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48章 成功的诀窍
    第48章成功的诀窍

    每一次雨花诗会结束,都会有动人的歌舞表演,到了晚上,整个北海苑就会变成欢乐的海洋。

    四郎被一群美女围着,享尽艳福,而真正的大功臣张二钱却成了无人关注的角色。

    马胖子领着几个枪手才子站在高台前,看着花魁歌舞,也跟着蹦蹦跳跳的,马胖子一跳,那一身肥肉也跟着上下乱窜,真怕他一不小心把肚皮甩飞。

    唐嫣卿和柳薰儿认识的人并不多,亦或者说他们跟雨花池附近的才子佳人们玩不到一起去,晃悠了一会儿就来到了张戎身边。

    郭四郎能一举包揽诗会前五名,张戎可以说是居功至伟,这一点,郭四郎很清楚,唐嫣卿和柳薰儿也很清楚,就连那位叫齐枫的女公子也清楚。

    四郎文采斐然,但他的长处是忧郁派文风,诗词并不擅长。

    不过,张二钱能在雨花诗会上一口气拿出好几首诗词,还能占据前五名,当真是有些出人意料了。

    唐嫣卿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张二钱了,这个男人表面上看很简单,可是细细想来,自己根本就不了解他。

    至少,张二钱能拥有如此惊人的才华,自己就不曾发现。

    再想想他以前抓捕宁毅,与孙六婶周旋,假扮三毛,擒获血灯笼凶犯,一桩桩事件都展现出他的狡诈与聪明。

    失忆的酒馆伙计,聪明的头脑,一身惊人的才华,无不说明张二钱的身份不简单。

    或许,张二钱这个人比那部《莲花宝典》还重要,这是唐嫣卿第一次有这种想法。

    之前,张二钱就信心满满,大家都以为他是盲目乐观,当结果出来后,才发现,这家伙哪是盲目乐观,根本就是胸有成竹啊。

    唐嫣卿和柳薰儿都不算什么才女,怎么也想不通其中有什么诀窍。

    靠在张戎旁边,唐嫣卿小声问道:“二钱,你跟我们说说,你怎么就这么有信心能拿到好的名次?”

    “这事啊,说起来也不复杂,二位姐姐,你们看看来参加雨花诗会的大多数是什么人?”

    “年轻男女?”

    “不错,年轻男女喜欢什么?他们也不是所有的诗词歌赋都喜欢的,这个年纪的男女内心最为骚动,喜欢浪漫的幻想,憧憬美好的男女邂逅。”

    顿了顿口,张戎继续说道:“所以啊,他们喜欢的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他们喜欢的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嫦娟’,他们喜欢的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嘛,投其所好喽,除了那首《长相思》,全部描写男女之间的浪漫柔情!”

    张戎说的并不算什么高深理论,但才子们很少有人注意这一点,他们太注重于意境与语句了,而忽略了读者。

    这就像是唱歌,听众是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你上来唱一首《保卫黄河》,你说她们会是什么反应?

    听众是一群五六十岁的老人,你直接来一首《发如雪》,大爷大妈们不说你是鬼哭狼嚎就算给面子了。

    除了《长相思》,张戎的其他诗词都是描述男女情事,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可是其他才子呢?有描述边塞大漠摸的,有热血沙场的,还有男儿志气的。

    最绝的是有一位老兄竟然整了一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你说雨花诗会,高高兴兴的场合,你整一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不是诚心恶心人么?

    诗词,要考虑受众,要考虑场合,可惜,大部分才子都没考虑这一点。

    实话实说,那首《长相思》如果不是耍无赖,描述太祖崛起之战,恐怕也很难挤进前五。

    经过张戎一番解释,唐嫣卿和柳薰儿也慢慢回过味儿来,原来写诗词还有这么多讲究。

    以前,她们还以为写诗词单纯拼才华呢,原来光有才华也是不够的。

    柳薰儿皱皱鼻子,妩媚的大眼睛眯了眯,“二钱,你真的好狡猾哦。”

    “.....柳姐姐,这怎么能叫狡猾?这叫聪明?”二钱兄有点不乐意了,柳姐姐还真是不学无术,夸人都不会夸,狡猾跟聪明能一样么?

