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0章 盲僧无影脚
    第50章盲僧无影脚

    孙六姨更有些受不了,“哎哎哎,你说什么呢,我问的是你跟我三弟是怎么回事儿?”

    “别急别急,这就说到了,你也知道四郎诗社有些复杂,三爷想找个熟悉内部环境的人,正好找到了我。小的也想整整郭四儿呢,便答应给三爷帮忙,事成之后,三爷会给小的五两银子的辛苦费。本来吧,眼看着就要得手了,哪曾想,郭四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一个叫柳薰儿的狐媚子勾搭上了,三爷贸然出击,竟然不是那娘们的对手。柳薰儿本想着贪点钱的,可是郭四儿却说什么放虎归山,遗祸无穷,睚眦必报的,柳薰儿那小娘们就把三爷弄到东厂去了!”

    “啥?”听张戎一通胡诌,孙六姨还真信了七八分,他是认识柳薰儿这个女人的。

    柳薰儿可是东厂顶级的赏金猎人,这个女人是出了名的贪财,一般小角色,她都懒得动手,因为赏银太少。

    很多时候,碰到那些小角色,要么宰了搜刮一番就地掩埋,要么跟对方达成协议,贪污一些然后放掉。

    三弟的赏银太少了,以柳薰儿的作风,还真不会把他扔到东厂去,哼哼,事情果然出在郭四郎身上。

    转过头,孙六姨冷冷的看着四郎,右手握紧了钢刀,“郭四郎,没想到你还挺能装的,差点让你骗了,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大卸八块!”

    四郎吞吞口水,他现在都想把张戎咬死了,有你这么坑人的么,这不是故意把郭某人往死里坑么?

    张二钱,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什么仇什么怨?

    四郎害怕极了,俩腿哆嗦个不停,可也不能等死啊,本能的扭过脸就跑。

    “娘啊.....救命啊.....杀人啦.....”

    “还想跑?”孙六姨嘴角冷笑,根本不怕四郎能跑掉。

    实在是四郎不争气,两条腿不听指挥,跑了没两步就摔倒在地,只能四肢着地,撅着屁股往冬青丛里钻。

    孙六姨迈着八字步稳稳的走过去,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四郎身上,根本没发现之前的弱鸡张二钱竟然动了。

    张戎猫着腰,瞅准时机,直接冲了过去,看着孙六姨的大屁股,抬脚就是一个飞踹,口中一声大吼!

    “一库!”

    只听砰地一声,四郎本能的抬起头,看到一个黑影从头顶飞了过去。

    那是孙六姨,他会飞,真的会飞!

    四郎看呆了,傻愣愣的看着身材魁梧的孙六姨,像蛤蟆一样飞在半空。

    此时孙六姨四肢张开,犹如跳跃的蛤蟆,最诡异的是,手里那把钢刀还晃来晃去的,嘴里哇哇大叫。

    张戎为了等这个机会可是憋了半天,瞅见机会,根本没有留力,几乎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孙六姨真的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就感觉到屁股一阵剧痛,然后整个人就离开了地面,人在半空,回头望月,看到张戎掐着腰站在那里看风景。

    居然被阴了,孙六姨心里一阵翻腾,我这是碰到了什么怪物?

    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既然你一身神力,为什么还要装成一副弱鸡的样子?

    想我孙六姨也算是经验老道了,没想到今晚上竟然栽在了一个无名之辈手中。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加倍珍惜,不会给这个贱人任何说话的机会,一刀宰了他。

    可惜,后悔是没有用的,孙六姨眼睁睁看着砖墙离自己越来越近,自己刚想做点动作,整张脸就狠狠地撞在了墙面上。

    脑袋嗡嗡作响,四肢贴着墙壁,慢慢滑了下来,随后,整个人躺在地上。

    鼻子、嘴巴满是血,整张脸到处都是剐蹭的伤痕。

    啧啧,这画面怎么有点熟悉呢?好像叶无形也是这样撞的墙,只是,孙六姨比叶无形惨多了。

    孙六姨撞得昏迷不醒,鲜血横流,那张脸看上去甚是恐怖。

    看到孙六姨躺地上半天不动弹,四郎总算恢复了一点力气,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来,只是两条腿还是有些哆嗦。

    张戎蹲在孙六姨旁边,确定已经没什么危险后,回过头,轻蔑的瞥了瞥郭四郎。

    “四郎,你堂堂京城名士,竟然如此怕死!”

    四郎有些不乐意了,喘着粗气,指着张戎怒道:“张二钱,你不怕死,那你刚才连裤腰带都不系,瞧你那损色。”

    张戎顿时无语了,损色?四郎还会说辽东话?

    “四郎,你别生气啊,我不这样做,哪能找到好机会?一上来就开打,我也未必能打得过他啊,人家有刀的。”

    四郎歪着嘴,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不过,他还没忘记刚才张二钱当叛徒的事情。

    “算你说得对,可你刚刚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郭某让你洗亵裤了,郭某什么时候坑孙老三了,我都不认识他,你.....这不是让我快点死么?”

    这事吧,张戎确实有些理亏,不得不放缓语气,“四郎,我这么做,也是想让你吸引火力啊,趁他不备,然后发起致命一击。”

    “吸引火力?那为什么不能是你来吸引火力?”四郎挺挺胸膛,一脸怒气,你看我这小身板,像是能吸引火力的么,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剁成好几块。

    二钱兄摸摸脑袋,有些疑惑不解了,“就算本公子吸引火力,那四郎你又干嘛?你能一下子干倒这家伙?”

    “你吸引火力,郭某也好趁机逃走,去外边找帮手啊!”

    四郎一点都不害臊,说得大义凛然的。

    张戎顿时就有些不舒坦了,都说我张二钱无耻,你郭四郎貌似更无耻啊。

    我吸引火力,你趁机逃走,这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你无耻起来,比我张二钱还过分,真的是岂有此理。

    站起身,就想跟郭四郎理论一番,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沙沙声,显然是有人过来了。

    这下两个男人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丫的,孙六姨还有帮手?

    这地方就是个草木丛,没事儿谁往这里来?

    张戎心里那叫一个郁闷,我搞定一个孙六姨就不容易了,要是再来个孙六娘,我特么还活不活了?

    孙六娘是谁?那可是成名已久的顶尖杀手,我张二钱就算一身蛮力,也整不过他啊。

    正琢磨着该怎么办呢,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怎么四郎没声音了?

    回头一看,张戎差点没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