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2章 买豆腐汤的小男孩
    第32章买豆腐汤的小男孩

    屋中静的可怕,落针可闻,唯有张戎粗重的呼吸声。

    唐嫣卿眉头紧蹙,她不明白为何只是看了看里层,张戎的脸色会变得如此难看,仿佛换了一个人般。

    “怎么了?”

    “唐姐姐,你知道里层是用什么做的么?”

    “什么?”

    张戎神色狰狞,目光锋利,似乎要穿透千万层墙壁,找到那个残忍的凶手。

    “人.....皮!”

    嗡,唐嫣卿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她本能的觉得张戎在开玩笑,可看到张戎神情狰狞可怖,不得不接受这个可怕的结果。

    竟然有人用人皮做灯笼。

    人皮做成的血灯笼,这到底是何等残忍的人?

    唐嫣卿不是仵作,但还分得清猪皮和人皮,在灯笼里层底部,由于烤化程度不严重,还能看到人手的形状。

    将人皮割下来,制作成诡异的灯笼,唐嫣卿这些年缉拿凶犯,见过无数穷凶极恶的匪徒,却从来没见过这种残忍之人。

    “从灯笼上边,能查出什么线索来么?”

    “能,外层所用支架是用秋子木做成的,据我所知,京城中卖秋子木的少之又少,而需要购买秋子木的更是少得可怜。此人要经常制作血灯笼,肯定会经常去购买秋子木。”

    “若是凶犯一下子购买大量秋子木存起来呢?”

    “这种可能性很小,一下子购买大量秋子木,太引人注意了。”

    沉吟片刻,张戎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不过,我们没必要循着秋子木这条线索去查,既然血灯笼已现,凶手会自动找上门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若是他不来,再查秋子木这条线索也不迟。”

    “嗯,那这两天我们多留意一下,我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高人,竟然敢做下这等残忍之事!”

    张戎觉得凶犯一定会来的,在凶犯眼中,八方酒楼这几个人全都是任人鱼肉的货色,三个女人能有什么战斗力?

    至于张二钱,也就是个书生小账房,根本没什么威胁。

    凶犯挑八方酒楼下手,注定是挑错地方了,这里女人多是不假,不过唐嫣卿和柳薰儿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花瓶,张二钱也是个狠人。

    由于保密及时,八方酒楼出现血灯笼的事情并没有传扬出去,衙门也不知道这事。

    若是让对面三司衙门知道八方酒楼有血灯笼,以衙门的风格,还不得派出一群捕快衙役,到时候别说凶犯不敢来,估计客人也不敢来酒馆吃饭了。

    整整一天,张戎、唐嫣卿、柳薰儿都是小心翼翼,全神戒备,结果愣是什么事都没有,这可就有点让人失望了。

    张戎三人神情紧张,反倒是李熙月该干嘛干嘛,好像血灯笼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李熙月还真不是寻常人,这神经有够坚强的。

    忙碌了一天,吃些便饭,等着刘大能走后,张戎便随手装上了门板。

    已是亥时中旬,跟唐嫣卿闲聊几句,便想着回屋歇息,刚掀开门帘,前边就传来轻而急促的敲门声。

    “喂,还有人吗?”

    “谁啊,这都什么时辰了,酒馆打烊了,想吃饭的话,明天再来吧!”

    张戎随便应付了一句,本来以为对方会离开呢,谁曾想外边竟传来稚嫩的哭泣声。

    “呜呜呜,能不能开开门,娘亲病得很重,怕是熬不了多久了,她就想喝点水晶豆腐汤,求求大哥哥帮帮忙吧,我.....我有钱的.....”

    外边的人哭得很伤心,张戎也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更何况三个母性泛滥的女人。

    李熙月抬脚踢了张戎一下,催促道,“你磨叽什么,赶紧去卸门板,你不是跟刘大厨学过怎么做豆腐汤么,就帮忙做一份吧。”

    张二钱很没脾气的翻了个白眼,我也没说不开门啊,搞得好像我多铁石心肠似的。

    卸下门板,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灰衣小男孩,男孩头发很长很乱,个子不高,顶多到张戎的腰间。

    张戎觉得有必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爱心,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喂,小子,你别哭了,不就是水晶豆腐汤么,我这就给你做去。”

    小男孩停止了抽泣,颤巍巍的从腰间掏出二十文钱,“大哥哥,这是豆腐汤的钱。”

    “嗯,进来等着吧”张戎接过钱,示意小男孩进来说话。

    小男孩却没有动,依旧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面,似乎有些腼腆,“我....我还是在外边等着吧.....大哥哥,能快点么,我怕娘亲.....”

    “放心,很快的!”

    张戎也没有勉强,转过头往后院走去,不过嘴角却露出一丝诡诈的笑。

    小男孩?屁的小男孩。

    让你进来,你还非得站外边等,这是方便跑路吧?

    姥姥的,还挺能装的,既然要玩,那我就陪你玩,看看到最后谁把谁玩残。

    错身的时候,张戎还冲唐嫣卿三女使了个眼色,让她们拖住小男孩,千万别让他跑了。

    别人碰到诡异凶残的罪犯,无不吓得浑身打哆嗦,唯恐避之不及。

    张二钱倒好,兴奋的不得了,没错,就是兴奋。

    什么血灯笼,什么鬼送行,什么凶残罪犯,这都是钱啊。

    总之,张二钱穷疯了。

    唐嫣卿也觉得小男孩有点怪异,自始至终隐在暗处低着头,让他进屋又不进屋,简直不合常理嘛。

    而且,现在已经亥时,这么晚了,哪家大人会放心让一个小男孩出来买水晶豆腐汤?

    到处都是破绽啊。

    三个女人还挺配合张戎的,在张戎回后院准备的时候,三女发挥母性的光辉,又是送糖人,又是送饼子,把小男孩唬得鼻涕都冒泡了。

    小男孩垂着脑袋,啃着手里的糖人,哼哼,愚蠢的女人啊,为什么都是这么好骗?

    约有一炷香的时间,张戎提着食盒走了出来,将食盒往门口一放,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豆腐汤弄好了,拿给你娘喝吧!”

    “额,大哥哥,我.....提不动,你能不能帮我送回家去?”

    “小意思,没问题,小弟弟,头前带路,我们酒馆送货上门,服务周到,包你满意!”

    小男孩高兴坏了,又碰到个大傻子,只是他没发现,张戎的手放在背后,不断做着各种手势。

    行走在阴暗的街道上,看着前边带路的小男孩,张戎心中阴恻恻的想着。

    假冒伪劣小男孩,看哥哥今天不玩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