    坏人才用狡猾来形容,好不好?

    二钱兄挠挠头,心里暗自嘀咕,我到底算不算好人捏?

    跟两位美女聊得正开心,就看到一个狼狈的人影急匆匆跑了过来,定睛一看,不正是深受喜爱的四郎么?

    此时,四郎可没有之前那么潇洒了,纶巾有些松,头发有点乱,就连脸上也多了两道指甲印。

    “呼呼,太可怕了,郭某.....差点让她们吃了.....”

    “四郎,你这是典型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如此艳福,你居然还嫌弃”张戎觉得四郎就是矫情,没人围着你转的时候你嫌不热闹,人太多的时候你嫌烦,还真是难伺候。

    摸摸小腹,张戎就想着找地方嘘嘘一番,这时候才想起,自己不知道茅房在哪里。

    反正北海苑这么大,随便找个草丛应付下就行了,跟二位美女知会一声,转身就往听书阁北面走。

    没走两步,就发现四郎也跟上来了,“四郎,你跟着我干嘛?”

    “上茅房,不行啊?”四郎仰着头瞪了瞪眼,准许你撒尿,还不准我撒尿了?

    “行,当然行,不过四郎,你别坑我的钱就行,谁要动我钱,我铁定跟谁疯!”

    看着张戎那种不信任的眼神,四郎就觉得受侮辱了,挺了挺胸膛,没好气道,“郭某会贪你这点钱?”

    “那可不一定,人心隔肚皮,咱们又不是太熟悉,还是小心为妙!”

    “......”四郎甩甩手,闷着头往前走去,“跟你说不清。”

    张戎觉得四郎太矫情,什么叫说不清,你直接拍面前两千两纹银,什么都说清楚了,多简单的事儿啊!

    跟在四郎身后,就瞅见四郎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的,一边叹气,还一边摇头晃脑。

    四郎这个情况,搞得张戎都有些郁闷了,你刚刚包揽了诗会前五,声名鹊起,干败了马胖子,该高兴才对啊,怎么跟丢了八万两银子似的?

    “四郎,你这是什么反应?赢了诗会,你还不高兴了?”

    “高兴,怎么能不高兴,只是....哎,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你这叫什么话,你说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不懂?张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说吧,我就不信还有我不懂的事!”

    四郎平时有烦心事,也只能闷在心里,现在能找个人发发牢骚,也是不错的。

    “哎,最近有一年多时间了,未曾动笔,实在不知该写什么!”

    别看四郎说的文绉绉的,但是张戎还是听懂了,弄半天,你不就是没灵感了么?

    不知道还以为碰上什么登天难事了呢。

    “这点小事,看把你难为的!”

    “小事?张二钱,张兄台,你要能解决这个问题,郭某就真的服你!”四郎气坏了,你张二钱有才华归有才华,但是胡乱吹牛,也是让人不爽的。

    我郭四郎愁了多半年时间了,都没个好主意,你竟然说小事一桩,诚心气人的吧?

    张戎迈步跨过灌木丛,站在草地上解起了裤腰带。

    “四郎,你别急,等上完茅房,本公子给你好好上一课!”

    二钱兄一边嘘嘘,一边开动脑筋,四郎,这可是你自找的,这可怪不得我心黑了。

    最近酒馆生意越来越火,张戎深感有些力不从心,端茶送菜不说,还得管账,累的跟狗一样,正想找个人帮忙管账呢。

    四郎就是个不错的人选啊,哼哼,我张二钱要是不把你忽悠瘸了,我就不姓张。

    张戎嘘嘘,四郎也跟着嘘嘘,二人仰望明月,顺风狂飙。

    哗啦啦的水声不断流淌。

    嘎吱,咔嚓,好像有人踩断了树枝,张戎还没系好裤腰带,身后就传来一阵冷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