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6章 今生我和你有缘
    第56章今生我和你有缘

    满东棉是个信仰神明的人,他深信,这个世上是有神灵存在的,如果没有神,为什么会打雷呢?

    信仰神明的人,往往都信道或者信佛,而满东棉就是个骨灰级道教份子。

    张戎心道,幸亏你信道,你要是信佛,本公子还得刮光头,那可就亏大了。

    眼前这位有些年轻的道长,两眼眯着,八字胡蹦蹦跳跳的,有些调皮,手里拿着一把浮尘,甩来甩去。

    这位道长,为何有点不正经的气质自然流露呢?

    “敢问道长,你为何拦着饿滴路,饿还得去金香楼”满东棉开口一嘴流利的关中腔,可把张戎整蒙圈了。

    满东棉倒是很有礼数,明明被人拦住了路,也不着恼,还拱手施了一礼。

    浮尘一甩,右手捏个诀,“贫道吕逗宾,法号洞玄子,乃茅山弟子,奉师尊之命,游历红尘,今日见到施主,贫道觉得,咱们是有缘人。”

    “我和你有缘”

    “我和你有分”

    “有缘有分才是真的有缘人”

    张戎眯着眼,微微低着头,说起话来滔滔不绝。

    满东棉听得有些愣神,这个道长话有点多啊,你直接说有缘不就行了,整这么多话干嘛,搞得别人都想跟着你唱起来了。

    话虽然多,可是,好像挺有道理的,就是这感觉有点怪怪的。

    满东棉学着张戎的姿势,捏了个诡异的鸡爪诀,“原来是洞玄子仙师,不知仙师有何指教?”

    “贫道刚刚看了下,施主眉心孕火,眼角泛红,应该是孤阳失调,孔有阳火焚身之险啊!”

    忽悠人,说话要玄之又玄,还要有一种高大上的气势,这不,此话一出,就把满东棉整的有些云里雾里的,明明听不懂,还老是觉得面前这位吕逗宾道长法力高深。

    满东棉没什么文化,大字不识一箩筐,要是有文化,还能起个小名叫铁蛋儿?

    实在琢磨不透里边的玄机,满东棉只好虚心请教,这会儿也把去金香楼的事情忘一边了。

    “仙师,可不可以指点饿一下,饿有点点愚笨!”

    张戎暗道一声好,不怕你问,就怕你不问。

    站在街道中央,人来人往,说话很不方便,张戎头前带路,领着女道童和满东棉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里。

    墙角有一块方石,张戎走过去,两腿一伸,屁股一蹲,松松垮垮的坐了下来。

    满东棉看得嘴角直抽抽,你可是道长哎,修道修佛,不是讲究个坐有坐姿,站有站姿么?你这个时候不是该眯着眼,抱着浮尘打坐么?

    吕逗宾道长这个坐姿,果然是不正经。

    可是,世间总有那么一些奇人,特立独行,有着稀奇古怪的习惯。

    张道长靠着墙壁,倒是眯起了眼,思索一番,缓缓言道,“施主,你孤阳失调,阳火焚身,恐怕还没有成婚吧?”

    “这个.....这个饿着实没娶媳妇嘞,野儿个还跟小翠儿谈过这事,可还是没应下来。仙师,你都能算到这些,那教教饿,这可咋办额?”

    说起这事,满东棉就有些不好意思,一脸的愁色。

    唐嫣卿有点犯迷糊,野儿个是什么东西?你能不能不要饿饿饿的,这还巳时不到,刚吃了早饭,你饿什么饿?

    张戎心里有些乐,满东棉倒是挺主动地,你既然主动问怎么办,我要是不好好发挥下,岂不是浪费机会?

    张戎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有仙风道骨的气质,但是佯装下高深莫测的神秘感还是可以的。

    右手微微抬起,轻轻闭上眼睛,嘴里喃喃自语,“@#¥%%¥%……¥……¥%¥”

    “......”

    满东棉一脸的佩服和震惊,仙师果然是高人,这话真够深奥的,一个字都没听懂。

    一直这么念叨着,满东棉也不敢打扰,叽里咕噜将近半盏茶功夫,张戎才慢慢睁开了眼。

    只见他将浮尘扔在石头上,左手朝唐嫣卿伸了伸,“好徒儿,将为师的字符拿出来。”

    “好的!”

    唐嫣卿翻了翻布包,拿出一块折叠好的红布,红布展开,上边写着许多字。

    满东棉有些蒙圈,看着上边几十个大字,他就有些郁闷,这些字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他们啊。

    “仙师,这是何意,饿....饿不认识字啊!”

    看到满东棉一脸的尴尬,唐嫣卿差点没笑出声来,你可真逗,你要是认字,张二钱就不用这招忽悠你了。

    张戎微微抬手,显得胸有成竹,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莫急,人生万事万物,自有天注定,一切随缘。施主不认字,反倒是好事,不假思索,不掺杂任何凡间俗事念头,挑到哪个算哪个,这才是真正的命数和缘分。”

    听道长这么一说,满东棉开心了不少,原来不认字还有这么多好处啊。

    怪不得那么多权贵子女去黄觉寺求签都不管用,敢情他们知道的太多,老是按照心中的**挑签,挑的只是心中**,而不是顺应天命。

    趴在红布前,满东棉竟然闭上了眼睛,嘴中念念有词,嘴里蹦一个字,手指往后挪一下。

    “谁跟饿,摇尾巴,一脚踢到沟底下。沟底下,有狼哩,把娃吓得胡墙哩。”

    嘀咕一段小曲,满东棉大巴掌重重的一拍,捂住了一个字,两只眼睛也睁开了。

    这下轮到张戎和唐嫣卿懵逼了,让你挑个字,你怎么还唱上了?重要的是,这唱的是个啥玩意?

    满东棉可不知道自己一首秦腔小曲已经把一对道士唱蒙了,他指着那个大字,一脸欣喜地笑了起来。

    “仙师,就是这个字儿,你快点帮饿看看,饿这个命数咋个样?”

    张戎赶紧瞅了瞅那个大字,他是真怕了,要是迟疑一下,满东棉再唱一首小曲,重新挑字怎么办?

    看到那个字,张戎差点没笑出声,这可真是命啊。

    之前吧,张戎还是有点内疚的,毕竟人家满铁蛋混的不错,在金香楼前景也还好,就这样把人家忽悠走,心里终究有点过不去的。

    可是看到满东棉挑的那个字,顿时啥内疚感都没有了。

    这可都是你自己挑的,怨不得别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