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3章 大哥哥快进来啊
    第33章大哥哥快进来啊

    今夜星光暗淡,街上人迹全无,小男孩领着张戎七拐八拐,走过了许多胡同。

    走过多少胡同,拐过多少弯,大约离八方酒楼多远,张戎一直计算着的,按照脚程算,现在应该在石驸马街西口附近了。

    若不是一上来就留了个心眼,恐怕就被绕迷糊了。

    终于,小男孩领着张戎来到了一处宅院门前。

    小男孩伸手推开门,径直往里走,走了没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张戎提着食盒,根本没进门。

    张戎双手提着食盒,半仰着头,口中念念有词,还不断叹息。

    小男孩有点搞不懂眼前的状况了,今晚上黑乎乎的,也没一轮明月让你欣赏,你仰着头看啥呢?

    “大哥哥,快进来啊!”

    “哦,这就来,你家大门好气派,我要是什么时候能买一处这样的宅院就好了!”

    “......”

    你逗我呢,就我家这大门,你从哪看出气派来了,你这是有多没见过世面?

    张戎站在大门口不断感叹,一副土老帽初进城的姿态,反正,就是不急着进门,这可把小男孩急坏了。

    八方酒楼那边,等着张戎一走,唐嫣卿和柳薰儿取了武器就想出门,临出门前,却被李熙月拦住了。

    “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嫣卿瞳孔一缩,心里有点着急,却又不敢对李熙月来硬的,她和柳薰儿可是知道李熙月是什么身份的。

    “什么意思?哼,本小姐已经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所以呢,也不跟你们啰嗦啦,一会儿抓住那个凶犯后,赏银我要拿一成!”

    “......”

    柳薰儿美目睁得老大,真不知道李熙月是怎么想的,你一个高贵无比的大小姐,还缺这点钱?

    以前总觉得张二钱钻钱眼里去了,没想到李大小姐比张二钱还过分。

    李熙月能查出她们的身份,唐嫣卿和柳薰儿并不觉得奇怪,如果查不出来,那才见鬼呢。

    “好,就依掌柜的,以后只要有张二钱掺和得到的赏银,都分掌柜的一成。”

    “嗯,还算识趣”李熙月很满意的挥了挥手,二人刚走了没两步,又嘱咐道,“你们两个记住了,别在张二钱面前泄露本小姐的身份!”

    “知道了!”

    唐嫣卿觉得,李熙月完全是白费心思,如果张二钱真的想知道,以他的机灵劲,早就查出来了。

    唐嫣卿和柳薰儿都是老油条了,远远地跟在张戎身后,饶是小男孩足够谨慎小心,依旧没发现被人跟踪了。

    宅院大门附近,小男孩垂着脑袋,一头乱发遮住了脸,长发笼罩下,他的嘴角直抽抽。

    这个张二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站在夜色下欣赏大门,都能欣赏半盏茶功夫。

    要不是怕你跑掉,我特么现在就把你拎进来。

    “大哥哥。你能不能先把食盒送进来,俺娘亲还等着呢!”

    “哦,忘记这事了,你看我这脑袋,小兄弟,你赶紧前边领路,再晚,豆腐汤就凉了”张戎一脸焦急的进了门,两只眼睛东张西望的。

    麻辣隔壁的,这装的可真累,为何院中黑乎乎的,不是等着喝豆腐汤嘛,难道你们当爹娘的睡着了?难道你们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出事?

    靠,破绽要不要这么多?

    一看张戎进了门,小男孩也松了口气,只要你进了门,就别想再出去了,进了门再想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小男孩继续领路,走到一棵槐树下,却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乱发遮盖下的脸立马就有点黑了。

    你特么的到底要干嘛,为什么又不走了?

    “小兄弟,你家院子不小哈,你有个好爹啊!”

    “.....”小男孩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你能不能少点叹息,刚叹息完大门,又叹息院子,还有完没完了?

    “大哥哥,你能不能快点,你不是说豆腐汤快凉了吗?”

    小男孩忍着怒气,努力让自己装出一副哀求的样子。

    张戎告罪一声,立马开始往前走了,只是他没走中间的大路,而是走到右侧墙边,左手提着食盒,右手摸着墙,走的是小心翼翼,那叫一个慢!

    小男孩站在槐树底下,嘴角一抽一抽的,看着张戎扶着墙一点点挪腾,犹如蜗牛爬,他脑袋都快大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物种,好好地路不走,跑到边上溜墙走。

    你走这么慢,等走到屋里,黄花菜都凉了。

    “大哥哥,你到底在干嘛?”到了这个时候,小男孩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张二钱不是脑子有坑,就是太聪明有了防备。

    张戎似乎根本听出小男孩语气中的急切,依旧慢悠悠的溜着墙,“小兄弟,有句老话你没听说么?”

    “什么老话?”

    “三更半夜溜墙走,金银财宝全都有!”

    “没听说过!”小男孩的脸更黑了,一只手放在了腰后。

    “没听说过,那另一句老话呢?”

    “什么话?”

    “前边狂奔大狼狗,英雄寂寞溜墙走!”

    “......”

    小男孩终于抬起了头,眼睛里透出道道精光,他算是看明白了,张二钱一点都不傻,他这是耍人玩呢。

    小男孩的右手从腰后拽出一根绳子,而张戎扶着墙,提着食盒,还在咧着嘴笑。

    为什么你还能笑得出来?

    你难道没感觉到情况有点诡异么?你没觉得有危险么?你没联想到早上的血灯笼么?

    小男孩已经怒了,可是张戎依旧开心的笑着。

    这下小男孩的内心就有点崩溃了,你个张二钱哪来的自信?

    是我做人没脾气,还是你太有战斗力?

    为什么你就不知道怕?

    你以为你不走中间的大路,就拿你没办法了,我特么让你笑。

    盛怒之下,小男孩抬起手,绳子耍了个圈,嗖的一下朝着张戎飞去,绳圈准确无误的套住了张戎。

    哎呀,还会玩绳子,张戎有点小吃惊,手里的食盒哐当落在了地上。

    “哈哈,现在知道怕了吧,让你笑,你笑个屁,你是不是猜出我是谁了?没错,我就是血灯笼凶犯,人皮切割者,怕了没?告诉你,一切都晚了,你逃不出去了!”

    小男孩挺直身子,绳子另一端竟然绑在了他的腰间。

    张戎抖抖绳子,面无表情的撇了撇嘴。

    可是,他的脸上没有半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