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3章 他是卖苹果的
    第43章他是卖苹果的

    张戎还是有点小不爽的,自己装了半天神算,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偏偏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掌声。

    这掌声,有些刺耳啊,这是热情地鼓掌?还是由衷的讽刺?

    或许做贼心虚吧,二钱兄觉得这掌声讽刺的意味更深。

    谁啊,谁这么没眼力劲儿?

    扭过头,就想理论几句,看清身后的人,张戎就有些蒙圈了。

    眼前一名翠纱女子,清冷高傲,美眸中带着嘲弄的笑。

    这不是李熙月么,她怎么会在这里?

    张戎算是有点想明白了,怪不得之前请假,李熙月答应的无比痛快,敢情李掌柜也要来凑热闹啊。

    生怕李熙月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张戎赶紧站起身,微微施了一礼,“原来是李小姐,郭某这厢有礼了。”

    郭某?你可真能装,李熙月懒得戳穿张戎的鬼把戏,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郭公子好雅致,你来北海苑,怎么不跟本小姐说一声呢?”

    “咳咳.....”张戎心里很郁闷,我该怎么接话啊。

    就在这时,楼梯间响起一阵脚步声,一名身着白色华服的玉面公子从二楼走下来。

    白衣公子相貌堂堂,英气不凡,弄得张戎都有些不自在了。

    你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帅干嘛,妥妥的小白脸。

    张戎看白衣公子不顺眼,白衣公子看张戎同样也有些敌意。

    “月儿妹妹,不知这位公子是何人,有些面生!”

    “他啊,一个卖苹果的,今年刚从南边来到京城的,你不认识他一点不奇怪”李熙月也没什么太强烈的反应,依旧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哦,郭公子,这位公子乃是成国公家的小公爷,朱勇康!”

    啪叽,张戎受伤的心落在了地上,摔做粉碎。

    堂堂小公爷,还长得这么帅,这么有英气,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李熙月能不卑不亢的和朱勇康站在一起,那她的身份岂不是......

    靠,都是一帮子王公子弟权二代,惹不起,惹不起!

    “草民郭威,见过小公爷!”

    “草民林继贤、民女顾小云,见过小公爷!”

    朱勇康脸带微笑,伸手虚扶,“今日雨花诗会,我们都是来凑热闹的,不要搞得这么严肃,随意一些便可。”

    张戎觉得自己挺尴尬的,因为,自己是个卖苹果的啊。

    李熙月也真是的,既然要编瞎话,直接说卖珠宝古玩的多好,卖什么苹果啊。

    “郭公子,你不是还有正事要忙么?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李熙月嘴角上翘,带着一丝坏笑。

    张戎哪能不明白,李熙月这是嫌他张某人碍眼呢,不过,你这撵人撵的也太直白了,一点面子都不给留啊。

    得了,谁让人家是掌柜的呢。

    讪讪的笑了笑,张戎抹抹嘴,就往门口走去。

    林继贤张口叫了几声,也没能让张戎停下来,这下林继贤就有些生气了,歪着头递给李熙月一个白眼。

    就算你李小姐身份尊贵,但是这样撵人,是不是有点仗势欺人了?

    李熙月懒得跟林继贤一般计较,这个傻蛋,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呢。

    未时初,张戎晃晃悠悠的来到了画舫斋门前,却没找到四郎,哎,四郎真不讲信用,说好在这等着呢。

    看不到四郎,也没有唐嫣卿和柳薰儿的踪影,索性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欣赏风景。

    画舫斋建立于小山之上,居高临下,可以纵览整个北海苑。

    湖水幽静,鲜花满园,一片荷花连绵成海,翠鸟欢唱,蜻蜓点水,振翅回眸,望眼欲穿,深情便是万万年。

    倚靠在木柱旁,看烈日肆虐,云卷云舒,看那远处纶巾起舞,墨古书香。

    文人的气息,充斥着北海苑每一个角落,微风起,撩动一袭青衫。不知是谁,顶着烈日骄阳,撑着一艘小船,船桨摇动,划过这一池碧绿的清水。

    没有钟鼓,没有琴瑟,唯有男男女女,还有那满园的风景,没有笔墨胜似笔墨,临摹着人间唯美的画卷。

    等待,有些漫长,张戎觉得有些孤单,于是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郭四郎,你在哪儿,你要是再不出来,你就完啦......”

    此时画舫斋楼上坐满食客,一声大吼传来,所有人都是同样的反应,郭四郎也在这里?

    三楼靠近窗口的位置,四郎慢悠悠的吃着饭菜,其实,他早就看到张戎了,可就是不下去,也不出声。

    这个无耻的张二钱,让我郭某人等了那么久,也该轮到你吹吹风,晒晒太阳了。

    四郎心里美美的,我喝着小酒吃着菜,你吹着小风晒太阳,谁都不吃亏啊......

    可是,四郎还是低估了二钱兄的无耻程度,这家伙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像个卖鱼的商贩,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四郎歪着嘴角,心头满是悲哀,这货就不能正常点?

    ......

    四郎最终还是被干败了,草草的结束了自己的午餐,领着仆人找到了张戎。

    一看四郎从画舫斋酒楼走出来,张戎可就有些不开心了,“四郎,你这人真的很坏!”

    “......我又怎么着了?”四郎一出门,就听到这话,心里老大的不爽。

    “你就在画舫斋吃饭,刚我喊那么大声,你听不到?”

    四郎黑着脸,粗声粗气的回了一句,“人太多,声音乱,没听到。”

    哟,四郎也学会报复了。

    张戎心里也有点数,自己午时的时候放了四郎的鸽子,四郎有点火气也实属正常,索性不聊这个话题了。

    “哎,四郎,一直都想问你个问题,你也是我大云朝鼎鼎有名的文人才子了,干嘛还要请我帮忙?”

    四郎翻个白眼,你当我愿意呢?

    “郭某长于行文著书,诗词虽有所涉猎,但并非我之擅长,可这雨花诗会只比诗词不比行文”四郎心道,要是可以比行文,我还用你张二钱?

    听了四郎的解释,张戎有些了然了。

    等到未时中旬,唐嫣卿和柳薰儿才姗姗来迟,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几个人便相伴前往雨花池。

    眼看着就要到雨花池了,四郎还是有些不放心。

    “张二钱,张兄台,你跟郭某说句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准备?”

    “准备什么?”

    “诗词啊!”

    “这还需要准备?”

    四郎愣住了,旁边的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是有点发蒙,你没准备,也敢来参加雨花诗会?

    “额,诸位,你们这样看着张某干嘛?说句不是吹牛的话,诗词都是小意思,以本公子的才华,还不是信手拈来?一百八十不好说,十首八首的,不在话下。”

    四郎脸皮子直抽抽,我郭四郎一世英名,恐怕是要毁在张二钱身上了。

    十首八首,不在话下?

    你以为诗词是什么?你他娘滴搞批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