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4章 两方开战有人倒霉
    第54章两方开战有人倒霉

    一代忧郁派杠把子,去了八方酒楼当账房。

    这个夏天是热闹的,这两天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热议的都是四郎的事情。

    最近这些天,八方酒楼的生意火爆到了一个新程度,用关捕头的话说,来晚了就没位子了,我关捕吃个饭,还得提前订桌。

    四郎这个活招牌,效果非常明显,前来八方酒楼吃饭的女子翻了几倍,有的女子为了一览四郎的风采,竟然从东城坐着马车赶一个时辰的路,就为了吃一顿饭。

    四郎专门找了个高点的凳子,一本正经的坐在柜台后边,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正人君子郭四郎,文雅名士在酒楼。

    张戎心里很不服气,张某人长得也算过得去,要说文采,那也是力压群雄,为啥就没人喜欢我呢?

    女人真好骗,柜台后边那个笑若春风的才子,其实是个大大的贱人。

    张戎心里不爽,四郎心里更不爽,到了酒楼第二天,他就知道自己被坑了。

    张二钱累死累活,就拿那份死工钱,这家伙愣是靠一张嘴皮子,从自己手里坑走了十几两银子。

    四郎并不在意那点钱,十几两银子,连九牛一毛里的一毛都算不上,可是,四郎生气的是自己被骗了。

    为什么自己老是被张二钱坑?我也不傻啊,我的智商去了哪儿?

    八方酒楼多了两名新人,张戎的担子轻了不少,尤其是刘小能的加入,这小子腿脚利索,吃苦耐劳,二钱兄再也不担心自己会跑断腿了。

    八方酒楼的生意越来越火爆,侧对面的金香楼可就有点惨淡了。

    很多金香楼的老客户,也开始去八方酒楼吃饭,就连三司衙门的人也很少在金香楼订餐了,大部分生意都落在了八方酒楼手上。

    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生意被抢走,那感觉,别提有多窝火了。

    八方酒楼客流量越来越多,金香楼却是越来越少,长此以往下去,金香楼的生意非黄了不可。

    苟健仁就是想不明白,堂堂金香楼,为什么就整不过那个破酒馆?

    赵东提着一个食盒上了楼,来到桌子旁,便将食盒里的东西端了出来,一份水晶豆腐汤,一份葱爆海参。

    “东家,这是刚从八方酒楼那边弄来的。”

    苟健仁点点头,拿起勺子尝了一口水晶豆腐汤,入口清凉爽利,浑身舒坦,香而不腻。只是尝了一口,苟健仁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单就一份水晶豆腐汤,高下立判,比起这份水晶豆腐汤,金香楼弄得豆腐汤简直就是猪食啊。

    苟健仁一句话没说,拿起筷子尝了尝葱爆海参,那张胖脸顿时就有些扭曲了。

    这是他苟某人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的葱爆海参,可偏偏是八方酒楼做出来的。

    八方酒楼价钱实惠,饭菜又好,你是食客,你会怎么选择?

    一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敢情是饭菜有差距,准确的说,问题出在厨子身上。

    “赵东,你查过没有,八方酒楼的主厨是谁?”

    “查过了,叫刘大能,听说祖上还是御厨。”

    “什么?祖上是御厨?”苟健仁觉得这事应该是真的,就凭这一手厨艺,绝对称得上御厨啊,“这个刘大能是不是脑袋有坑?京城这么多名贵酒楼,他非要去八方酒楼那个小酒馆。”

    “这就不清楚了。”

    “哼,赵东,你接触下刘大能,无论多大代价,把他挖过来。没有了刘大能,我看八方酒楼还怎么跟我们争!”

    苟健仁常年经商,开着好几家酒楼,他太清楚一个大厨对酒楼的重要性了,主厨好坏,直接影响酒楼的档次。

    这一招釜底抽薪,以前也用过好几次了,几乎是无往而不利。

    从商十多年来,苟健仁信奉一个道理。

    没有什么是一千两银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千两,三千两.....

