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6章 二钱买菜记
    第26章二钱买菜记

    恍恍惚惚,已是初夏时节,街边草木经历过微风细雨,开始展现着自己的葱葱郁郁,苍苍翠翠。

    在天际边,一抹流云缓缓飘动,朝阳用力撕开一点点缝隙,透出温暖的光,这清晨的风光,安宁而明媚。

    昨夜一场微凉的小雨,让一朵朵牵牛花在轻风中绽放着绿意,而那一缕缕阳光,抹去了人世间的忧伤,留下的是美丽与笑容。

    理刑街,青石板路,平整而干净,渐渐地开始有了声音,早起的老人在街头慢走,迟来的衙役们慌慌张张的往三司衙门跑,一对年轻男女执手走过,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雨后红尘,有人走过,有鲜花盛开,古老的城墙脚下,一滴雨露泛着淡淡的光。

    张戎拿着扫帚,在酒馆门外扫着风中飘落的槐花,无意间抬头瞅了瞅侧对面,金香楼还是大门紧闭。

    最近两天,酒馆生意火爆,金香楼的苟健仁也没再找麻烦,这日子过得轻松愉悦。

    辰时,吃了些早饭,张戎提着两个菜篮子上了街。

    时间还早,酒馆也不可能有什么客人,唐嫣卿不愿意待在酒馆里,便跟着张戎一同去买菜。

    理刑街虽然商铺林立,绸布、米粮、酒坊,应有尽有,但唯独没有卖菜的。

    想要买菜,需要走到理刑街东头,拐个弯,去西边集市上才买得到。

    辰时中旬,西市已是人群熙熙攘攘,离着有些距离,就能听见商贩的叫卖声。

    肉铺、水果、蔬菜,都有各自的区域,来西市也有几十趟了,所以张戎对西市熟悉的很。

    逛西市,就像后世赶大集,除了东西种类多,就是人多。

    唐嫣卿紧紧地跟在张戎身后,生怕走丢了似的,一双美目左看右瞧,黛眉微微蹙着。

    “二钱,人好多啊!”

    “这算什么啊,你要是巳时中旬来,人更多,走路都费劲。额,唐姐姐,你别告诉我,你以前没逛过西市......”

    唐嫣卿脸色微红,轻轻地转过了头。

    “没事来西市做什么?”

    “......”

    张戎算是明白啦,唐姐姐是真没来过西市,怪不得今早上主动跟着来买菜呢。

    女孩子不是都对逛街有一种先天性向往么,唐姐姐在京城生活了十几年,竟然没逛过西市,这可真是咄咄怪事儿,等回去得好好问问才行。

    来到蔬菜区,张戎提着个菜篮子,不断跟旁边的商贩打招呼。

    “二钱,你来了啊!”

    “嗯,大家也来的挺早的。”

    “二钱,你又来了啊!”

    “是的,我又来啦!”

    张戎在西市蔬菜区也算是个小名人了,每天大早上提着两个菜篮子买菜,那张嘴皮子砍价的时候,能把人砍晕了。

    来西市买菜的,大部分都是女人,像张二钱这样的青壮小伙子,站在摊子前颇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大家想不记住他都难。

    熟归熟,但是买菜的时候,张二钱还是公事公办,不能因为咱们熟,就不讲价钱啊。

    一边逛西市,一边看张二钱砍价,还挺有趣的。

    要是不来买菜,还真不知道张二钱这么能砍,砍的别人都想拿刀。

    该买的菜买的差不多了,正想着离开呢,就瞅见一个摊位上摆着一堆绿油油的东西,张戎那双眼睛立马就亮了。

    居然是菠菜!

    “杜婶,这菠菜怎么卖的?”

    杜婶本来跟另一位妇人聊着的,抬头一瞅见张戎,脸上笑容立马消失,表情很是尴尬。

    “二钱啊.....怎么是你,你怎么又来了?”

    “.....来这里干嘛,当然是买菜啊,喂,杜婶,刚问你呢,菠菜怎么卖的啊?”

    “两文钱一斤!”

    “这么贵?”

    张戎将篮子放地上,捏起一棵菠菜,仔细观察起来。

    “杜婶,咱们都这么熟了,能不能给个实在价?”

