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1章 美女从来不带刀
    第41章美女从来不带刀

    女公子耐心等着,凤眼灵动,眉宇间透着丝丝优雅与聪慧。

    那一种雍容华贵,与生俱来,淡淡的笑意,自信而从容。

    看着这位高贵脱俗的女子,张戎坐直身子,慢慢吟出一首诗。

    长风卷落黄昏日

    白头不坠凌云志

    待到繁华散尽时

    与你共老雨花池

    ......

    张戎的声音低沉带着些粗犷,或许不是那么的悦耳,却添了几分男儿气概。

    女公子绣眉微蹙,回味着这一首诗。

    待到繁华散尽时,与你共老雨花池......

    没想到这个瞎子竟然能出口成诗,还能作出如此动人的语句。

    女公子倒没有怀疑诗中的女子就是自己,如果即兴而作,怎么能如此迅速写出如此优美的语句呢?

    想来这首诗是瞎子以前为其他女子所作吧,看来瞎子刚才倒没有撒谎,只是,诗中的女子恐怕已经在远方了吧。

    再看张戎的时候,美目中多了几分欣赏与同情。

    瞎子,也是个痴情人啊!

    张戎看到女公子眼中透出一丝柔情,心里美滋滋的,想来女公子不知道诗中所指就是她吧。

    “郭兄,不知诗中那位女子现在在何处?”

    “齐兄又何必问这个呢?”张戎扶着石头慢慢站起身,一双瞎眼迷茫看着天空,一口叹息,带着几分苍凉,“近在咫尺,却心在天涯,又有何意义呢?”

    近在咫尺,心在天涯,她也在京城么?

    看着张戎的背影,女公子苦笑着皱了皱眉头,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心思却相隔千山万水,那种感觉更痛苦吧。

    “为什么不和她在一起呢?”

    “因为,她嫌弃我是个瞎子!”

    张戎的眼睛又蒙上了一层水雾,伸手拍了下石面,摇头叹息,将那种人生的无奈感,演绎的淋漓尽致。

    女公子哪里知道自己碰到了影帝,整颗心被张戎感染,美目中流露出一丝怒气。

    “郭兄还是看开些吧,世间多是这种庸碌女子”女公子伸手拍了拍张戎的肩头,轻声安慰着。

    张戎抬起手,反身拍了拍女公子柔滑的手背,“谢谢齐兄了,放心吧,郭某一定会坚强的。”

    女公子俏脸微红,你说话就说话,拍我手干嘛。

    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么?

    偏偏,自己女扮男装,有苦说不出,自己从出生起,便生活于云端之上,寻常男子,想与自己近距离说说话都不容易,没想到今天,却屡次被这个瞎子占便宜。

    女公子有些蕴怒,可面对一个瞎子,心中一股同情涌上来,更是不好责备他。

    哎,今天算自己倒霉吧。

    离这午时越来越近,到了吃饭的点,女公子重新找了根木棍,拉着张戎朝北海苑西面的琼华园走去。

    琼华园内有一条美食街,来北海苑的人大多数都会选择在这里用餐。

    湖面垂柳依依,不时有鸟儿越过枝头,留下悦耳的声音。

    青石路上,女公子走在前边,牵着棍子一端,而另一端则是满肚子坏水的冒牌瞎子。

    此时,画舫斋阁楼下,四郎一脸焦急地张望着,说好的午时在画舫斋碰面的,可是现在都午时中旬了,竟然还是不见人影。

    不仅张戎没出现,那两个跑来凑热闹的美人也没影子。

    四郎郁闷坏了,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请张二钱当枪手,这他娘滴也太不靠谱了。

    唐嫣卿和柳薰儿在雨花池玩着玩着,就跑去东面花园看风景了,至于张戎,他这会儿早把郭四郎忘一边去了。

    行走在琼花园内,明显地感觉到这里女多男少,阴盛阳衰。

    街道两侧,古楼林立,出入其中的,多是一些妙龄女子,男人反而很少。

    那些文人雅士大部分都去画舫斋那边了,他们可不会像女子这般为了一点小吃来回晃荡。

    逛街、小吃,这是女子的爱好,男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听着耳边莺声燕语,不断有香风掠过,张戎突然翘着嘴笑了起来。

    女公子回过头,很是不解的看着他,你没事突然笑个什么劲儿?

    “郭兄,何故发笑?”

    “突然想起了一句有趣的话,实在没忍住,便笑出声来。”

    “哦,不知是何话,如此有趣。”

    “齐兄当真想听?”

    “当然!”

    女公子黛眉轻舒,灵动的双眸透着些笑意,言语中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势。

    张戎砸吧砸吧嘴,只好将所谓有趣的话说了出来。

    “美女从来不带刀,杀人全靠水蛇腰!”

    “......”

    女公子觉得自己也是见惯风浪的人了,什么话能让自己失去镇定?

    可瞎子这一句话,就把她整懵逼了,手里攥着木棍,俏脸微怒,内心有点凌乱。

    “齐兄.....齐兄?你怎么了?”

    “没.....没事”女公子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戾气,凤目锐利,要不是看你是个瞎子,我现在就拿棍子抽死你。

    张戎觉得自己挺无辜的,是你非要听的,又不是我非要说。

    女公子上下打量着瞎子,心里很是无语,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瞎子?

    双眼看不见,才华有点飘,笑容有点贱。

    突然不想跟瞎子一起吃饭了,万一他那张嘴里再蹦出点狠话来,我该怎么办,还继续忍?

    女公子撒开木棍,冲着张戎草草的拱了拱手,“郭兄,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陪你以你就餐了,我先走一步。”

    女公子说走就走,转身往琼华园大门走去,她走的轻快而潇洒,不带走一片砖瓦。

    张戎一脸懵逼的站在路中央,这是咋说滴,怎么说走就走呢?

    走就走吧,本公子还不用继续装瞎子了呢,一个人吃饭也挺不错的。

    美食街上小吃种类繁多,各地菜式应有尽有。

    很快,张戎就找到了一家小吃店,人未走进去,便能闻到淡淡的菜香。

    就是这家了,今天张某人也好好享受一下。

    只是,一掏腰包,二钱兄直接傻眼了。

    居然没带钱!

    没钱还想进去吃饭,会不会被打成猪头啊?

    可是,张戎真的有些饿了,身无分文,还想吃大餐。

    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