    只要银子砸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白七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着的,一听要不惜一切代价挖墙脚,他心思就有点活络了,“东家,这是不是有些麻烦了?咱们直接对李熙月下手不是更好,要是东家能把李熙月那女人收进门,岂不是.....”

    “啪....啪....啪.....”

    白七还没说完话,苟健仁站起身,抬起胖手反身就是一个三连拍,打得白七嘴角流血,脸蛋子都肿了。

    白七懵逼了,我这是一片好心啊,怎么还挨打了?于是,白七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神,可怜兮兮的。

    “你这个蠢货,到底有没有脑子?李熙月一个女子,能在刑部衙门对面买下那么好的地方开酒楼,你觉得她会是个普通女人?来硬的,你以为就你能想得到,要是能来硬的,苟某人还需要你来提醒?”

    说完这些话,苟健仁抬腿又给了白七一脚,这个蠢货,骂过多少次了,就是没长进。

    苟健仁经商这些年,邪门歪道没少走,但没出什么事,就因为他知进退,从来不跟那些得罪不起的人硬来。

    想对付八方酒楼和李熙月,只能从正规的商业途径想招,那些坑蒙拐骗强取豪夺的招数绝对不行。

    赵东也是苦笑着摇摇头,他一点都不可怜白七,这个蠢货是真的缺根弦,要是能来硬的,东家不早用了,咱们这位东家可不是什么善茬。

    临近亥时,等着八方酒楼打烊后,刘大能父子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到半路,赵东就跟了上来。

    “刘大厨,之前跟你说过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只要你肯来金香楼,每个月工钱至少一百两。”

    刘大能被整的有些烦了,最近这些天,赵东天天半路上等着他,嘴上不断聒噪,一心要把他刘某人挖到金香楼去。

    他刘大能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再说了,在八方酒楼干活又不是纯为了钱,他刘大能想要钱,就不会去八方酒楼了。

    跳槽去金香楼,刘大能是干不出这种事的,所以一直找理由拒绝,没想到赵东还真是屡败屡战,丝毫不气馁。

    “赵掌柜,刘某说过了,不会离开八方酒楼的。”

    “刘大厨,哎....你别忙着走啊,咱们再聊聊,苟东家说过了,只要你肯来,直接给你两千两红包。你难道不考虑一下?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令子考虑啊。”

    刘小能一直没搭理赵东的,一听扯到自己身上了,他扭过头瞪了赵东一眼,“不用替我考虑,小爷会养猪,能致富!”

    赵东直接懵逼了,养猪?致富?

    我之前说的红包跟你养不养猪有个屁关系?再说了,谁告诉你养猪就一定能发家致富了?

    很快刘大能父子走的没人影了,赵东傻愣愣的站在大枣树下,旁边白七弯着腰打着灯笼。

    这可真是碰到铁板了,平生第一次碰到面对几千两银子还不动心的主,真是奇了怪了。

    刘大能实在不堪骚扰,次日来到八方酒楼就把赵东挖墙脚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下可把李熙月气得够呛。

    午后客人走完,八方酒楼临时开会,李熙月寒着一张俏脸,杏眼喷火。

    张戎开心的笑了,忍了这么久,终于要开战了啊。

    李熙月背景深厚,这次不知道要怎么整苟健仁呢,最好把朱勇康找来,以小公爷的能耐,还不直接平推过去?

    啧啧,这么一想,苟胖子一点胜算都没有啊。

    “这个狗贱人,本小姐要是不给他几分颜色,他还得寸进尺了,敢跑到我八方酒楼挖墙脚,本小姐先把他金香楼的主厨整走!”

    李熙月顿了顿口,手里的竹棍指了指张戎,“张二钱,这事交给你了,两天之内,想办法让金香楼的主厨滚蛋,否则,后边一年的工钱你别想要了。”

    二钱兄直接蒙掉了,他瞪着两只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这特么不对啊,我还想着双方开战,躲在一边看看热闹,顺便欣赏下李大小姐的风采呢。

    怎么到最后,让我张二钱打头阵?

    这不科学啊,也不符合常理啊。

    张戎都快哭了,我要怎么让金香楼的主厨滚蛋,你当是说话这么容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