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4章 卖胡子的老男孩
    第34章卖胡子的老男孩

    夜色笼罩着整个院子,一根绳子慢慢绷紧,一头套着小男孩的腰,另一头拴着一脸笑容的张二钱。

    是天太黑我看错了,还是这个张二钱本身就胆大包天,这都什么场合了,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他到底是不是正常的人类?

    张戎笑了一会儿就不笑了,两只眼睛盯着小男孩一阵猛瞧。

    此时弯月从云层后爬出,散发着昏黄的光,小男孩抬着头,挺着身,一头乱发也甩到了身后,借着月光,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的脸。

    张戎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眼睛里甚至透着点妖冶的光,看得小男孩心里扑腾扑腾乱跳。

    “你在看什么?”

    “哼,你这个卖胡子的老男孩,快告诉我,你的胡子卖了多少钱,钱都藏哪里了?”

    小男孩,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老男孩,他睁大眼珠子,嘴角抽抽,头皮狂跳,后脑壳有点疼。

    神特么卖胡子,谁告诉你刮胡子就一定要卖胡子了?还想要钱,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眼前的情况还不明显,我这是要杀你呢,你居然跟我提什么卖胡子,你能不能正常点。

    老子拽着绳套,一脸阴狠,跟你闹着玩呢?

    “你就不怕死?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弄死扒皮?然后做成血灯笼?”

    “怕?就凭你!卖胡子的老男孩?”

    张戎撇着嘴,右手松开绳子,右手举高高,慢慢落下,最后停在腰间。

    眼神中透着轻蔑,就你这个小矮子,还想跟我斗,逗我玩呢?

    老男孩那张脸紫青紫青的,这辈子最为屈辱的事情就是生而侏儒,这简直就是内心最大的痛,没想到今天,再次因为身材原因,被一个待宰的羔羊歧视了。

    “你.....你竟然敢鄙视我!”老男孩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稚嫩了,变得有些沙哑阴沉。

    张戎挺挺胸膛,仰天叹了口气,有些悲天悯人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在鄙视你!”

    老男孩嘴角一歪,心里暗骂,不是你难道是鬼?

    “是我的脚趾头在歧视你!”

    “.....”

    如果怨念可以杀人,老男孩相信,自己的怨念早已把眼前的张二钱戳烂一千遍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恶的人?

    你就不能一口气说完,你这是诚心耍我呢。

    脚趾头在歧视我,哼哼,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老男孩怒极而笑,双手握紧了绳子。

    “张二钱对吧,今天爷爷告诉你件事,别看我身材小,但我力气比天高。”

    老男孩有着无穷的信心,之所以能杀那么多人,不出意外,靠的就是一身力气。

    以前拴住人还有过脱手的失误,但是现在,绳子绑在腰间,脱手是不可能脱手的了,这辈子都不会再脱手了。

    所以,眼前这个张二钱,死定啦!

    “.......”张戎耸耸肩,拍了拍胸口,“哎呀,好怕啊,看来你之前调查的很仔细啊,还知道爷爷叫张二钱,既然如此,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

    “什么事?”

    “其实我也不是凡人,优点很多,不仅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更是不在话下,最近呢,我发现了另一个优点,我居然天生神力,力能扛鼎,真的是愁人啊!”

    天生神力,力能扛鼎?

    老男孩吐口唾沫,翻了个白眼,我信了你个邪。

    “你居然不信?再告诉你一件事。”

    “赶紧说,一会儿爷爷不急着杀你,要慢慢折磨你。”

    “哼哼,张二钱不是我的本名,我为人低调,但锦衣卫、东厂、三司衙门,一直都有着我的名号!”

    “你到底叫什么?”

    “贱圣大魔王!”

    “噗.....”

    老男孩实在忍不住了,拽着绳子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就你这样的,也敢叫‘剑圣大魔王’,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老男孩拉紧绳子,用力拽了一下,结果,张二钱竟然稳稳的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

    老男孩不信邪,双足踩实地面,身子后倾,使出吃奶的劲用力拽,结果,张戎还是没动弹。

    张戎拽着绳子,一脸的坏笑,老男孩真是太有意思了,比啥不行,非要比力气。

    不就是拔河吗,我张二钱怕谁啊。

    站稳了别松手,谁往前走谁是狗。

    两个人都使出了全身力气,绳子绷得紧紧的,弯月再次隐藏在云层里,拔河运动还在继续。

    老男孩那张脸憋得通红,相反,张戎就轻松多了,只是额头上见了点汗。

    听到老男孩已经开始呼哧呼哧大喘气了,张戎觉得机会来了,突然往后猛拉一下,双手握紧绳子,使出力气,狠狠地甩了出去。

    老男孩有点始料未及,不是说好拔河的么,你怎么突然甩绳子,耍诈啊。

    毫无防备之下,再加上力气又没有张戎大,老男孩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随着绳子甩飞出去,半空中,老男孩一脸悲剧。

    绳子套腰间,脱手是不会再脱手了,可遇到危险情况,自己想逃也逃不了了。

    就这样,老男孩看着墙面离着自己越来越近。

    砰....

    老男孩矮小的身子就像炮弹一样撞在了墙壁上,他的脸贴着墙,四肢大张,就像蛤蟆一样想要抓住砖头。

    张戎的手轻轻一抖绳子,老男孩扑通躺在了地上。

    此时老男孩崩断了两颗大门牙,鼻子、嘴巴簌簌流着血,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满是小星星。

    总之,这会儿老男孩已经失去意识了。

    张戎将绳套从身上解开,拍拍手,一脸轻松的朝着老男孩走去。

    蹲下身拍拍老男孩的脸,除了传来一阵哼哼声,毫无反应。

    用绳子将老男孩绑好,另一端往树杈上一扔,用力一拽,直接将老男孩吊在了槐树上。

    伸手推了一把,老男孩就像秋千一样晃来晃去的。

    “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我玩?”

    直到此时,张戎才有心思仔细观察一下老男孩。

    他的额头有着很深的皱纹,皮肤粗糙,下巴还有些胡茬,从外貌看,老男孩恐怕至少也有三十岁了。

    张戎正想拍醒老男孩,这时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他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我靠,老男孩还有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