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0章 我是瞎子我没错
    第40章我是瞎子我没错

    垂柳遮掩着阳光,微风习习,净水清幽,就在雨花池旁,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里,站着一位紫衣华服的公子。

    那人有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凤眼明眸,灿若星辰。修长的玉劲,洁白似雪,肤如凝脂。

    玉唇微薄,宛如豆蔻,他负手而立,静静地望着雨花池,颀长而婀娜的身姿踩在倒影之上。他未有任何动作,却有一种高贵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沉醉于他的光芒。

    紫衣傲立,三千华发,集日月之精华,宛如大地之诗章!

    唯有四个字,方能表达出他的美丽与优雅,那就是.....

    风华绝代!

    一个男人长成这个样子,会迷倒多少女子?

    可惜,她并不是男人,因为她没有喉结。

    当然,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哪怕他长得再风华绝代,张戎也不会有半点的惊喜。

    张戎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不说后世荧屏轰炸中各种美人,就说八方酒楼里内,就有着三位各不相同的美女呢。

    虽然不愿,但张戎不由自主的涌起一种想法,拿任何女子与这位女公子相比,那都是对她的亵渎。

    她就是那样的静谧唯美,气质出尘,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立于千尺高峰之上,俯视着世间一切芬芳。

    张戎的心砰砰直跳,碰到如此美人,若是不想与她接触一番,那还是个男人么?

    问题是该怎么搭讪呢?

    既能搭讪美人,又能悄悄地沾点便宜,这可是个技术活啊。

    很快,张戎就琢磨出一个主意,将折扇扔进草丛里,在路边找了根细棍,随后,握紧拳头,暗中给自己鼓鼓劲。

    二钱兄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装瞎子。

    张戎心里想啊,美人既然女扮男装,我张二钱要是不趁机沾点便宜,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一身的智慧么?

    眼珠子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小碎步往前挪腾着,细棍不断敲着地面。

    眼瞅着离着女公子也就一丈的距离了,张戎脚尖往地面凸起的地方一磕,整个人立刻往前冲去,一副被地面绊倒的样子。

    身子前倾,细棍也不知道扔哪去了,张戎两只手胡乱挥舞,嘴里一阵乱叫。

    “啊.....啊.....”

    女公子听到身后有异样,本能的转身想看看情况,顿时就看到一个满脸慌张地家伙扑了过来。

    两个人离得如此近,女公子又没防备,张戎顿时美梦成真,直接抱着女公子的柳腰继续往前冲。

    二钱兄可不是什么老实人,一只手一阵乱摸,摸完之后,心里还暗自嘀咕,好软啊,这么一对大白兔束缚起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女公子起初有些慌乱,又被张戎一阵乱摸,摸得她面红耳赤的,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右腿一蹬,直接蹬住了后边的垂柳树。

    止住冲势后,挣脱男人的搂抱,女公子抬手照着那张脸就是两巴掌。

    二钱兄可是在装瞎子,躲又不能躲,再加上女公子出手迅如闪电,想躲也躲不过,只能硬生生的挨了两巴掌。

    女公子手劲不小,张戎觉得自己的后槽牙都有点松了。

    女公子瞪着眼前的狂徒,酥胸起伏,凤目森寒,“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对不起.....对不起,被地面绊了一下!”张戎忙不迭的弯腰作揖,那声音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女公子的小嘴都快被气歪了,“被地面绊了一下?你眼睛是干嘛用的,走路不看道的!”

    张戎站直身子,竟然一脸的悲伤,双目水雾迷蒙,还带着一丝委屈,弄得女公子都有点同情他了。

    “我.....我.....就是个瞎子啊.....”

    说完这话,张戎还真使出吃奶的劲儿挤出了两滴眼泪。

    这下,女公子心中的怒气全都消了,他一个瞎子,被地面绊了一下,也是无心之过,我难道还要跟一个瞎子计较?

    他本来就是瞎子,我刚才还说他走路不看道,这不是刺他的痛处么?

    张戎演的那叫一个真,竟让女公子生出了几分罪恶感。

    女公子举起右手在张戎眼前晃了晃,看到那对眼珠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后,她便认定对方没有撒谎了。

    怒气是消了,可是心中的羞恼依旧无法消除。

    一想起之前这瞎子搂搂抱抱,还在自己胸前摸来摸去的,脸上就烧得慌。

    反正,这家伙是个瞎子,什么也看不见,女公子也就没有刻意掩饰什么,任由微红的俏脸暴露在人前。

    女公子一双凤目打量着张戎,小嘴抿着,娇颜微红,羞恼中带着几分可爱,倒与她之前的高雅有些不同。

    美人一颦一笑尽在眼中,风姿卓卓,伴着几分妖媚。

    啧啧,原来装瞎子有这么多好处,看来以后自己得多装装才行。

    扶着张戎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女公子有些随意的靠在石头另一侧。

    “本公子齐枫,不知兄台尊姓大名,你一个瞎子竟然也敢在北海苑乱逛,不怕掉湖里去?”

    “我叫郭威,郭四郎的郭,郭威的威。我啊,跟朋友一块来的,刚才走散了,乱逛之下来到了这里。”

    女公子翻个身,左手撑着侧脸,也没太注意自己的形象,反正他是个瞎子,自己无论怎么样,他都看不见。

    “你直接说你和郭四郎同名不就行了?”

    “那样说多没意思?”张戎眼角不断撇着旁边的女公子。

    女公子以为对面是个真瞎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种种动作,万种风情,全都被对面的冒牌瞎子看了个饱。

    不知为何,跟这个瞎子在一起,女公子觉得格外的轻松,在他面前,可以忘却自己的身份,想怎样就怎样,伸懒腰,做鬼脸,反正他也看不见。

    张戎很不屑,你做鬼脸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脱衣服啊。

    “本公子很好奇,你一个瞎子,怎么也来参加雨花诗会?”

    或许是因为太放松吧,女公子竟然连声音都懒得装,张戎也乐得装糊涂。

    “谁说瞎子就不能参加雨花诗会了?瞎子也可以有文采的啊!”

    女公子眯着凤眼,颇有些好奇的抬起了头,“你还挺有自信的。”

    “那是自然,老天爷收走了我的光明,却赐予我无限文采,要不,郭某给齐兄吟诗一首?这可是郭某以前为一女子所作,旁人听都没听过的!”

    “哦,那齐某就洗耳恭听了!”

    女公子仰着下巴,嘴角含笑,我倒要听听,你一个瞎子能吟出什么好诗来。

    反正啊,女公子对瞎子不抱设么希望,这个瞎子文采好不好不知道,但是这脸皮绝对够厚。

    二钱兄还在斟酌,文采太好了也不好,一下子想出这么多诗词来,吟诵哪一首好呢?

    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