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5章 贱到你无话可说
    第45章贱到你无话可说

    一个时辰过得很快,但对于张戎来说,够用了。

    诗词文章,讲究的是灵感,妙手偶得,所以,一个时辰,其实是有些仓促的。

    没有灵感,乱写一通?

    没人会这么干,哪怕一个字都不写,也不能丢这个人啊,上边的坐着的可都是士林中的老前辈。

    总之,哪怕不写,也不能随随便便弄一首拙作出来。

    都跟那位郭选手一样?啥都不管先拼数量?

    你以为这是街头卖打油诗呢,雨花诗会,拼的是质量,不是数量,弄几首打油诗,除了徒增笑柄,什么用都没有。

    当诗词交上去以后,张戎呼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只见他额头汗水直流,呼吸有些紊乱。

    为了得到赏银,二钱兄算是拼老命了。

    闲暇下来,张戎才知道,竟然还有交白卷的老兄,而且还不少。

    光马胖子那组,就有两位才子交了白卷。

    “搞不懂,明明无题,没有任何限制,还不是一通乱嗨?竟然还有写不出来的,简直是不可思议!”

    乱嗨?

    不光四郎以及二位美女不懂,就连周遭的才子们也为之侧目。

    “这位兄台,乱嗨是何意?”

    “这个....可以理解成写的又好又快又轻松,才华任我行。”

    嗨,这个字,说起来容易,解释起来貌似很困难,总之,懂就懂,不懂也没辙。

    哦,原来乱嗨是这个意思啊,众人点点头,可猛地又回过味儿来了。

    好像,之前能够乱嗨的就张二钱一个人啊。

    又好又快又轻松,才华任我行!

    ......

    这个无耻的人类,又在自卖自夸。

    张戎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为何周遭都是鄙夷的眼神?

    我干啥了?我也没干啥啊,都是实话实说。

    四郎坐在椅子里,眼观鼻,鼻观心,他已经习惯张二钱的作风了,随后就是变得麻木。

    唐嫣卿单手托着下巴,还在回味着之前的情形,她是知道张二钱有些才华的,若是没几分才学,也不可能在四郎诗社门前写出那样的诗句。

    可是,张二钱写诗词的速度,实在有些太迅猛了,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二钱,那些诗词你是不是抄的别人的?”

    张戎本来在闭目养神,听到唐嫣卿这话,立马坐直了身子,一脸愤怒的瞪了瞪眼。

    “唐姐姐,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鄙视我的才华!”

    唐嫣卿撇撇嘴,没把张戎的愤怒当回事儿,就你的人格,还用别人侮辱?

    你一个出门都不带脸皮的人,侮辱你有什么意义,只有傻子才会跟你讨论人格。

    二钱兄很受打击,这淡淡的微笑,轻蔑的眼神,这是赤果果的无视啊。

    伸手拉了拉旁边的柳薰儿,张戎闷声闷气道:“柳姐姐,你也怀疑我么?”

    “放心,姐姐跟姓唐的不一样,没那么多讲究,即使是抄的,我也支持你!”

    “......”

    柳姐姐,你这是安慰我呢,还是作践我呢,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坑人呢?

    大厅里,才子们耐心等待着,日子太无聊,马胖子竟然拉着几位枪手玩起了比大小。

    张戎觉得马胖子是个天才,他绝对是投错胎了,就他这脑瓜子,别投在兵部侍郎家啊,要是投在某个赌场,那还不得成为一代“雄杰”!

    竟然比大小比到听书阁,这可真是......

    张戎站起身朝马胖子那边跑去。

    “哎哎哎,让个位儿,大家一起玩,人多热闹!”

    四郎咧着嘴,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张二钱,等出了这个门,千万别说咱俩认识。

    大厅里,玩的不亦乐乎,后台的评审们,日子反而不那么好过了。

    此时李路阳看着手里的一首词,白胡子一抖一抖的,嘴角裂开,满是无奈的笑。

    杨庭看到李路阳表情有些不对,放下手里的活,蹙眉问道:“宾之兄,你这是怎么了?”

    “介夫,你自己看看吧!”李路阳将手里的词递了过去,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首简单的词,词牌《长相思》。

    可是看了看内容,杨庭也跟李路阳一样,咧着嘴苦笑起来。

    山苍茫,水苍茫。

    船篙轻摇欲启航。

    猛虎战九江。

    风飞扬,云飞扬。

    独卧高山醉夕阳。

    浮生梦一场。

    词也是好词,可读完这首词,总觉得有些别扭。

    其实,这首词语句优美,意境深远,通篇写出了那种山水苍茫,热血澎湃的战场。当硝烟散去,醉卧夕阳,充满了对人生的思考。

    这首词恢弘而壮阔,却又有一种沉静与睿智。

    可关键问题不在这里,而是这首词描写的内容有问题,他描写太祖朱良早年间的崛起之战。

    当年天下大乱,群雄逐鹿,太祖朱良实力并不算多强,他真正走向强大,成为雄杰的一战,便是领三千猛虎营,逆水而上,血战九江,趁着陈元亮回援不及,迅速拿下了九江城。

    如果说金陵城让太祖朱良坐稳根基,那么九江之战就是他霸业的开始。

    一首《长相思》,描写出太祖皇帝朱良的九江之战,写的可是太祖皇帝,你说,该怎么给这首词定名次?

    杨庭仿佛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猥琐的笑着,我就写太祖皇帝的英雄事迹,这个第一你给不给我?给不给?

    给,我们能不给么?

    外边那些观众们能不给么?

    谁敢说太祖之雄姿不如别的东西?这是活腻歪了吧?

    现在上百首诗词还没看二十首呢,第一名先定出来了,这叫个什么事儿?

    等到最后,对方就算不接受第一,还得求着他当第一,否则,没法向太祖皇帝交差啊。莫名的,杨庭想到了一副场景。

    “哎,你当第一吧!”

    “不行不行,我才疏学浅,这个第一还是别人来当吧!”

    “呜呜呜,那怎么行,求求你了,你当第一吧,否则,我们岂不成了不忠不孝之人了?”

    随后,一群人全都跪下了,然后那个男人勉为其难的接受了第一名的称号。

    这场景.....

    杨庭第一次如此憋屈,憋屈的你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首词是绝对的好词,但写这首词的人,绝对是个贱人。

    他很贱!

    贱到你无话可说!

    这首词到底是谁写的?

    几位大佬抖着花白的胡子,一起去看词的署名。

    郭威郭四郎!

    哼哼,你行,你很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