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6章 我厚着脸皮耍流氓
    第46章我厚着脸皮耍流氓

    四郎坐在位子上,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他站起身左右看了看,真是怪了,怎么总感觉有人要针对自己呢?

    四郎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已经上了几位大佬的黑名单,他若知道的话,一定大声疾呼,你们都是瞎子么?

    那些诗词明明是枪手张二钱的大作好不好,要说贱,也是他贱啊。

    李路阳、杨庭等人虽然对郭四郎很有意见,不过还是维持着公正的态度,酉时末,一共十首诗词誊写完毕,张贴在雨花池前方的木板上。

    四年一度的雨花诗会,终于来到了最为火爆的环节,文人才子,无数佳丽,全都聚拢在雨花池附近。

    往年,雨花诗会不乏有名诗名词,一鸣惊人,席卷当朝。

    那么这一次雨花诗会,又会带个人们什么样的奇迹呢?

    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灯火照耀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首《长相思》。

    山苍茫,水苍茫。

    船篙轻摇欲启航。

    猛虎战九江。

    风飞扬,云飞扬。

    独卧高山醉夕阳。

    浮生梦一场。

    读完这首词,心中忍不住叫一声好,可是为何总感觉那么别扭的,就好像有人逼着自己往这个木箱里扔木牌一样。

    这可是一首赞扬太祖朱良的词,作为云朝子民,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我不投木牌,有人就要说,就因为你某某某没投木牌,导致太祖输给了他人,那特么我还怎么在大云朝立足?

    被人逼着扔木牌,就算这首词再好,心情依旧会不爽。

    总之,面对这首词,男的蛋疼,女的菊紧。

    一位胡子拉碴的蓝袍公子拿着手里的木牌,嘴上发着牢骚。

    “这首词到底是何人所作,当真是.....贱!”

    周围的人点点头,表示同意,贱,这个字用的太贴切了。

    木箱四周是有很小的孔洞的,透过这些孔洞,就能看到每个木箱里木牌的多少。

    于是,雨花池前出现了诡异的一幕,才子佳人们一看到那首《长相思》下边的木牌有点少了,就赶紧往里扔,然后再去看别的诗词。

    总之,大家达成了一种共识,很默契的让那首《长相思》维持着第一,偏偏又不给它扔太多木牌,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一名紫衣公子攥着手里的木牌慢慢走过,看着那首《长相思》,笑着摇了摇头,这首词到底是何人所作呢,这个家伙才华不俗,偏偏是个贱人。

    紫衣公子身材颀长,雍容高贵,若是仔细观察,便能看出这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女公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名叫做齐枫的女公子。

    看着一首首诗词,女公子在一个木箱前停了下来,一双美目盯着上边的诗,秀眉微微蹙起。

    《雨花情》

    长风卷落黄昏日

    白头不坠凌云志

    待到繁华散尽时

    与你共老雨花池

    旁人不知这首诗,她却是知道的,瞎子今天吟诵的不就是这首诗么?

    他叫郭威,总以为瞎子在吹牛,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参加了雨花诗会。

    想到那个有点惫懒无赖,痴情一片,才华出众的瞎子,女公子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洁白的玉容爬上一丝羞红。

    无论怎样,也算是相识一场,这木牌就扔给你吧。

    女公子扔下木牌,便往前边走去,虽然手里没了木牌,但不妨碍她欣赏其他诗词。

    扔木牌,并不麻烦,半个时辰以后,此次雨花诗会的前五名就出来了。

    虽然诗词,大家都记在了心里,但到底是何人所作,却不知晓,尤其是那首《长相思》,倒要看看是哪个贱人如此无耻。

    李路阳捧着手里的最终排名,看看前五名的诗词,嘴角一抽一抽的。

    哎,这届雨花诗会,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诡异,最具传奇色彩的一次诗会了。

    第一名,没有任何意外,郭威郭四郎的《长相思》稳如泰山。

    李路阳站在高台之上,台下是驻足而立,殷切等待的男男女女。

    “第一名,《长相思》,郭威!”

    “哗!”

    众人全部往听书阁前的空地看去,目光死死盯着矮小的郭威,大家就那么看着,偏偏没人鼓掌。

    李路阳、杨庭、王源等人也是一脸尴尬,看来大家都很愤怒啊,明明此次最佳名词已经出现,竟然一个鼓掌的都没有,这绝对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郭威想缩回人群里去,可是马三儿故意使坏,死死地站在他身后。

    郭威心里委屈的不得了,这真不是我写的,我有这么贱么?

    张二钱,张二钱人呢?

    正想把张二钱拉过来呢,人群中冷不丁的响起了一阵掌声,掌声是如此的孤独,如此的刺耳。

    之间张二钱扯着嗓子,朝天一吼,“四郎,好样的!”

    “.....”

    四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嘴角满是苦涩,我今天可让你坑死了。

    李路阳是个好人,捏捏嗓子,替郭威解了围,他缓缓言道。

    “第二名,《葬花红颜》,郭威!”

    最是人间留不住

    红颜美色终迟暮

    春风难解相思泪

    云霓落在葬花处

    当第二名的诗读出来,不少人拍着手鼓着掌,第一名出来的时候不鼓掌,偏偏给第二名鼓掌,这也太讽刺了。

    可是,鼓了一会儿掌,大家又愣住了,很多人露出一种便秘的表情。

    郭威?又是郭威?

    那首《长相思》不就是他写的么?这首《葬花红颜》还是他写的?

    给的《葬花红颜》鼓掌,不就是给郭威鼓掌么?

    掌声戛然而止,一阵森冷的目光又朝郭威射去,四郎有些麻木了,小小的身板站在最前方。

    他强任他强,我厚着脸皮耍流氓。

    .......

    四郎想开了,不想开也不行啊,他现在总算明白张二钱为什么不用真名了,敢情是早有准备。

    这可真是,黑锅四郎背,好处我来拿,四郎就是用来吸引火力的。

    李路阳拿着纸,马上就要读第三名了,可语气顿了顿,下边的人可就有些着急了。

    李阁老,你这是干嘛呢,赶紧读啊,第三名到底是哪首?

    感受着众人催促的目光,李路阳终于慢慢读了出来,内容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