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7章 我想有个家
    第57章我想有个家

    满东棉到底挑到了什么字呢?

    那是一个大大的“离”字。

    张戎一心想把满东棉忽悠的离开金香楼,这满东棉挑来挑去就挑到了“离”字,当真是命数。

    平复下有些兴奋的心情,组织下语言,张戎颇有点神秘莫测的说道:“离,离家、离世、离我、离人,这可真是天意啊。”

    满东棉蹲在地上,眨巴眨巴眼,听得稀里糊涂的。

    “仙师,饿太笨,您能不能说简单点?”

    “哎,人生之离,无非这四离,离家、离世、离我、离人。离家,离开家园,远赴他乡;离世,人死如灯灭,仙魂归故里;离我,远离自我之境;离人,离开他人,朋友、亲人、妻儿。”

    满东棉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仔细回味着道长说过的话。

    离家,我到现在连个家都没有,离什么家,所以,目前是不可能离家的。

    离世,人死如灯灭,我有病啊,我可不是为了去死啊。

    离我,远离自我之境?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何谓自我之境?

    离人,父母双亡,亲人有些疏远,又没有妻儿,这一点好像也有点难以实现。

    思来想去,就只有离我了,“仙师,饿还是不太懂额,什么是自我之境?”

    “呼,自我之境,简单来说,就是当下生活的地方,当下生活的方式,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往往就要放弃已有的一些东西。圣人云,要得到,就要先学会失去。”

    顿了顿,呼了口气,张戎继续言道,“就像施主你现在的处境,你明明有了相好的女子,为何对方一直犹豫不决,没有答应婚事呢?你一直想得到,可从来没想过那女子为何犹豫不决,从来未想过要放弃什么。”

    “仙师,饿还是不懂啊,这.....到底要放弃个啥子额?”

    张戎俩眼一瞪,你这货可真有点呆,非让我把话说得这么明明白白么?

    “施主啊,你这悟性,哎,贫道就与你仔细说说吧。圣人云:我想有个家,不需要太大的地方。施主,请问你有家么?你以为成了婚,娶个媳妇就算有家了?请问,你到现在为止可给过那女子任何保证?你现在待在金香楼里,看上去不错,工钱也不少,可是哪一天金香楼的东家把你赶走呢?所以啊,你得先有个家,给她一个家,即使一穷二白,一无所获的时候,依旧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唐嫣卿站在后边,听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我想有个家,不需要太大的地方。

    圣人云,这到底是哪个圣人说过的话?孔圣人,孟圣人是不可能的,是贱圣吧?

    甭管唐嫣卿是怎么想的,反正满东棉是真把这些话听进去了,起初,他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可是越想越觉得道长说的有道理。

    我到现在还租房住呢,看上去在金香楼干的不错,可是苟东家是什么人,那可是个出了名的狠人,他觉得有用就用,觉得没用了,转脸就能把你踢开。

    如此一想,我不光没个家,工作也不稳当,人家小翠能不担心么?

    满东棉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困扰自己好几个月的问题终于搞明白了。

    站起身,满东棉有些兴奋地开始掏腰包,很快摸出了几钱碎银子,“仙师,饿这下全都明白了,饿这就回去辞了金香楼滴活,去南城买个小院子,自己开个小馆子,也算有个家。这点钱,仙师莫嫌少,饿就带了这么多。”

    张戎脸色一黑,一把推开了满东棉的手,“施主,你我今生有缘,一切都是天意,你拿出这些黄白之物,不是要破了贫道的修行,使不得,使不得!”

    满东棉心里更是佩服了,吕逗宾道长一副不正经的气质,却是如此高风亮节,高人就是高人啊。

    将钱收起来,满东棉重新捏个诀,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仙师,你截活额!饿先去忙了!”

    满东棉开开心心的走了,心情大好之下,走起路来都有些轻飘飘的。

    他现在急着去金香楼,不干别的,先辞职!

    满东棉高高兴兴的走了,张戎满意的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本以为这次忽悠大业会有多难,没想到如此简单。

    老鼠碰笨猫,忽悠出奇效。

    甭管谁是老鼠谁是猫,反正这次是忽悠成功了。

    唐嫣卿美目看着满东棉离开的方向,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这就成了?

    贱圣张二钱,你可真能忽悠,到底是张二钱水平太高,还是满铁蛋太笨?

    “二钱,刚才满铁蛋儿说什么‘截活’,到底是什么意思?”

    “截活?应该是抢活的意思吧!”

    “.....”

    唐嫣卿抽抽琼鼻,扛着布幡子就往宣武门大街走,你不懂就不懂,装什么装啊。

    金香楼,赵东那张脸扭成了麻花,表情比死了亲爹还难看。

    今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满东棉到了金香楼,也没去后厨盯着,开口就要辞职。

    辞职?开玩笑呢?

    赵东以为满东棉是想涨工钱呢,于是便将每个月工钱涨了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不少啦,可是赵东想错了,满东棉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不管涨多少钱,就是要辞职,这事儿跟钱没关系。

    赵东郁闷坏了,你辞职跟钱没关系,那总得有个理由吧。

    人家满东棉说啦,不离开金香楼,怎么娶媳妇?

    一直等到满东棉走出金香楼大门,赵东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在不在金香楼干活,到底跟娶媳妇有什么关系?

    满东棉铁了心要离开,赵东一点辙没有,苟健仁更没有办法,双方只是雇佣关系,满东棉又没有签卖身契,他死活要走,你拿他没辙。

    苟健仁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自己这边忙着挖墙脚,还没半点进展呢,自己的墙角先倒了。

    要说别人挖墙脚,还好受点,问题是满大厨是自己走的。

    我这里可是金香楼啊,整个京城都能排前五的大酒楼,你怎么就说走就走,一点都不留恋呢?

    完成忽悠大业后,张戎和唐嫣卿找个地方换了装扮,便慢悠悠的回到八方酒楼。

    迈步进门,就看到四郎正坐在柜台前,跟一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张戎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你怎么还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