    杜婶嘴角抽了抽,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老娘在这西市卖了十八年菜,就没见过你这样能砍价的。

    你说你张二钱,明明一个壮小伙子,为何长了一张婆婆嘴,你不知道这西市菜贩子都怕你吗?

    “二钱,婶子也不容易啊,这价钱绝对是童叟无欺了?”

    “杜婶,你这就不实诚了,你看看这上边的泥,重了不少不说,还这么脏,你再看看这叶子,还有虫眼,你.....”

    杜婶脸都黑了,因为就在张戎叨逼叨逼的时候,旁边那个买菜的妇人已经走了。

    张二钱这张婆婆嘴,简直无敌了。

    旁边菜贩子一脸同情的看着杜婶,哎,杜婶也真是的,你跟张二钱磨叽什么,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他什么德行?

    赶紧把张二钱打发走吧,否则,别做生意了。

    张二钱那张嘴,是来一个砍跑一个,来两个砍跑一双。

    西市鬼见愁,这诨号可不是白起的。

    杜婶生怕张戎再挑别的毛病,赶紧抬起手,苦笑道:“二钱,你这不是为难婶子么,昨夜刚下了场雨,这新鲜菠菜还能不带泥?”

    “嗯,杜婶说的有道理!”

    咦,张二钱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杜婶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张戎又说话了。

    “不过,湿泥太多,称的时候加重,这样吧,咱们各让一步,一文钱一斤,谁都不吃亏。”

    嘎吱。

    杜婶差点没把舌头咬下来,这还叫各让一步,你特么的张嘴就砍一半,这叫让步?这叫谁都不吃亏?

    杜婶现在不想别的,就想赶紧把张二钱打发走。

    “好吧,好吧,二钱,你打算要多少斤?”

    “五十斤!”

    “.......”

    杜婶有些吃惊,知道你们那是开酒馆的,可也要不了这么多吧。

    不过,杜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喊来老伴儿,称好菠菜,还赠送给张戎一个大包袱。

    唐嫣卿有些搞不明白,张二钱脑袋进水了,买这么多菠菜干嘛?

    回去的时候,张戎扛着包袱,右手提着菜篮子,而唐嫣卿帮忙提着另一个菜篮子,来到西市口,就看到一个卖糖葫芦的。

    唐嫣卿一双美目盯着那卖糖葫芦的,似乎很感兴趣。

    张戎也留意到唐嫣卿的神色了,便看了看那卖糖葫芦的,哟,这卖糖葫芦的还学会创新了。

    旁人卖的糖葫芦,都是山楂,顶多上边撒点芝麻,而这边不仅有山楂的,还有苹果、蜜桃,怪不得唐嫣卿会感兴趣呢。

    张戎也认识这个卖糖葫芦的,扛着包袱边往那边走,一边冲那卖糖葫芦的喊。

    “小凳子,来串蜜桃糖葫芦!”

    “咦,鬼见愁?额.....那个,是二钱哥啊!”

    张戎脸色有些难看,知道你们背后给我起诨号,可这当面叫出来,就有些过分了啊。

    西市鬼见愁?我张二钱有那么可怕么?

    “行啦,水蜜桃的糖葫芦多少钱一串?”

    “一文钱!”

    “呀哈,这么便宜?”

    “嘘,二钱哥,你别嚷嚷啊,咱们都是熟人,你要买,当然便宜啊,卖别人的话,少于三文钱,我都不稀罕理他!”

    小凳子心里也很苦,我碰到你鬼见愁,想不便宜也不行啊,你要是砍上半柱香时间的价,得砍跑我四个客户,小弟我小本买卖,耽搁不起啊。

    人家小凳子这么自觉,直接赔本卖,张戎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砍价了。

    西市外,人流涌动,街头走着两个另类的人。

    这是一男一女。

    男的背着一包袱菠菜,右手提着菜篮子,嘴巴还能滔滔不绝的闲扯。

    女的长相优雅甜美,穿着得体,只是左手提着菜篮子,右手拿着一串蜜桃糖葫芦。

    这画风,有些不协调啊。

    “二钱,没想到你在西市这么出名!”

    “.....唐姐姐,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二钱兄有些脸红,西市鬼见愁,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不就是会砍价么,这叫会过日子好不好,穷人啊,能省就省。

    眼看着就要走出街口了,张戎突然停住了脚步,愣愣的盯着旁边一块木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