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2章 神算子郭威
    第42章神算子郭威

    繁华的美食街上,人来人往,唯有一个青年男子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他左看右瞧,神情鬼祟。

    没有钱,又想吃大餐,技术难度很高啊,张戎觉得这事很难办。

    要说无本买卖,空手套白狼,也就只能去当三只手了,可是自己也没有妙手空空的技能啊。

    正发愁呢,不远处走来一对男女,二人紧紧地靠在一起,神情气氛的说着些什么。

    “真是的,谁会没事头一把扇子?好了,你也别生气了,一把扇子而已,明天再买一把就是了。”

    “小云,话不能这么说啊,那扇面可是家父的亲笔墨宝,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意义不同啊”年轻公子一脸恼怒,“没事偷一把扇子,这绝对是天下间最笨的贼了。”

    二人像风一样走过,留下一段谈话落入张戎的耳朵里。

    “.....”

    这可真是够丢人的,顺手拿了把扇子,结果被人鄙视了,我是笨贼不假,可说我是天下最笨的贼,也太侮辱人了。

    得了,今天这顿饭就落你们身上了。

    张戎加快脚步,靠近二人的时候,故意用肩头撞了一下那年轻公子,直把他撞了个趔趄。

    年轻公子丢了折扇,本就心情郁闷,现在又被人撞了一下,更是火冒三丈。

    松开女子的手,年轻公子上前两步搭在了张戎肩头,“兄台,你走路不长眼睛的?”

    张戎回过身,拱手施了一礼,略带歉意的说道:“抱歉抱歉,肚子有些饿,走的有些急了,还望兄台莫怪。”

    张戎认错态度良好,这倒让年轻公子下不去手了。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人家又诚心诚意的道歉,要是还紧揪着不放,就有失君子之风了。

    “哎,算了,你走吧”年轻公子皱着眉头,无奈的挥了挥手。

    张戎道声谢,却没有走,而是盯着年轻公子看了一会儿,便皱起了眉头。

    “不知兄台贵姓,观兄台印堂发暗,嘴唇发干,似乎是碰到了不痛快的事情啊。”

    年轻公子有些惊讶了,歪着脑袋奇道:“本公子林继贤,不知兄弟贵姓?听你的意思,兄弟你还会看相?”

    “郭威,与郭四郎同名同姓。看相不敢当,只能说略同皮毛!”张戎一脸谦虚的摆了摆手。

    四郎是不在这里,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指着张戎的鼻子破口大骂。

    这个张二钱太损了,干好事的时候自己来,干坏事的时候全都冒他郭四郎的大名。

    林继贤顿时来了兴趣,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旁边的女子,便拉着张戎进了附近的小吃店,这家店正是张戎之前选中的地方。

    林继贤出身于富贵之家,今日领着未婚妻顾小云来诗会凑热闹,结果却丢了心爱的折扇,现在有希望能找回来,自然有些上心了。

    张戎没钱,但林继贤却不缺钱,非常豪爽的说要请客。

    林继贤哪里知道,张戎就等着这句话呢,林公子要是不请客,张二钱立马抬腿走人。

    “郭兄,你既然懂一些仙术,可否帮兄弟算算,我那把宝贝扇子让谁偷去了!”

    林继贤很喜欢那把扇子,这一点是张戎没有想到的,如果知道这把扇子对林继贤如此重要,也不会顺走了。

    张戎眯着眼,手里捏个诀,嘴里念念有词。

    “#@%¥%##¥……¥¥%¥%¥%”

    林继贤和顾小云听得晕晕的,他们支棱着耳朵,愣是一个词没听懂。

    张戎心里很得意,你们要是能听懂,那可就有鬼了。

    我自己编的话,连我自己都听不懂,牛不牛?

    长舒口气,张戎笑眯眯的睁开了眼。

    “林兄,你这次恐怕搞错了啊,请问,你那把扇子可是很值钱?”

