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5章 道士下山
    第55章道士下山

    八方酒楼内,其他几位满脸窃笑,唯有刘小能这位便宜师弟还表示了下同情。

    张戎觉得自己也算是有功之臣了,抓了凶犯,赏银大家一起分,雨花诗会得到的赏银也是人人有份,可是,为啥还要这样对我?

    李掌柜,那是相当的没良心啊。

    我张二钱,吃饭睡觉坑四郎。

    你们呢,有事没事找二钱。

    我张某人也不是万能宝宝啊,你李小姐明明背景深厚,有的是方法整狗贱人,干嘛要我张二钱冲锋陷阵啊。

    “掌柜的,这不公平,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能是他?”张戎说着话,一脸悲情的指了指旁边的四郎,郭四儿不是魅力无限么,让他去啊。

    李熙月微微一笑,丝毫不担心,因为她知道怎么治张二钱。

    “哦,你说的也对,四郎也是可以的,不过.....要是让四郎去,你以后一年的工钱就没有了,你可要想好了哦!”

    “.....”

    张戎悲剧的发现,李熙月这是攥紧自己的命根子了啊,你说你打打骂骂都可以,非要动我的钱,我还能怎么办?

    “掌柜的,别说了,我去还不行,不就是拆墙角,小事一桩,这世上就没有能难倒我的事情!”

    吹牛归吹牛,可事情还得按部就班的办,人家金香楼主厨小日子过得挺好的,让人家离开金香楼,哪是那么容易的?

    要不,假装劫匪,把主厨绑到山上去关一辈子?

    主意是不错,可这事触犯了律法啊,万一漏了陷,我张某人就得去牢里蹲一辈子,不划算啊。

    思来想去,张戎觉得还得继续靠自己的忽悠**,我能把四郎忽悠到八方酒楼来,也能把主厨忽悠的离开金香楼。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散了会,张戎就拉着唐嫣卿和柳薰儿去了后院,他对金香楼的主厨缺乏了解,但唐嫣卿和柳薰儿却可以迅速搞到情报。

    唐嫣卿和柳薰儿作为锦衣卫和东厂顶级的金牌赏金猎人,要说没有情报来源,骗鬼的吧?

    二位美女姐姐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傍晚时分就将金香楼主厨的资料送到了张戎手中。

    整个下午,四郎坐在柜台后边嗑瓜子,还带着一脸的贱笑。

    两天内让一个主厨离开金香楼,开玩笑呢?

    四郎这个贱人是耐不住寂寞的主,跟刘小能嘀咕了一会儿,当时就开了赌,赌注一两银子。

    作为张二钱的便宜师弟,刘小能还是很讲义气的,把自己买猪食的钱掏出来一半,就为了压张戎赢。

    张戎在后院跟两位美女密谋策划,四郎不慌不忙,反正张二钱是不可能赢的。

    算算账写写书,开个赌赚点小钱,生活美滋滋啊,钱是小事,重要的是心里爽快,张二钱越倒霉,四郎越开心。

    后院桂花树下,张戎看着手里的资料。

    金香楼主厨,大名满东棉,小名满铁蛋,今年三十有二,独身,有一相好的叫林喜翠住在南城,不知什么原因至今还未成婚。

    据了解,满东棉还是很心急的,老大不小的了,别人这个年纪,孩子都跑去相亲了。

    满东棉急着结婚,可林喜翠就是不答应,也不拒绝,就这么吊着。

    啧啧,看来能不能让满铁蛋离开金香楼,关键就在这林喜翠身上了。

    想了一会儿,张戎就想出个主意来,既然是忽悠,那就得有个可靠的身份,大云朝要说哪个忽悠人的职业最吃香,当然是牛鼻子道士啊。

    假扮个道士没问题,可还缺个小道童,身边要没个跟班小道童,不具备说服力啊。

    这年头,哪个牛比点的算命道士后边没个小道童?

    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后,一对眼睛就在二位美女身上扫来扫去的。

    柳薰儿最喜欢热闹了,之前张戎忽悠郭四郎,她没亲眼看到,就觉得有些可惜,这次假扮道士忽悠满铁蛋,怎么也得亲自看看热闹才行。

    挺挺身子,妩媚的大眼睛眨了眨,“二钱,姐姐跟你去。”

    张戎嘴角瞥了瞥,却是对唐嫣卿笑了笑,“还是唐姐姐合适,唐姐姐,麻烦你陪小弟走一趟吧。”

    “行!”唐嫣卿倒没有拒绝。

    柳薰儿顿时有些不乐意了,怎么又是唐嫣卿?

    “张二钱,你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本姑娘是不是?”

    “咳咳,柳姐姐,小弟可没这个意思啊,你这也太胸了,假扮小道童,难度有些大啊!”

    “太凶?我脾气有那么差?”柳薰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发现张戎一双贼眼一直盯着自己的胸脯后,她什么都明白了。

    我是胸大,可是胸大有错啊,胸大犯法啊?

    张戎心里也是暗自嘀咕,就算你胸小也不行,我可是要追求唐姐姐的,所以,只要有机会跟唐姐姐独处,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跟唐嫣卿商量了一下细节之后,张戎就将刘小能拉到角落里,神神秘秘的嘀咕一番,最后将一个小布袋递给了刘小能。

    戌时末,客人走得差不多了,四郎就打算乘着马车回家,还没从柜台走出来,刘小能就将一个小布袋扔在了四郎面前。

    四郎一脸的疑惑,“小能,你这是何意?”

    “四郎,俺要加赌注,一百两,你接不接?”

    “一百两?接,为什么不接?”四郎很豪爽的接受了加注,一百两跟一两有区别?

    我郭四郎啥都缺,就是不缺钱,家财万贯,就是任性。

    次日一早,一个道士领着一个小道童出现在理刑街上。

    倒是留着一对八字胡,脸上长着点麻子,小道童却是明眸皓齿,肌肤粉嫩,卖相极佳。

    这自然就是张戎和唐嫣卿了,为了给张戎化妆,唐嫣卿可是忙活了大半个时辰。

    唐嫣卿自己倒是省事,一对酥胸束缚起来,长发盘起,插根簪子,一点都不麻烦。

    走过理刑街,很快就来到了宣武门大街,路过春衣坊的时候,唐嫣卿拿着布幡子,一双美目忍不住往里张望,表情充满了遗憾。

    “可惜了,也不知道春衣坊下次降价要等到什么时候!”

    “......”

    张戎顿时无语了,唐姐姐,你到现在还没忘记这茬呢。

    满铁蛋住在西市附近,去金香楼的时候必然要走宣武门大街,今天出了门,像往常一样沿着街道往北走。

    昨天又找过小翠了,可是小翠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由于装着烦心事,满铁蛋表情有些苦涩,还不时的叹口气。

    很快,他就撞上了一个表情有点古怪的道士。

    张戎默念一声口诀,哎,新一轮的忽悠大业又开始了,为什么有种作孽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