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29章 布娃娃童谣
    第29章布娃娃童谣

    谭祖同这一走便没回来,医馆外的灯笼变成了血灯笼。

    第二天一早,除了那盏刺眼的血灯笼,还在门缝里发现一张纸,纸上写着一首童谣。

    妹妹抱着布娃娃

    走过胡同看桃花

    娃娃哭啦叫娘啊

    树上鸟儿笑哈哈

    娃娃为什么哭啊

    有心事对我说吧

    妹妹抱着布娃娃

    绕过胡同回了家

    爹爹再次喝醉啦

    捡起斧头砍了好多下

    妹妹的脑袋掉啦

    血染红了墙壁呀

    头滚到了床底下

    娘啊娘啊娘啊

    哭的伤心哇

    爹爹举起斧头砍了好多下

    娘的眼睛有泪花

    爹爹让我帮帮他

    把她们埋在桃树下

    我拿起斧头砍下

    切开爹爹的脑瓜

    扒下皮做成灯笼啊

    妹妹啊

    娘啊

    灯笼透着光呀

    照着你们啊

    还有布娃娃

    ..........

    又是热闹的一天,理刑街人来人往,八方酒楼照常营业。

    虽然金香楼已经重新开门,苟健仁依旧打着廉价水晶豆腐汤的牌子,但作用并不是太大。

    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了在八方酒楼吃饭,有一些富商在吃过八方酒楼的饭菜后,才发现这里的饭菜竟然比金香楼还好吃,绝对算得上物美价廉了。

    金香楼不仅没能招揽来普通商贩,还眼睁睁看着一些属于自己的客户,跑到了八方酒楼。

    苟健仁很生气,暂时又拿八方酒楼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赵东赶紧去调查调查,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堂堂金香楼,斗不过一个小酒馆,这也太丢人了。

    .......

    张戎正在酒馆内忙活着呢,客人多了,月底红利也多,关键是打杂的就他一个,活活累死个人啊。

    “哈哈,这次,俺老关真要破个大案子了,你们请好吧!”

    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不用猜也知道是关捕头又来吃饭了。

    几乎天天听关林喊“破个大案子”,可到现在没见他有什么收获。

    最近关林新收了个徒弟,名叫贾九,听说贾九和关林一样,是东昌府临清州人,两个人还沾亲带故,贾九是关林七舅姥爷的三侄女的二弟妹家的孩子。

    绕来绕去,反正贾九要喊关林一声八舅爷爷。

    关林和贾九师徒二人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贾九放下腰刀,冲着张戎打了个响指。

    “二钱哥,老三样,再加个豆腐汤!”

    “好嘞,你们稍等会儿!”

    师徒二人喝着茶,闲来无事,聊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师傅,你说这案子到底是谁干的,我到现在,想起那盏血灯笼和那首童谣,都浑身发颤!”

    “九啊,你还是没经验啊,多跟为师干几年,经手几件大案子,就不会这么想了。”

    ......

    张戎一阵无语,你关捕头到现在还没办过一件大案子呢,还敢说这话,贾九跟着你混,是不是跟错人了?

    听关林二人提起,旁边的食客也来了兴趣,很多人都经常来酒馆吃饭,所以和关林非常熟悉。

    “关捕,那个‘血灯笼杀人案’有线索了吗?”

    关林脸一虎,瞪了瞪眼,“吃你们的饭,少打听这事,衙门机密,你们不懂?”

    “.....关捕,你就别吓唬我们了,现在这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谁不知道啊。”

    “是啊,最近死的是祖同医馆的谭郎中,他就住在石驸马街上,离这里不远。听说这已经是第四个了,不仅挂着一盏血灯笼,还有一首童谣,内容是什么了.....”

    “我知道,我知道,妹妹抱着布娃娃,走过胡同看桃花,娃娃哭啦叫娘啊,树上鸟儿笑哈哈.......”

    一名书生背诵着那首诡异的童谣,慢慢的,整个酒馆变得异常安静。

    爹爹再次喝醉啦

    捡起斧头砍了好多下

    听到这里,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即使初夏,暖阳高照,依旧感受到一丝森冷。

    大家似乎看到一个男人,举起斧头一下一下的砍着那个小女孩,鲜血不断涌出,喷溅的四处都是。

    一阵清风吹来,似乎夹杂着小女孩的呜咽,让人浑身汗毛倒立。

    柳薰儿脸色难看,用力拍了拍柜台。

    “喂,能不能别背什么童谣了,还让不让吃饭啦!”

    那书生也发现酒馆气氛有点不对了,尴尬的笑了笑,赶紧坐下喝点小酒压压惊。

    关林砸吧砸吧嘴,瞥了瞥那位书生,真不愧是读书人,这样恐怖的童谣都能背的滚瓜乱熟,你他娘滴就不害怕啊?

    没一会儿,张戎将饭菜端了上来,还提着一壶小酒坐在了贾九旁边。

    “关捕,你跟我透露下,这个案子有没有赏银啊?”

    “二钱,你又来兴趣了?嘿,这个案子倒是有赏银,三百二十两,不过,你想想就行了,你以为都跟那个娘娘腔一样,自动找上门。”

    “额,关捕,话不能这么说啊,万一我又走了狗屎运呢!”

    “.....”

    关林马着脸,心里很不平衡,老子当了这么多年捕快都没撞过大运,你一个酒馆伙计动不动就撞大运,这是故意刺激人的吧。

    “二钱哥,你运气很好?听说宁毅是你抓的,你好厉害啊!”

    “过奖过奖,九啊,相信自己,你也会成功的!上天眷顾拼搏人!爱biang家爱养!”

    “啊.....嘛意思?”

    张戎留下酒壶,又跑去忙活了,贾九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还在琢磨着刚才的话。

    “师傅,额,八舅爷爷,什么叫‘爱biang家爱养’?”

    “小小年纪,问那么多干嘛!”

    “......师傅,你又说我,我都长大了好不好!”

    “好吧,好吧,那意思就是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像在家里一样,不要有顾忌!”

    “哦,原来如此,九,懂了!”

    张戎端着盘子,一脸懵逼。

    神特么做喜欢做的事情,神特么跟在家里一样,关捕,你好有才啊?!

    到了晚上,等着客人走干净,唐嫣卿装上门板,便拉着张戎来到桂花树下。

    “二钱,你真打算查血灯笼案?”

    “为什么不查,说句不是吹牛的话,只要我想,天下还没有我破不了的案子。”

    唐嫣卿美目连翻,看看天空繁星,那里幽云暗淡,似乎有一万头牛在奔跑。

    星夜无话,清风徐来,当卯时来临,湿气越来越重,露水开始凝结。

    八方酒楼外,一串灯笼轻轻摇晃,露水滑落,慢慢划出一道道殷红的痕迹!

    那是......血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