌柜们心里达成了一个共识。

    以后惹谁不能惹乞丐!

    苟健仁乃是京城有名的巨商,经营着许多买卖,不可能整日里待在金香楼。听说金香楼出事后,他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看到金香楼的惨状,苟健仁胖脸直打哆嗦,俩眼瞪得溜圆,身子一晃,差点没晕过去。

    赵东赶紧扶住苟健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苟健仁倒没有怪赵东,换做是他,也会这么做的,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这群乞丐还能呼朋唤友,搞来几百号助阵的帮手。

    苟健仁实在是太胖了,脑袋一晃,双层下巴上下乱窜。

    这是有人要搞我苟某人啊,那个叫三毛的家伙肯定是仇家派过来的,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幕后之人是谁。

    苟健仁经商二十多年,时不时的走点歪门邪道,得罪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苟健仁怀疑了许多人,唯独没有怀疑八方酒楼,就李熙月那个女人,可搞不出这么大阵仗来。

    哼哼,先找到那个三毛再说,只要抓住三毛,就不怕找不到幕后真凶。

    敢跟我苟某人作对,就等着大祸临头吧!

    苟健仁正琢磨着如何反击呢,后厨负责切菜的白七凑了过来:“东家,刚小的发现后厨少了一盆豆腐汤!”

    苟健仁正心烦呢,一听是丢了一盆豆腐汤,气得他甩手给了白七一巴掌,这一巴掌又快又狠,打得白七歪倒在地,两眼直冒小星星。

    “白七,你是不是故意消遣老子呢?楼里这么多事情还烦心不过来,你还拿这点破事过来烦我!”

    赵东也没好气的瞪了白七一眼,这个白七就是一肚子小聪明,偏偏眼力劲不足。要是平常时候,你在东家面前献献殷勤也就罢了,现在是啥时候,还拿一盆豆腐汤来烦东家。

    不就是少了一盆豆腐汤?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之前楼里那么乱,几百号乞丐乱冲乱闯,搞不好豆腐汤就让乞丐们给嚯嚯了。

    今晚上,金香楼少的东西可多了,一盆豆腐汤算个屁?

    白七脑袋发懵,坐在地上一时半会儿没能爬起来,苟健仁心里有火,走过去又踹了两脚。

    苟健仁是绝对不会相信如此白痴的说法的,有人会为了一盆豆腐汤搞这么大阵仗?

    这怎么可能,真当苟某人是傻子呢?

    这个时候别说是白七,就算是张戎站在他面前,亲口告诉他一切始于一盆豆腐汤,他也不会信的。

    不怪苟健仁不往豆腐汤上想,实在是这个理由太匪夷所思了。

    别说是苟健仁,就连张戎,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动静,只能说,这一切,纯属意外!

    八方酒楼厨房里,李熙月、唐嫣卿、柳薰儿、刘大能、张戎,五个人围成一圈,中间摆着一盆还在冒热气的豆腐汤。

    看到张戎脸颊上那块红色大疤瘌,唐嫣卿就有些犯恶心,蹙着眉头戳了戳他的胳膊:“二钱,你能不能先把脸上那玩意给取下来?”

    “啊,把这玩意给忘了!”

    脸上带着块破疤瘌,也不好受,张戎赶紧撕下来,一把丢到了灶台洞里。

    五个人,人手一个小勺,尝着豆腐汤,刘大能尝了两口,皱着眉头将勺子扔在桌上,颇有些生气的哼了哼。

    “就这破东西,也敢叫水晶豆腐汤,简直是侮辱水晶豆腐汤的名字!”

    张戎吧嗒吧嗒嘴,有些不解道:“刘大叔,你没搞错吧,我尝着味道还不错啊!”

    “孤陋寡闻,懒得与你多费口舌,等过些天,刘某也做一道水晶豆腐汤,你尝过就知道了!”

    一提起厨艺,刘大能傲气十足。

    新菜肴以及水晶豆腐汤自然有刘大能费心,至于剩下几个人,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院子里,月光如水,一男三女坐在桂花树下,你一言我一语,说着金香楼发生的事情。

    柳薰儿眨着媚眼,满口称赞:“二钱,姐姐果然没看错你,竟然折腾出这么大动静来。”

    张戎少有的谦虚的扭了扭身子:“哎呀,柳姐姐过奖了,小弟也没想到那个赵东居然如此配合,惹得几百乞丐大闹金香楼。”

    李熙月也觉得张戎立了一大功,可是一看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夸奖的话就说不出口。

    “咳咳,你后边几天消停点,可别告诉旁人你叫三毛,哼,想什么名字不行,非得叫三毛,听上去怪里怪气的!”

    张戎耸耸肩头,表示很无语。

    叫三毛咋啦,三毛可是伴我长大,教我坚强!

    心中不服,三毛可是我儿时的偶像。

    “三毛里格三毛”

    “流浪里格流浪”

    “赤脚走过马路里格弄堂”

    “三毛里格三毛”

    “流浪里格流浪”

    “睡在那垃圾箱”

    “饿的我心发慌”

    “流浪”

    .......

    桂花树下,月光正美,三个女人却呆若木鸡,如同石化。

    终于,李熙月站起身,握紧双拳吼了起来:“张二钱.....你唱的什么玩意儿?赶紧住嘴,要不然,真让你变三毛......”

    “嘎......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本公子唱的不好听?”

    三女全都站起身,扭过头,异口同声道:“好听你个大头鬼!”

    “......”

    哼,没文化没修养,不懂得欣赏,不跟你们三个女人一般见识。

    次日一早,八方酒楼正常开门营业,侧对面的金香楼却关紧了门。

    经过乞丐们这么一闹,金香楼需要重新装修一番,恐怕没有个五六天,别想着开门营业了。

    金香楼关门,让八方酒楼捡了个大便宜,整整一天,一到饭点,便宾客爆棚。

    客人们大多讨论的还是金香楼的事情,听说金香楼苟掌柜这次可是被气得差点没吐血。

    苟掌柜那可是有恩未必还,有仇肯定报的人,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岂会忍气吞声?昨天晚上,苟健仁不仅在刑部报了案,还放出话来,重金悬赏流浪者三毛。

    但凡能提供线索者,赏银三百两,若能擒获三毛,赏银八百两。

    京城百姓,不得不感叹一句,苟掌柜就是财大气粗啊。

    悬赏个三毛而已,竟然动辄几百两纹银,果然是有钱就是任性!

    几个时辰内,京城百姓无人不知三毛。

    总之,流浪者三毛,彻底的火了一把!

    京城内不少贩夫走卒也忙碌起来,为了那几百两巨款赏银,大家瞪大了眼睛。

    一时间,京城内,全城警戒,通缉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