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5章 两巴掌又是两巴掌
    第35章两巴掌又是两巴掌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越来越近,张戎赶紧躲到了槐树后边。

    开始的时候,张戎就推测老男孩应该是独自作案,不会有什么帮手。

    像这种残忍变态的诡异凶犯,一般都是独行侠,很难跟别人合拍的,也很难有人能跟这种变态凶犯做搭档。

    那首童谣也说明了很多东西,父母双亡,妹妹也惨死,也就是说凶犯很可能是独居。

    正因为有种种猜测,所以一进院里,看到屋子里全都漆黑一片,张戎便觉得没有旁人了,这才放心大胆的跟老男孩扯皮。

    可是现在竟然响起了脚步声,实在有些可怕了,万一来人是老男孩的帮手,那自己岂不是要遭殃了?

    唐姐姐.....柳姐姐......

    你们为何还不来?

    在紧张的心情中,大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随后有两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隔着有些远,看不清具体相貌,但是看体型,也能分辨出一些来。

    张戎长长的松了口气,从槐树后边走出来,看到二人径直往前走,他赶紧出声阻止。

    “二位姐姐,赶紧停下!”

    “咦,二钱,你没事啊!”唐嫣卿听到张戎的声音,也放了心,还生怕来得晚,再出点什么事。

    柳薰儿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却不敢继续往前走了。

    “张二钱,怎么回事儿?”

    “中间的路估计有陷阱,你们溜墙走,慢慢走过来,放心,凶犯已经被我抓起来了。”

    说罢,张戎伸手推了一把老男孩,用的力气有点大,老男孩就像个麻袋一样,晃来晃去的,嘴中还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二女还是很听话的,学着张戎在旁边溜着墙摸了过来,柳薰儿点燃手里的火把,照着面前的老男孩。

    看清老男孩的脸后,柳薰儿突然觉得好恶心。

    一张粗糙的脸,额头布满皱纹,两只眼睛一个大一个小,鼻子有些塌,最要命的是下巴还有点胡茬。

    之前还一直以为这真是个小男孩呢,还给他送糖人酥油饼的。

    唐嫣卿瞅了瞅迷迷糊糊的老男孩,左右看了看宅院,“就他一个人?没旁人了?”

    “就他一个,唐姐姐,你可别小瞧他,这家伙可是天生有股子蛮力,可惜,倒霉碰上了我,非要跟我比力气,若非如此,想要搞定他,还真得等你们来了才行。”

    这下二女有些吃惊了,老男孩这么矮小的体格,竟然天生蛮力?

    不过有了张二钱这个先例在,也就见怪不怪了。

    此时,老男孩也慢慢恢复了神智,睁着两只眼睛,左看右瞧,鼻孔不断地喷粗气。

    老男孩还没开口,唐嫣卿上前两步,提着他的脑袋甩手就是两巴掌,这巴掌扇的又快又狠。

    老男孩被扇的有点蒙,同样,二钱兄也有点蒙,柳薰儿抿着嘴,一脸古怪的看着唐嫣卿。

    唐嫣卿可是个挺稳重的人,怎么今个二话不说,先给老男孩甩了两巴掌?

    “你....你这女子.....想干嘛?”

    “干嘛?就因为你这么个货色,害的本姑娘错过了春衣坊降价的机会,你说你该不该打?”

    “我.....”

    老男孩睁着一双无辜的大小眼,一脸的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啥?我怎么就得罪你了?我特么冤啊。

    张戎觉得有些牙疼,真没想到唐姐姐的购物欲居然这么强烈,都这个时候了,还记得春衣坊半价的事情呢,呼呼,幸亏血灯笼出现的及时,若是让唐姐姐发现自己撒了谎,唐姐姐会不会发飙啊?

    柳薰儿挪了挪火把,心里还有些纳闷,什么时候春衣坊搞降价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势头有点不对啊,现在可是在审残忍杀人犯,怎么扯到春衣坊降价上来了,得赶紧把话题转到正道上来才行,再纠缠下去,万一让唐姐姐发现撒谎的真相,那就亏大了。

    老男孩还没回过味儿来,张戎咳嗽两声,等着老男孩转过头来,他啥话也没说,照着那张脸又是两巴掌。

    “啪.....啪.....”

    老男孩的脸瞬间就有些肿了,由于掉了两颗大门牙,说话都有些漏风。

    “我....我....荣死你....”

    “弄死我?”迎着老男孩阴鸷的目光,张戎很干脆的又甩了两巴掌,“你拿什么弄死我?你这个卖胡子的老男孩,告诉我,卖胡子的钱藏哪里了?”

    老男孩满嘴是血,张开嘴,吐出了两颗后槽牙。

    他觉得太憋屈了,眼前这位耀武扬威,头戴歪冒的家伙到底是什么物种?

    卖胡子的老男孩?

    我特么没卖胡子好不好?

    “咳咳....呼呼.....你到底想干嘛,你见过有人买胡子么,娘滴,爷爷落你手里了,要撒要剐,随你便,别耍爷爷玩了!”

    “哟呵,还挺有骨气的,你是不是傻啊,重点不是卖没卖胡子,而是钱,老子问的是,钱在哪?”

    “那你老是卖胡子卖胡子的.....我.....”

    “老子愿意这么喊,你管得着?你个卖胡子的老男孩,赶紧说,钱放哪里了?”

    老男孩梗着脖子,把脸扭向了天空,“没钱!”

    “没钱,你当我傻呢,你杀了那么多人,还能没搜到点钱?瞧瞧你住的这宅院,还有你平日要连续不断的买秋子木做血灯笼,你告诉我没钱?”

    这会儿,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明白张戎想干嘛了,这家伙还真不是寻常人,竟然跟残忍的凶犯要钱,这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不过,二女也懒得管,若是能多刮点油水也是好的。

    等把老男孩丢给刑部,刑部肯定会派人接手案子,搜寻宅院,到时候,什么油水也别想捞到了。

    张戎面露狰狞,老男孩浑然不惧,我死都不怕,我还会怕什么?

    “哼哼,没钱。”

    “没钱?”

    张戎是真生气了,我这大晚上不睡觉,跟你对话槐树下,我跟你闹着玩呢?

    “看来不动点真格的,你还真拿本公子当君子了”扭过头,张戎将食盒踢了过来,还冲二女说道,“二位姐姐,麻烦你们转个身,待小弟跟老男孩好好耍耍!”

    完了,张二钱又要搞什么少儿不宜的幺蛾子了,二女什么话也没说,赶紧把头扭过去欣赏满天繁星了。

    看到张戎把食盒提过来,老男孩嘴角上翘,眼中满是鄙夷之色。

    “奏你这样滴,还桑要钱,有本似,你撒了我!”

    张戎弯着腰,抬起头,嘴角一撇一撇的。

    “杀了你?杀人多没有意思,简直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根本显不出本公子的才能啊,今天,咱们不杀人,咱们整形!”

    整形是个什么东西?

    老男孩很好奇,两位美女更好奇!

    当张戎把食盒打开后,老男孩往食盒里看了一眼,瞅见食盒里的东西,整个人就不好了。

    你特么到底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