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0章 再现血灯笼
    第30章再现血灯笼

    阳光穿过云雾,人间留下丝丝金芒,几滴露珠随风滑动,透着淡淡的纯真,清澈无暇。

    清晨起床,水盆中有着自己的倒影,站在桂花树下洗把脸,用柳枝沾着盐巴漱漱口。

    平淡的生活中,陪着露水起舞,闻着阵阵馨香。

    张戎有些喜欢上这种生活了,如果再能拿下某位美女做老婆,那生活就完美了。

    于是,二钱兄手持柳枝,靠着桂花树,眼珠子乱转,心里开始琢磨上了。

    虽然不知道李熙月的具体身份,但从她平日里的言谈举止,还能在理刑街最为值钱的黄金地段开起八方酒楼,就可以看出,她一定某个权贵人家的大小姐。

    不管什么年代,大多数时候,结婚都讲究个门当户对的,想要追求李熙月,希望太小了。

    就算李熙月愿意,她的家人恐怕也不会乐意。

    柳姐姐倒是不错,身姿丰满,妩媚动人,不过,这位柳姐姐太过狡猾,要是把他张二钱卖了怎么办?

    思来想去,还是唐姐姐最好。

    唐姐姐素雅大方,不失温柔,最重要的是,不仅长得漂亮,还很会关心人。

    没错,就是唐姐姐啦,嘿嘿......

    桂花树下,张二钱咧嘴笑着。

    笑的很贱!

    李熙月推开门,想打点洗脸水,还没放下盆子,就看到桂花树下站着一个人。

    那人一脸贱笑,笑的人头皮发麻,怎么会有这么贱的笑?

    “张二钱,你傻笑个什么劲,捡钱了?”

    “掌柜的,我笑你也要管啊,没听说过嘛,笑一笑,十年少!”

    “看来你真的很闲,行啦,没事就收拾收拾去买菜!”

    “还没吃早饭呢!”

    “等回来再吃,不急,反正,笑一笑,什么都有啦!”

    “.....”

    张戎郁闷的不行,还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我这是公子哥的身子奴隶的命啊。

    找好菜篮子,张戎轻手轻脚地来到唐嫣卿的房门前,既然决定要追唐姐姐了,那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的多制造接触的机会。

    要发挥自己厚脸皮,不怕苦,不怕累的优势,不择手段的将唐姐姐拿下。

    什么?难度很大?

    难度不大,怎么能显出我张二钱的泡妞才华?

    别说有难度,就算没难度,制造难度也要上。

    清早起床,唐嫣卿坐在梳妆台前抚摸着一头乌发,还没扎好马尾呢,就听到传来阵阵敲门声。

    “唐姐姐,醒了没?咱们该去买菜啦!”

    听着张二钱猥琐讨好的声音,唐嫣卿黛眉蹙着,哭笑不得的抿了抿嘴,谁说要跟你一起去买菜了?

    “不去,你自己去吧!”

    “啊,那就可惜了,昨天回来的时候,看到春衣坊挂出了牌子,只要是今天巳时之前去买衣服的,一律半价优惠呢!”

    张戎倒也没纠缠,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叹息。

    一边走着,心中默数一二三,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不知哪位大佬说过,想要征服一个男人,那就征服他的胃,想要征服一个女人,那就多给她买衣服。

    女人,都喜欢漂亮衣服,尤其是打折优惠的衣服,那简直拥有无穷的吸引力。

    唐姐姐再素雅,再成熟,她终究是女人。

    张戎还没走几步呢,身后房门就开了。

    唐嫣卿拉开门,探出颔首,颇有些不信的看着张戎。

    “你说的是真的,我怎么没看到?”

    “你昨天走的那么急,能看到什么,唐姐姐,你到底要不要买啊,想要买的话,赶紧动身,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等等啊,我收拾一下!”

    唐嫣卿急匆匆的关上门,回屋收拾头发穿衣服了,与之前的稳重简直判若两人。

    二钱兄有点郁闷了,我一个玉树临风的男人,还不如春衣坊有魅力?

    春衣坊,可是大云朝有名的成衣铺子,红遍大江南北,深受女子喜爱,春衣坊这三个字,可以跟后世夏奈尔女子服装品牌有的一拼了。

    衣服很好,就一个问题,死贵死贵的,以唐嫣卿的收入,平日里还真舍不得买。

    春衣坊轻易不打折,打折必然遭疯抢。

    所以,唐嫣卿真着急了。

    “二钱,快走,去晚了的话,怕是要排后边了。”

    “.....”

    唐姐姐说着话,提着一个菜篮子就往前走。

    张戎相当的无语,唐姐姐注定要失望了,因为,我在撒谎啊。

    大厅正门,唐嫣卿刚想去卸门板,一阵闷雷般的声音扑面而来,震破耳膜。

    “不好啦......不好啦......杀人啦.....你们快开门啊......”

    声音又大又急,来的太突然,吓得唐嫣卿冷不丁的往后退了两步,幸亏张戎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小蛮腰,否则非被凳子绊倒在地不可。

    听着外边的声音,还有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张戎那张脸顿时就黑了。

    他也不卸门板,丢下菜篮子,冲着门外就吼了起来。

    “老王,你他娘滴是不是有病,跟你说过多少次啦,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大惊小怪,哪杀人啦.......那杀人啦?”

    也不知道隔壁老王是什么毛病,碰到点事就瞎嚷嚷,别看的长得瘦高瘦高的,跟个竹竿样,可是嗓门大得很,犹如惊天闷雷。

    你特么金毛狮王转世,张口就是狮子吼?

    骂完老王,张戎还得卸门板子,门板子刚放下来,一个人影直接冲了进来,由于跑的太急,硬生生撞到张戎,于是,那人抱着张戎扑倒在地。

    王斗趴在上边,搂得很紧,张戎四肢大张躺在地上,这画面......

    张戎气的头发丝都快竖起来了,一想到背背山,赶紧将王斗推到了一边。

    “老王,你撞鬼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哪杀人啦?”

    王斗抹了把满头冷汗,浑身还打着哆嗦,伸手指了指门外。

    “灯笼.....灯笼.....血.....血灯笼,你们.....没听说嘛,血灯笼,鬼送行!”

    “老王,你别胡说八道的,昨天刚换的灯笼,哪来的血灯笼.....我还就不信了,肯定是你......”

    嘎,张戎往外边探头一看,后边的话说不出来了,只见昨天刚换的灯笼通红如血,十分刺眼。

    清晨的微风钻进毛孔,如血的灯笼慢慢摇晃,就像灯笼里有一双眼睛,不断盯着人看。

    滴答....

    一滴红色露珠从灯笼上落下,溅射开来,在地面上形成一个血色图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好地灯笼怎么会变成血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