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2章 好兄弟情谊深
    第52章好兄弟情谊深

    凉风习习,夜色迷人,满天星辰点缀空中,璀璨生辉。

    青石路上,三个人并排走着,中间一人眉头紧锁,旁边一名女子青春靓丽,另一边的矮个公子仰着脸,有点猥琐。

    四郎自带瘟神属性,所以,要把四郎忽悠到八方酒楼去,也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张戎凝着眉头不断思考,迟迟不说话,可把四郎给急坏了,我跟你走了半天路了,你倒是说话啊,你之前不会是蒙我的吧?

    “四郎,你可听说过一句话?艺术源于生活!”

    张戎开口一句话,直接把四郎和唐嫣卿镇住了。

    艺术源于生活,有点听不明白,但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似乎很深奥,很有学问。

    听不太明白,可又觉得对,嘿嘿,要的就是这种反应。

    张戎一直琢磨着该怎么开展忽悠大业,最终还是决定说点高大上的话题。

    忽悠人,千万别说太死板太浅显的话,要说一些高大上,玄而又玄的话,最好是你能正着解释,也能反着解释,总之,要咋说咋有理。

    真以为忽悠人是多简单的事情呢,要不是我张二钱博通古今,还真不一定能忽悠得了四郎这样的贱人。

    别看四郎整天一副翩翩君子的样子,事实上这家伙就是个烧包,精明着呢。

    四郎琢磨了半天,还是有些搞不太懂,只好抬起头,还算诚恳的问道:“艺术源于生活?这话何解?”

    “这样吧,咱们举个例子,假如你是一个画匠,让你画一根萝卜,你如果没见过萝卜长什么样,你能画的出来么?”

    四郎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就连唐嫣卿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二钱,你说的不都是废话么?没见过萝卜,怎么能画出萝卜?”

    “唐姐姐,话不能这么说啊,我只是在阐述一个浅显的道理而已,怎么能叫废话呢?我如果说的太虚幻,你们也听不懂啊!”

    唐嫣卿没觉得有什么,四郎可就有点不乐意了,“张兄台,你怎么说话呢?我郭四郎也算是博览群书了,还有我听不懂的?”

    哟,四郎有个性,这是不服气啊。

    张戎嘴角一翘,不怀好意的瞥了瞥四郎的头顶,我今天要不把你忽悠瘸了,我就不叫张二钱。

    “那好,张某就换个说法。”

    “世间万事万物,都是有迹可循,不是凭空出现的,佛曰,有因才有果,有开始才会有结束。你心中有大千世界,而大千世界则源于眼前的小千世界,唯有肉眼可观,方有心之眼....”

    “......”

    四郎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半张着嘴巴,不断吸着气,他很不高兴,因为没听懂啊!

    总之,四郎再次懵逼了,以自己多年的学问,竟然听不懂张二钱要说啥,这他娘滴......

    唐嫣卿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听不懂就听不懂嘛,反正自己对这所谓的“艺术”也没什么兴趣。

    不过,唐嫣卿还是很佩服张戎的,这家伙能从胡萝卜立刻转到大千世界,也是够厉害的。

    张戎心中偷笑,瞧四郎那一副尴尬的表情,咋样,听不懂了吧,你这样的人,就适合听最简单的理论。

    “算了,这么说,你听起来有些困难,咱们还是简单点的好!”

    这次四郎没再反驳,他是真的服气了,以前听高僧讲禅,也没这么晦涩难懂啊。

    是张二钱讲话太高深,还是我郭四郎太笨?

    “咱们之前说了画胡萝卜的问题,其实道理是相通的,你写不出东西,不是因为你文采不行,而是因为你不知道该写什么了,总有一种感觉,好像能写的自己都已经写过了。四郎,我说的对不对?”

