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38章 死也要去
    第38章死也要去

    “不谈钱,伤心!”

    “......”

    四郎站直身子,抬着手,嘴角左边抽完右边抽,总之,四郎是有些凌乱。

    谈钱伤感情,不谈钱伤心。

    那我到底是谈钱,还是不谈钱?

    张戎施施然地重新坐下,伸伸手,拽了下四郎的衣角。

    “哎,人生苦短,生活艰难,这一辈子啊,伤什么也别伤心。”

    四郎被气乐了,要是手里有把刀,他真想将张二钱的后脑壳撬开,看看他的脑袋到底是咋长的。

    你想要钱就直说,搞这么文绉绉的干嘛,绕来绕去的,还以为你是一位淡泊名利,视钱财如粪土的谦谦君子呢。

    刚才,我郭四郎都要大赞一声“名仕之风”了,结果,你给我来了个如此大的惊喜,不对,应该是惊吓。

    这个张二钱,就一个字。

    贱!

    三个字。

    非常贱!

    四郎觉得自己这两天真的是脑袋被猪撞了,怎么会想着让张二钱陪自己一起去参加雨花诗会呢?

    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直接转身走人,又有些亏,只好勉为其难的重新坐下来。

    四郎发了个毒誓,等着这次诗会结束,不管有没有拿到好的名次,都不会再跟张二钱有交集了,若违此誓,便让我郭威......

    好吧,到底会受到什么惩罚呢?四郎觉得还要好好考虑考虑。

    “四郎,你跟我说说,雨花诗会的赏金是怎么安排的,我也好心里有个数!”

    张戎将湿毛巾放在桌上,一本正经的托着下巴,这让四郎很不舒服。

    我堂堂忧郁派杠把子,你一个冒充富家公子的跑堂伙计,还一口一个四郎的叫着,四郎是你能叫的么?

    四郎没说话,张戎就有点不耐烦了。

    “四郎,你到底是说啊,想什么呢,竟然发呆!”

    四郎顿时没脾气了,我一口一个兄台,你一口一个四郎,我郭四郎吃亏吃大了啊。

    发呆?能不发呆么,碰到你张二钱这样的神人,怎么说话得考虑清楚才行。

    “诗会赏银其实并不多!”

    “不多?”张戎有点小失望了,不过以自己现在的情况,还真没资格嫌弃人家赏银少。

    “是的,诗会会排出前五名,第五名赏银二百两!”

    “.....”

    二钱兄嘎吱一下张开了嘴巴,两只眼睛放着光,随后幽怨的瞥了四郎一眼。

    四郎,你可真坏呢,第五名就二百两赏银,你居然说不多。

    幽怨?幽怨就对啦。

    四郎心里美滋滋的,从开始到现在,自己一直被噎,现在轮到郭某人噎你了。哼哼,没想到拿话噎人的感觉还是挺爽的。

    四郎顿顿口,继续说道:“依次往上,分别是三百两、五百两、八百两、一千二百两!”

    四郎报一个数,张戎的眼睛就亮一分,看得四郎都有些惊呆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见钱眼开?

    不,应该是见钱眼亮!

    张戎心里想着,我要是包揽前五名,岂不是能一口气拿两千两纹银,吼吼,这可是一笔巨款啊,我得抓多少娘娘腔才能凑这么多钱。

    一定要参加雨花诗会,谁要是不让我参加,我就跟谁急,就算掌柜的都不行。

    张戎明显有点激动了,伸手拽了拽四郎的袖子,由于用力有点大,拽的四郎身子有点歪。

    四郎想挣脱,又挣脱不了,只能用无辜而幽怨的眼神看着张戎,聊天就聊天,你拉我袖子干嘛?

    “四郎,诗会有没有规定?如果同一个人包揽了前五名怎么办?”

    “那就赏银一个人拿了啊!”

    张戎松开了手,拍拍胸口,长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要是有什么特殊规定,不允许同一个人拿所有奖项,那就有些不爽利了。”

    四郎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不过,他也是聪明人,很快琢磨出味道来了,我的天,张二钱这是要一口气包前五?

    .......

    四郎有点呆滞了,他竟然不知道该说啥了。

    是其他人去不了雨花池,还是你张二钱才华盖当世!

    你哪来的底气支撑如此大的野心,竟然想一口气拿前五,你特么这是要上天啊。

    “四郎,四郎?”

    张戎一边喊,右手还在四郎眼前晃。

    四郎绷着脸,耷拉着眼皮,“别晃了,本公子好着呢,你还有啥事?”

    “问个关键的问题,参加诗会的时候以谁的名义参加?”

    “当然以郭某的名义啊!”说罢,四郎斜着眼,用一种蔑视的目光瞅着张戎。

    四郎觉得这根本不是问题,请你是当枪手的,你连这个思想觉悟都没有?

    再说了,就你一个跑堂伙计,你想进雨花诗会,你也进不去啊,雨花诗会和四郎诗会可不一样,那可是要专门的请帖的。

    那可是雨花诗会,你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去凑热闹呢?

    “你的名义啊,这个.....那这个赏银......”

    四郎那张俊秀的脸蛋有点扭曲,这叫什么话,简直是在侮辱人啊。

    我堂堂忧郁派杠把子,家财万贯,会跟你抢这点小钱?

    我郭威参加雨花诗会,争的是一口气,你以为是个人就跟你一样,见钱眼亮,没脸没皮。

    四郎吐了口浊气,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是你的,都是你的,郭某不抢......”

    张戎顿时就开心了,整整歪冒,有点兴奋地站起身。

    “那还等什么,四郎,咱们这就走吧!”

    说了半天话,有些口干舌燥的,四郎捧着大碗,想喝点白水呢,就看到张戎站起身急吼吼的要出门。

    抬着头看着张戎,四郎一脸茫然。

    “走?去哪啊?”

    “雨花诗会啊,还能去哪?”

    四郎刚喝了口水,一下子被呛着了,咳嗽了半天,才苦着脸开口。

    “兄台啊......诗会后天才举行啊!”

    闻听此言,二钱兄兴奋地心头犹如浇了一盆冷水。

    “后天才举行啊,那你不早说!”

    四郎有些委屈,还有些想笑,他娘滴,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雨花诗会是怎么回事儿,就你张二钱是个大奇葩。

    不过一想起张二钱对于雨花诗会的无知,四郎就无言以对,还真是,怪我喽!

    ----------------------------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鸟儿在枝头唱歌,暖风吹拂着满头发丝,走在青石路上,心情轻松愉快。

    今天张戎请了个假,没想到李掌柜这次很爽快,当然,前提是要抽成。

    话说,李掌柜也是刚知道张二钱在诗词歌赋方面还颇有造诣。

    身披锦袍,领着两个美女,听着鸟儿歌唱,向着胜利......

    啊不,向着银子前进!

    雨花诗会!

    我张二钱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