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1章 人皮染血
    第31章人皮染血

    柳薰儿有赖床的毛病,别人都已经起来干活了,她才懒散的穿衣服。

    一大早的,听到前边闹哄哄的,好像又是老王在瞎叫唤。

    如今八方酒楼几个人,都知道老王这个臭毛病,屁大点事从他嘴里蹦出来,就好像天塌了似的。

    也没梳洗,柳薰儿便迷迷糊糊的来到正门,瞅见张戎站在门外发呆,好奇之下,本能的伸头去看。

    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漂亮的鸟,也不是五彩缤纷的蝴蝶,居然是通红如血的灯笼。

    本就睡得有些迷糊,被这血灯笼一吓,柳薰儿发出凄厉的叫声,整个人往前一蹦,直接挂在了张戎身上,两只眼睛还紧紧的闭着。

    “鬼啊.....有鬼啊.....”

    血灯笼,鬼送行,鲜血临门,冤魂缠身。

    谁也没想到柳薰儿会反应如此激烈,于是,唐嫣卿半张着小嘴,而张戎也是一脸的懵逼。

    有没有搞错啊,你柳薰儿身为东厂鼎鼎有名的赏金猎人,经常与匪徒为伍,杀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告诉我你怕鬼?

    怕鬼,是人类的天性,可你柳薰儿怕成这样子,是不是太出人意料了?

    某一天,一个专门负责行刑砍头的刽子手,突然告诉别人他怕鬼,你会是什么反应。

    柳薰儿刚刚起床,就穿着一件宽松的纱衣,她抱着张戎的脖子,双腿夹着男人的腰,一边闭着眼睛哇哇大叫,身子还上蹿下跳的,很快,纱衣越来越松,有点包裹不住那对丰满了。

    张戎被晃得头往下低,这一低不要紧,顺便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乖乖,好凶的胸,好胸,好凶......

    唐嫣卿走过来,一把将柳薰儿拽了下来,“柳薰儿,你是不是神经病啊,你仔细看看,只是灯笼而已,什么有鬼,你还怕鬼?”

    柳薰儿重新睁开眼,却再也不往门外看了,还畏畏缩缩的站在了唐嫣卿身后。

    一想起之前的反应,柳薰儿也有点脸红,这下自己最大的弱点被人发现了。

    没错,她柳薰儿真的怕鬼。

    至于为什么,她也解释不清楚,这是天生的。

    “就怕鬼了,谁禁止我怕鬼了,我怕鬼,我乐意,你管得着?”

    柳薰儿说着话,还挺了挺胸,那对丰满怦怦乱跳,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不仅嘴巴怒,那对丰满更怒,怕鬼犯法啊?

    唐嫣卿懒得跟柳薰儿磨嘴皮子,她就是有些纳闷,怎么张二钱不说话了?

    扭头往门外一看,只见张二钱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那对鼻孔还嗖嗖的往外淌血......

    唐嫣卿看张戎这副傻愣愣的样子,走过去抬起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二钱?”

    “干嘛?”

    “你鼻子,流血了!”

    张戎摸摸鼻子,还真流血了,这下就有些尴尬了。

    是我童子鸡火气旺,还是柳姐姐太会浪。

    “咳咳,昨天栗子吃多了,上火!”

    说完话,张戎让王斗搬来一张凳子,赶紧把血灯笼摘下来。

    这里可是酒馆,门口挂个血灯笼,哪个客人还愿意来这里吃饭?

    唐嫣卿暗自嘀咕,栗子吃多也会上火流鼻血?

    倒是柳薰儿明白得很,瞅瞅自己宽松的衣服,赶紧回屋换衣服了。

    失策了,没想到竟然让张二钱占了个大便宜,亏大发了。

    李熙月心情很不好,摆摆手,就像赶苍蝇一样。

    “张二钱,你想研究这破灯笼,拿后边研究去,别在前边折腾,还有,这事别对外边说,否则,还做不做生意了?”

    张戎倒也没说啥,领着唐嫣卿去后边研究灯笼了,至于买菜的事情,早忘到爪哇国去了。

    柳薰儿捋着发丝,很不屑的撇了撇嘴。

    “掌柜的,别人问题不大,你把老王管好就行!”

    王斗可是出了名的大嘴巴,经柳薰儿一提醒,李熙月美目冷冷的盯住了王斗,手里的竹棍还在桌面上敲打着。

    “老王,闭紧你这张破嘴,要是衙门知道这事,我不找别人,就找你!”

    老王噘着嘴,满腹的委屈,“要是别人说的呢?”

    “不管,还是找你!”

    “.....”

    老王有些生气,却又不敢发作,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柳薰儿可没心思去研究那个破灯笼,她一看到血灯笼,心里就发慌,反正盯紧张二钱就行,只要查出线索,就甭想撇开她柳薰儿。

    后院,张戎的房间里,血灯笼已经被切成了两半,抓着灯笼,张戎又闻又看的。

    红色的液体根本不是血,有点像红色的药水,灯笼上还能闻到点碘水的味道。

    “又是装神弄鬼的把戏,什么血灯笼,全都是吓唬人的东西。”

    “二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地灯笼,怎么会变成血灯笼?”

    张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解释清楚碘水这个东西,好像有些麻烦啊。

    提碘水吧,以唐姐姐聪明好学的性格,肯定会问碘是什么东西。那你就得说碱和酸,那唐姐姐又要问了,酸是什么,碱是什么。

    真要细细解释下来,唐姐姐还不上演一出蓝猫三千问?

    所以,张戎决定不解释,直接用事实说话,好在厨房有现成碘,调制比例,形成碘水。

    取来一张白纸,抹上碘水,风干之后,从外面看什么变化都没有。

    “二钱,你搞什么鬼,你忙活半天,就让我看这个?”

    “急什么?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请瞪大你的眼睛,千万不要错过.....”

    “张.....二....钱.....”

    唐嫣卿的声音阴恻恻的,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张戎也不敢卖弄了,赶紧用毛刷沾了点普通的清水,往白纸上一抹,很快,纸张慢慢变成了红色。

    这种变色小把戏,对张戎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不过,唐嫣卿就有些惊讶了。

    捏着变红的纸,美目不断瞟着张戎,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张二钱,不简单啊!

    血灯笼的秘密,并不复杂,将特殊的碘水抹在外面,风干之后看不出什么,可若是挂在外边,等着湿气重的时候,水汽覆盖后,灯笼就会慢慢变成红色。

    这个时节,丑时到卯时,湿气很重,会形成露珠,露珠顺着灯笼滑下,就变成了红色的水滴,就像在滴血。

    重新拿起灯笼,张戎想通过灯笼找到更多的线索,擦干里层的灰尘后,用手摸了摸,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将灯笼放在窗户下,经过亮光照射,里层看得一清二楚。

    张戎呆住了,心中一阵寒意袭来,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手里的灯笼落在了桌案上。

    阳光温暖,裹着身子,可是,张戎却觉得浑身冰凉,就好像有人在背后吹气,可是回过头,屋里除了唐嫣卿和自己,并没有第三个人。

    张戎害怕了,他不得不怕。

    因为灯笼的里层,竟然是.....

    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