    张戎低着头问了一句,四郎很没脾气的点了点头。

    四郎确实是这种感觉,提起笔来,无从下笔,好多东西都已经写过了,总不能再写一遍吧。

    “这种现象,我称之为‘灵感枯竭’,至于该怎么办吗?我们继续说画萝卜的问题!”

    四郎歪着嘴角,表情有些苦涩,说写作的问题不是挺好的,你怎么又扯画萝卜?

    张戎才懒得管四郎愿不愿意听呢,我现在可是你的人生导师,我说啥你就听啥。

    “画师画了很多萝卜,还画了牛羊马,可是有一天不知道该画什么了,于是这个画师背上行囊,开始游历我朝大江南北,他看到了许多以前没有看到的动物和植物,他又找到了画画的动力。”

    “等等....张兄,这个跟郭某有什么关系?”

    “你笨啊,就不会举一反三?人家画师知道外出寻找新鲜事物,补足灵感,你就不会也想办法找灵感啊?你天天窝在四郎诗社,成天看到的都是那些掉书袋的文人,你还能看到啥?”

    张戎瞪着眼开口三连喷,直接把四郎喷蒙了。

    瞧张戎一副愤怒的表情,四郎只好挠挠头,虚心道:“我该怎么找灵感?”

    “真的是服你了,当然是离开诗社,多看看形形色色的人啊,多经历一些事情啊。别的不说,就说我们那个八方酒楼吧,下到贩夫走卒,上到衙门吏员,每天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你知道花匠是用什么养花的么?你知道捕快是怎么抓人的么?你知道豆腐是怎样做成的么?你知道.....”

    “停,郭某不知道,可是,你知道么?”四郎脸有点黑,因为这些问题他都答不上来,只是心中有气,我不知道,你张二钱就知道啦?

    张戎打个响指,脸上满是鄙夷,“我当然知道了,张某平日里接触这么多人,听人聊天,或者主动打听一下,久而久之,就了解了很多事情。这就是艺术源于生活,你整天窝在诗社,能写出衙门捕快的经历?能写出花匠养花?”

    “好像,有点懂了!”

    “那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办了?”

    “郭某要离开诗社,然后去八方酒楼体验生活!”

    一听四郎这话,张戎心里就笑了,不过脸上却是一副吃惊为难的表情。

    “哎,四郎,你想什么美事呢,我们八方酒楼虽然说门面小,那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再说了,酒楼伙计是有数的,干一份工领一份工钱,你来了酒楼,我岂不是要少赚钱?依我看,你还是去别处吧,金香楼、醉仙楼.....”

    “可我就跟你熟啊,到你们八方酒楼,也能自在一些。至于工钱.....”

    四郎顿了顿,从腰包里掏出一个银锭,“这是五两银子,你先拿着,这样,能补足你的工钱了吧。只要你能帮忙说服李掌柜,郭某事后再给你十两银子。”

    张戎看都没看,直接推了一把,“四郎,你这是干嘛,我是那种见钱眼开,不讲义气的人么?”

    四郎顿时有些急了,你特么不是见钱眼开,你是见钱眼亮。

    讲义气?你张二钱说这话不害臊么?

    四郎只好又从腰包里掏出一锭银子,“一共十五两,张兄,你可一定要收下,否则郭某心里过意不去啊。”

    四郎也是不得不给,就张二钱这种人,你要是不给他点甜头,他能安心替你办事?

    张戎砸吧砸吧嘴,一脸的为难,“这样不太好吧?”

    “......张兄,郭某出来的急,就带了这么点钱,咱们都是兄弟,感情深厚,你总不能嫌少吧?”四郎只能违心的说着话。

    张戎叹口气,大手一挥,直接把四郎手里的钱全摸走了,那利索劲,看得四郎眼睛都直了。

    哎,四郎真是的,非要给钱,不收还不行。

    兄弟情深,见面送银!

    四郎好人啊。

    张戎将银子揣腰包里,心里暗自嘀咕,怎么觉得自己不是在讲学,而是在卖拐呢?

    卖拐?

    有点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