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4章 这是个神奇的男人
    第44章这是个神奇的男人

    岁月无声,耐心的雕刻着时光的脉络,一点一滴,一草一木,塑造着那一丝心中的完美。

    可是,在这淡淡的生活中,却慢慢忘记了曾经的快乐。

    骄阳穿透枝叶,暮色迟迟没有降临,树叶感受着温热,人群与微风交织着满园的繁华。

    阳光不管多么炙热,依旧敌不过众人骚动的心,此时,雨花池附近,人影攒动,岁月的刀痕漂浮于天空,只能孤独的悬着,不敢斩动这万丈红尘。

    还未走进雨花池,竟然感受到了一丝战意,空气中弥漫着别样的血腥味儿。

    就连张戎,都感觉一股莫大的压力,雨花诗会,必将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岁月如刀,切割往日欢愉和繁华,却不能撼动雨花诗会火热的心。

    四年寻一幕,一幕生一池,池下揽回顾,谁将是新的葬花人?

    张戎有着无穷的信心,他有勇气用自己的才学,再一次埋葬雨花池,可是,旁人呢?

    四郎是没有太大信心的,自从听张二钱吹过牛后,他的信心就跌落到了谷底。

    唐嫣卿和柳薰儿对胜负似乎没什么概念,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她们都不会有什么损失。

    雨花诗会聚众瞩目,号称第一诗会,但是规则却非常简单。

    诗会申时举行,参赛的人只要在酉时前将所作诗词交上去,就算结束了。接下来一个时辰里,十几位评审会评选出认为优秀的诗词,然后贴在雨花池前方的木板上。

    贴在木板上的诗词是重新誊写过的,没有任何署名,这就最大程度避免了作弊的可能。

    至于诗词排名,则由参与雨花诗会的观众决定,每个人手中都会有一枚举办方特别定制的木牌,观众认为那首诗词好,就将木牌放到那首诗词下方的木柜中。

    哪首诗词得到的木牌多,就排在前边。

    为了保证比赛的公正性,参赛者和观众是分开的,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参赛者只能待在雨花池北面的听书阁内。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四郎便领着张戎等人进入了听书阁,走进门,就碰到了之前的大胖子马三儿。

    马三儿,大名马友才,当朝兵部侍郎马子升的三字,由于家中排行老三,才有了马三儿的称呼。

    马三儿家庭条件优良,本身也没什么大志气,也没想过走什么仕途,所以平日里游逛京城,经常惹是生非。

    马胖子抱着膀子,在他身后还站着几名儒雅文士,显然是他请来的帮手。

    “郭四儿,你就这么一个帮手?哈哈,这次本公子赢定了。”

    四郎看看胖子身后的几位帮手,全都是各大书院成名已久的才子,再看看自己身旁的张二钱。

    这.....简直没有可比性啊!

    张戎可一点不觉得对方有多可怕,他反而觉得这个大胖子有点可爱。

    “呵呵,马公子,这诗词歌赋,比的是文采,你以为是街头斗殴呢,人多就一定能赢?”

    马三儿一点都不着恼,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也就能逞逞口舌之力了。

    “但愿你的文采能跟你的嘴巴一样厉害!”说罢,马胖子领着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

    张戎冲着马胖子的背影扬了扬下巴,不就是比诗词么,谁怕谁啊,今天本公子就来个笔战群雄。

    以文会友?

    那是不可能的,以诗对敌倒是真的。

    大厅内分成了十几个区域,书桌,文房四宝,一应齐全,此时,参赛的人早已经准备好,就剩下大赛主持一声令下,落笔成文了。

    大厅正北高台之上,坐着十几个人,这些人就是此次雨花诗会的评审。

    看着这些人,张戎没有半点印象,不过四郎可是认识这些人的。

    文华殿大学士李路阳、华盖殿大学士杨庭、太极书院大祭酒王源......

    这些评审,随便拉出一个来那都是士林泰斗级的人物,怪不得雨花诗会被称为第一诗会,哪位年轻人要是入了上边某位大佬的眼,未来的仕途还不是如有神助?

    听着四郎介绍这些人,张戎也不禁有些咋舌,这么多大佬齐聚雨花池,压力非常大啊。

    杨庭作为士林领军人,起身作了一番演讲,无非是鼓励一下后辈罢了。

    很快,随着沙漏放在桌面上,比试终于开始了。

    这次雨花诗会非常特别,竟然是以“无题”为题。

    以前都有明确的主题,或月、或花、或牡丹、或青莲,唯有这次,无题。

    无题,其实就是没有限制,可以自由落笔,按说,这样应该是好事,可有一些才子竟然出现了愣神的情况,脸上还浮现一丝苦涩。

    其实,这并不奇怪,大云朝无论是科举行文,还是诗词,都讲究一个破题,只要能迅速破题,便能占据先机。

    由于着重破题,于是每有比试,才子们都会尝试着找一些题进行针对性破解行文,这也就养成了固定破题的习惯。

    针对性复习,如果出的题是自己复习到的,那自然是下笔如有神,可要是超出了范围,那可就有些作难了。

    这次雨花诗会抛出“无题”,实在有些出人意料了,许多人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下笔的方向,能不犯难么?

    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你给我一个方向,我就会努力拼搏,一旦不给我方向,我就会变得茫然不知所措。

    大厅里,就有那么一批才子,处于懵逼的状态,不知道该写啥。

    张戎可不会想那么多,既然是无题,那岂不是说我想写啥就写啥,简直没有任何束缚啊,真的是太爽了。

    相比一些才子如同便秘的状态,张戎却是一脸的兴奋和轻松,撸撸袖子,直接开写。

    “唐姐姐,研磨!”

    唐嫣卿倒是没有多余的废话,将剑交给柳薰儿,便站在桌子旁研磨。

    四郎很是吃惊,别人还没想好写什么呢,你这就开写了?你到底有没有仔细思考过?

    甭管四郎有多慌,张戎却是提笔就写,写起来还不带停的。

    写完一首,以为张戎会停下来思考一下,没曾想,二钱兄眉头一挑,铺上一张新纸继续写。

    张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自己天生就会写毛笔字,写的还挺漂亮,或许,这就是这具身子留下来的肌肉记忆吧。

    张戎提笔行文,一首接一首,看得四郎都有些傻眼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文思如泉涌,灵感爆棚?

    张二钱这状态,有些火爆啊。

    周遭一些参赛者也有些懵,这家伙是哪里蹦出来的,简直是个妖怪啊。

    甭管诗词写的好不好,单论这写诗词的速度,就让人汗颜啊。

    四郎捏着一张纸,脸色有些扭曲,“兄台,你还要继续写?”

    “当然,我可是要立志包揽前五,创造奇迹的男人!”

    ......

    四郎不知道该说啥了,我以为你开玩笑呢,原来你这是要玩真的啊。

    诗词一首接一首,你还真是搞批发的。

    高台上,十几名评审也是神色各异。

    厅中那位奋笔疾书的选手有些与众不同啊,问题是,你这么集中量产,能写出什么好玩意儿来?

    总之,这位选手有点邪乎!

    至于他写了什么,倒是挺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