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6章 整个铁棒大丁丁
    第36章整个铁棒大丁丁

    打开食盒,里边除了一盆水晶豆腐汤,旁边居然还有暗格,左右两侧暗格插着两个硕大的铁质狼牙棒。

    老男孩看得有点眼晕,你特么这是一开始就看出我有问题了,你看出来了,还特么这样耍老子玩。

    张二钱......这个人,为啥这么讨厌呢?

    “咦,豆腐汤没洒呢,二位姐姐,你们喝不喝?”

    刚说完,两位美女扭过头,直接把那盆豆腐汤端了出来,唐嫣卿抓着两个勺子,脸上带着点狐疑之色。

    “二钱,你没放药吧?”

    “.....”

    张戎顿时无言以对,这是侮辱我的为人呢,还是侮辱你们的智商呢?

    瞧张戎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唐嫣卿总算放了心,跟着柳薰儿去旁边喝豆腐汤了。

    大半夜一番折腾,喝点清凉的豆腐汤还是不错的,还别说,张二钱深得刘大厨真传,豆腐汤的味道竟然深得其中三味。

    张戎提着一根狼牙棒,往上递了递,送到了老男孩手中。

    “来,你掂量掂量,这重量合适不?”

    老男孩有点迷糊,单手握住狼牙棒,心里想着,这可不能怪我了,是你把狼牙棒递我手中的,哼哼,看我不抽你一下。

    等老男孩抓住狼牙棒后,张戎就松了手,老男孩心里很美,刚想报仇呢,突然发现狼牙棒好重,自己居然拿不住,不查之下,狼牙棒直接脱手掉落,铁刺刮到了腰间肉,疼的老男孩疵牙咧嘴的。

    好重的狼牙棒,可是张二钱却能轻松拿起来,想想自己刚刚还跟他比力气!

    这可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啊。

    “怎么样,重量不错吧?”

    老男孩不知道张戎想干啥,只能绷着肿胀的脸,吭哧道:“嗯,是挺重的,你打算用这铁棒砸死我?”

    “哎,砸死你干嘛?刚才不是说过了嘛,杀人多没意思,咱们整形!”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要干嘛?”

    “你不是一直嫌自己长的小么?本公子帮你整的大一点,我是不可能让你整个人变大了,不过你的丁丁还是可以变大的,咱们把那个切了吧,换成这把大铁棒做丁丁,岂不是威武霸气?”

    张戎一边说话,一边弯着腰往狼牙棒手柄出拴铁丝,两只眼睛还不断撇着老男孩胯下。

    丁丁?丁丁是个什么鬼?

    老男孩发现张二钱一双眼睛如刀子一般,自己的下体感受到丝丝寒意。

    丁丁,就是我的小兄弟?

    切了丁丁,换大铁棒做丁丁,自己本来长得就小,胯下再拖着一根硕大的铁棒,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你砸死我吧!”

    “不行,说不砸就不砸,杀人多没意思,还是整形吧,给你换个威武霸气的丁丁,你该高兴啊?”

    “那样,你还不如让我死!”

    “不行,整形吧!”

    张戎态度坚决,食盒里倒是工具齐全,不仅有铁丝,还有切肉的尖刀,左手提着狼牙棒,右手举着尖刀,脸上一脸慈善的笑。

    老男孩看到这幅画面,内心是有点崩溃的,打死也不能换个铁棒做丁丁啊。

    “你.....你他娘滴.....就是个疯子.....”

    这下张戎就有些生气了,铁棒杵在地上,尖刀在老男孩眼前晃了晃。

    “我一般不发疯,但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哼哼,谁要是动我钱,我就跟谁疯,快说,把我的钱藏哪里了?你这个卖胡子的老男孩,本公子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

    什么你的钱,那是我的钱,普天之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也太霸道太无耻了。

    “你的钱?”

    “对,就是我的钱”张戎语气斩钉截铁,很是干脆,“你也不想想,你早晚也是送进刑部上断头台的人,你还藏着我的钱干嘛?亦或者,你想拖着一个威武霸气的铁棒丁丁上断头台?不是本公子说你啊,你说你活着的时候被人嘲笑,难道死的时候还让人当笑话看?”

    张戎侃侃而谈,像个开坛讲禅的大师。

    他明明说的都是歪理,可仔细想想,似乎好特么有道理啊。

    老男孩垂下了脑袋,我生而侏儒,被人嘲笑,父亲不喜,最后家人惨死,自己心灵也变得扭曲。

    活着的时候是个笑话,上断头台的时候,不能再让人笑话了啊。

    侏儒也是有尊严的。

    不得不说张戎一阵蛊惑,看似胡说八道,却切中了老男孩的软肋。

    终于,老男孩崩溃了,我都这个样子了,还要钱干嘛?

    体体面面的上断头台,临死前,恶狠狠地维护下侏儒的尊严,不是挺好的?

    接下来,就很简单了,老男孩看开了。

    张戎问什么,老男孩回答什么,很快就把家中放财物的地方说了出来,甚至连家中老井里边藏得三百两银子也供了出来。

    一开始,张戎三人还生怕老男孩耍诈,宅子里藏了什么陷阱啥的,结果小心翼翼的找到钱财,愣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找钱财的过程中,还找到了一间密室,里边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剁骨刀、割皮刀等等应有尽有,四周墙壁上还挂着风干的人皮。

    在密室正中央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染血的布娃娃,布娃娃身后,是一个硕大的铁锅。

    往里边看了一眼,三个人便相继逃出密室,扶着墙壁哇哇狂吐。

    煮熟的人肉人骨,最上边漂浮着头颅,空洞的眼睛,似乎盯着每个进入密室的人。

    .......

    老男孩叫叶无形,他是一个可怜人,一个因为自卑而扭曲的灵魂,他嫉妒着每一个开心的人,他杀人扒皮做血灯笼,他以为这样做,就能给母亲和妹妹送去温暖,也能给自己带来笑容。

    越是幸福的人,越是他的目标。

    可是张戎就纳了闷了,叶无形是从哪看出自己幸福了?

    我特么天天起早贪黑,饱受压迫,这叫幸福?叶无形估计是眼瞎了吧!

    寅时初,张戎三人便将叶无形扔到了刑部,至于门口大路上那个陷坑,就留给刑部的人去埋了。

    阴森诡异的密室,透着血腥气的陷坑,这是叶无形的开始,也是他的结束。

    血灯笼案破了,刑部衙门很守信,第二天一早,关林就将赏银送到了八方酒楼。

    张戎等人自然是很开心的,关林和贾九可就高兴不起来了。

    我们天天查来查去,找不到血灯笼杀人犯,张二钱倒好,什么都没干,就在家里坐着,人犯直接找上门。

    这狗屎运撞得.....

    -------------------------------

    又是新的一天,张戎最近拿了赏银,可谓是神清气爽,干起活来都倍儿有精神。

    巳时中旬,张戎刚来到前厅,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门口往里边看,那动作神情,鬼鬼祟祟,很是猥琐。

    大白天碰上贼了?

    张戎一声吆喝,唐嫣卿和柳薰儿就陪着他冲到了门口,结果看清外边二人相貌后,三人就有点发懵了。

    这两个家伙怎么找到酒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