    “.....”林继贤想了想,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绷着脸摇了摇头,“不值钱,跟市面上的扇子没多大差距,顶多卖个二十文钱。”

    二十文钱,也就相当于后世十块钱,请问哪个笨贼会蠢到偷你那十块钱,要说市井之中,还有可能有这种笨贼。

    可是,这里是北海苑,正在举办雨花诗会,能到北海苑偷东西的贼,会看上一把二十文钱的破扇子?

    这简直不合常理嘛。

    “二十文钱?呵呵,林兄觉得谁会为了二十文钱偷你一把扇子?这个贼要笨到什么程度才会这么做?”

    “那.....那我的扇子去哪儿了?”

    “不急,不急,扇子没有手脚,自然不会自己走掉,既然不是被人偷走,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林兄无意间把他丢到什么地方了。”

    “这.....应该不会吧,我记得一直拿在手上的!”

    林继贤也有点不确定了,人的记忆就是如此玄妙。

    明明你没做过的事情,可有时候却觉得自己做过了,明明做过的事情,可是被人以怀疑,自己就泛起了糊涂。

    每一年,每一天,做过的事情有很多,不可能去记住生活中每一个细节。

    这时旁边的顾小云也推了一把林继贤,“听到郭公子的话了吧,我之前就说过了,谁会没事偷你一把破扇子?就你拿着当个宝贝,你说一直拿在手里,我怎么不知道,刚刚在湖边坐着的时候,我都没看到你手里有什么扇子。”

    顾小云这话一出,躺在草丛角落里的扇子就流泪了。

    我好歹也是跟了林公子多年的扇子,你们之前亲亲我我看,做些羞羞的事情,我就一直躺在旁边看着的,你这个女人倒好,我那么大一个扇子,你竟然没看到我。

    扇子很伤心!

    二钱兄很高兴!

    你要是一直把扇子拿在手里,我还能弯腰顺走?

    “哎,顾小姐也别说林兄了,人的记忆力很奇妙,总会无意间给我们一种错觉。”

    “郭兄,你别说这些啊,到底怎样做才能找回林某的扇子?”到了这会儿,就连林继贤也觉得自己记忆力出错了。

    “林兄莫急,你们今天去过雨花池?”

    “咦,郭兄连这个都能算到?没错,我跟小云今天来到北海苑就去了一趟雨花池。”

    张戎一阵无语,这还用算?

    来北海苑看雨花诗会,还有不去雨花池露个脸许个愿的?

    “呵呵,郭兄,请问你跟顾小姐在雨花池旁许愿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事?”

    张戎刚问完,林继贤和顾小云对视一眼,脸上就露出几分尴尬的羞红。

    果然是一对闷骚的野鸳鸯,你们坐在湖边的时候都不老实,跑到雨花池许愿的时候能不干点羞羞的事情?

    林继贤当然知道自己干过啥事,当时跟小云站在大石头后边搂搂抱抱,打打闹闹的,可这种事哪好意思对外人说啊。

    这下林继贤就有些迷糊了,我当时手里有没有攥着扇子?

    跟小云妹妹搂搂抱抱,做些羞羞的事情,应该没法拿扇子吧?

    “嘿,郭兄,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扇子丢在雨花池附近了?”

    张戎当即冲着林继贤竖了一根大拇指,“林兄,好聪明啊,正是此意!”

    林继贤也没怎么吃,先把钱付了后,领着顾小云就跑了出去,约有半柱香的时间,又跑了回来。

    只见林继贤拿着那把折扇,一进店门,就冲着张戎抱了抱拳。

    “郭兄,神算哪!”

    张戎拿着筷子,满嘴流油,一脸的讪笑。

    “一般一般,云朝第三。”

    二钱兄刚装了会儿蒜,身后就响起了轻轻地鼓掌声。

    这是谁啊?乱鼓掌。

    这掌声,怎么总觉得有点别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