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1章 动感带点骚
    第51章动感带点骚

    只见郭四郎趴在孙六姨旁边,在孙六姨脸上蹭了点血往自己脸上一抹,随后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旁边,闭上双眼,屏住呼吸,一副我是死人的样子。

    郭四郎,你牛比啊,我这想着如何战斗,你却躺那里装死,咱俩到底谁才是贱人?

    四郎趁着张戎看过来的机会,睁开眼连使眼色,我这好不容易使出郭氏三十七计最厉害的一计----装死!

    你张二钱要是再坑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二钱兄张着嘴,都想骂娘了,这就是那个风靡全国,迷倒万千美少女的郭四郎?

    名士之风多君子?我信了你个邪啊!

    嘎吱,来人已经很近了,这个时候再去捡孙六姨的刀已经来不及了,张戎赶紧扭过头,冲着来人挥了挥手。

    “嗨,你好啊,吃饭了么?今晚月色不错啊。”

    “张二钱,你搞什么鬼,吃什么饭?”唐嫣卿一脸古怪的看着张戎,这一见面,直接问好,还问吃没吃饭,这到底是什么鬼?

    唐嫣卿和柳薰儿在听书阁附近等了快一刻钟,还不见张戎回来,怕出什么事,便沿着张戎的方向找了过来。

    张戎一脸尴尬的看着两位美人,回头喊了一声,“郭威,你赶紧爬起来,别装死了。”

    四郎觉得好丢脸,好不容易用了一次郭氏三十七计,结果还用了个空,还让两位美女看了笑话。

    二位美女往四郎那边看了看,也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怎么多了个人呢?

    走到孙六姨旁边,仔细看了看,柳薰儿喃喃道,“怎么有点眼熟?这家伙是谁?”

    “孙六姨,就是孙六婶他二哥,今晚上想砍死四郎的,正好让我撞上了”张戎没好气的瞪了四郎一眼,每次跟四郎碰面,准没好事。

    上一次去茅房,被孙六婶逮个正着。

    这次撒尿,又被孙六姨逮住。

    每次都倒霉,还都是嘘嘘的时候被逮,四郎要不是扫把星,谁是扫把星?

    现在,都有点犹豫,要不要把四郎忽悠到八方酒楼去了,就这种瘟神属性,估计不出三年,就能把八方酒楼变成“杀手乐园”!

    四郎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你瞪我干嘛,我也很冤啊,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砍。

    “我郭四郎平日里与人为善,这是招谁惹谁了?”

    “闭嘴,就因为你忧郁的文风,让一位花季少女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

    “......”

    四郎懵逼了,这就是我被人砍的原因?

    张戎小胜一把,很满意的耸了耸肩头,这个郭四郎无耻也就罢了,竟然还抢自己的贱,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可是立志要成为贱圣大魔王的男人,你抢我的贱是怎么回事儿?

    唐嫣卿和柳薰儿可没心思理会两个贱人,手上一阵折腾,总算把孙六姨弄醒了。

    同样是蛤蟆撞墙,孙六姨可比叶无形惨多了,整个臀股都被踹断了,疼的要命不说,想站都站不起来。

    最惨的是牙齿松动,一张嘴就往外冒血。

    勉强的翻个身,孙六姨心有不甘的看着张戎,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张戎却比他还急。

    “孙六姨,谢谢你啊!”

    说完话,张戎还鞠了一躬。

    这下,孙六姨被整蒙圈了,你特么张嘴就谢谢我,这是个什么道理,我都恨不得砍死你,你竟然要谢我。

    “不要疑惑,因为你的到来,本公子又可以领一笔赏银了!”

    “......”

    就因为这个?孙六姨差点没被气晕过去,我特么在你眼里就是二百多两的赏银?

    “咳咳咳....孙某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戎摸摸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整了整一身锦袍,右手放在胸前,摆了个正气逼人的姿势。

    “杀人不用刀!”

    “.....”

    “......”

    孙六姨眼神涣散,张着嘴完全傻掉了,我特么问你叫什么,你回答的是什么鬼?

    唐嫣卿和柳薰儿同样犯晕,四郎更是一脸痴傻。

    “咳咳咳....我问你.....名字.....”

    “动感带点骚!”

    “噗.....”

    孙六姨再次吐出一口老血,不是因为内伤,而是纯粹被气的,我特么问你叫什么,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孙六姨再也不想多问一句,眼前这个一脸贱笑的家伙就不是个正常人,这到底是哪座火山没堵住,把这位怪胎给喷出来了?

    张戎有些不高兴了,你不问,我还非得说,否则,如何打响我伟大的名号?

    “哎哎哎,孙二爷,你就是太着急,这只是我的口号!”

    “我的口号就是......”

    “杀人不用刀,动感带点骚!”

    “若说名号,我就是江湖鼎鼎有名的贱圣大魔王,张二钱!”

    “噗.....”

    孙六姨喷出一口老血,人往地上一躺,再次没了动静,这次,他是彻底被气晕了。

    唐嫣卿已经有些麻木了,这个张二钱,简直就是个贱人鼻祖,他要是哪天不犯点贱,浑身都不舒坦。

    看着躺在地上不动弹的孙六姨,唐嫣卿突然有点可怜他了,你说你哪天砍郭四郎不行,非得今天砍,这不是往张二钱怀里撞么?

    至于如何处置孙六姨,继续送东厂呗。

    张戎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人家孙氏三兄弟情深义重,咱们不能把人家拆开啊,外边不能团聚,就去东厂大牢里团聚嘛。

    等柳薰儿把孙六姨拖走,张戎也不想在北海苑待着了,找半天找不到李熙月,便只好随着唐嫣卿回酒馆。

    刚离开南门,四郎一瘸一拐的追了上来。

    “哎,张二钱,张兄台,你不能话只说一半啊,你快跟郭某说说行文写书的事情!”

    二钱兄表示很无语,刚被人追着砍,逃脱升天还没半个时辰,四郎兄又想起找灵感的事情了,四郎兄也是个牛人啊。

    张戎心里也在琢磨着,要不要把四郎忽悠到酒馆当苦力呢?

    四郎虽然自带扫把星属性,但应该不至于天天被人砍吧?

    琢磨来琢磨去,张戎还是决定把四郎忽悠到酒馆去,多一个人分担,自己也能少干点活啊。

    问题是,到底该怎么忽悠呢,这需要好好斟酌斟酌才行。

    忽悠人,可是一门高深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