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8章 何为君子之道
    第58章何为君子之道

    那人约有十二岁,长发和唐嫣卿一样,简单的挽做马尾,一双大眼睛,清澈动人。

    她一身白色学子长袍,袍子袖口有斜条花纹,左胸位置绣着一条翠绿色柳枝,柳枝上方覆盖着一个太极八卦图案。

    女子长相虽有些稚嫩,但依旧掩盖不住她的美丽,只是,美目不断转动,透着几分狡黠。

    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将张戎气个半死的黄小薇。

    一想起黄小薇之前做过的事情,张戎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看黄小薇是个女孩子,那天就把她打个半死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居然还敢来。

    现在刚过巳时,太极书院已经开始上课,这丫头肯定是又逃课了。

    为什么用“又”字呢?

    也没什么理由,反正张戎就是觉得以黄小薇的秉性,逃课绝对是家常便饭。

    “黄小薇,你来干嘛,走走走,八方酒楼不欢迎你!”

    黄小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张戎,一开始还有几分欣喜的,听到张戎这番话,小嘴一瘪,抽了抽可爱的鼻子,眼皮子也耷拉下来。

    美丽的女孩,瘪着小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太惹人心疼了。

    四郎站在凳子上,居高临下的指着张戎,一脸的愤慨。

    “二钱兄,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小妹妹说话,实在是有失男儿风度”四郎可算是找到理由作践张戎了,损人的话说个不停,末了,还冲黄小薇伸手示意道,“黄妹妹,别怕,这酒楼可不是张二钱的,他凭什么撵人。”

    张戎有点发蒙,我说黄小薇呢,你郭四郎激动个什么劲儿,难道你郭某人看上黄妹妹了,要玩一出老牛吃嫩草?

    “郭四儿,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少打岔!”

    四郎俩眼一瞪,双手掐腰,“路见不平众人踩,该踩就要踩。你堂堂大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还不让人说啦?”

    张戎郁闷坏了,冲着四郎不断翻白眼,你知道个啥?

    你以为黄小薇真是什么天真烂漫,纯洁无邪的美少女呢,这臭丫头一肚子坏水,比我张二钱还能坑人。

    唐嫣卿也不说话,就站一旁掩嘴偷笑,她可清楚地记得那天张二钱出了多大丑。

    所以啊,张二钱不待见黄小薇,一点都不稀罕。

    四郎正义凛然的指着张戎的鼻子喷,弄得张戎都想跟四郎肉搏分胜负了,他刚往柜台走了没两步,黄小薇就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张戎的胳膊。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出人意料了。

    黄小薇右手抱住张戎的胳膊,左手葱葱食指冲着四郎凌空虚点,俏脸含煞。

    “郭四郎,你闭嘴,这是我跟二钱哥哥的事情,你少跟瞎搅和。你不去啃骨头,老是逮老鼠,就不怕京城里的大花猫找你拼命?”

    “咕....额”四郎举着右手,所有的话全都被噎了回去,他觉得脑袋一阵发晕,差点没从凳子上掉下去。

    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明明在替你撑腰啊,你怎么还说我?

    黄小薇,你到底是不是正常的女孩子?

    竟然说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郭四郎怎么就变成狗了?

    四郎深受打击,内心满是忧伤,黄小薇这张嘴太毒了,我们之前不是还有说有笑的么,你这转脸就损人。

    很快,四郎从凳子上跳下来,擦擦上边的尘土,重新坐了上去。

    真的是好人难做,我不说话了还不行?

    张戎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他还以为黄小薇是要拦着自己,不让自己揍四郎呢。

    不过,张戎是吃过黄小薇的亏了,这次坚决不上当了,哪怕黄小薇笑容再甜美,亦或者表情再可怜。

    反正,黄小薇那张脸,是可以说变就变的。

    “黄小薇,你撒手啊!”

    黄小薇撅着小嘴,不仅没撒手,还抱得更紧了,“二钱哥哥,你就这么讨厌小薇么?小薇哪里不好,我改还不行?”

    说着话,声音越来越弱,神情悲伤,让人同情心生怜爱。

    “有事说事儿,你这个时候不去书院待着,跑酒楼来,到底是想干嘛?”

    “二钱哥哥,小薇被人欺负了,你一定要帮我报仇才行!”

    张戎算是明白了,我就说嘛,你找我张二钱,能有什么好事儿?

    上次让我丢了回丑,这次让我替你打架,你把我张二钱当啥了?

    “哼,身在太极书院,也算是天之骄女,不好好学习,竟然想着跟同学打架,实在是岂有此理!”张戎一脸愤慨,义正言辞的说着黄小薇。

    黄小薇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将张戎拉到桌子旁坐下,小嘴吧嗒吧嗒的诉起了苦。

    “二钱哥哥,这可不怪小薇啊,我找了个宽敞的地方跳绳,可是罗冲艺那家伙说那里以前是蹴鞠的地方,让我换个地方跳绳。本小姐也不是好惹的,哪能说让就让,便把罗冲艺踹池塘里去了。”

    嘎,酒楼大厅里的其他人全都傻了眼,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儿啊。

    你黄小薇抢了人家蹴鞠的地方玩跳绳,本身就不对了,怎么还把人家踹池塘里去了?

    黄小姐是真的霸道啊,偏偏还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张戎瞪着眼,没好气的伸出萝卜指戳了戳黄小薇的脑门,“本公子可是正人君子,一向是帮理不帮亲,惩恶扬善,此事你有错在先,我若是帮你,那不是助纣为孽了?”

    四郎抱着书本,啧啧称奇,自从认识张二钱以来,这是他说的最高尚的话了。

    话是好话,不过从张二钱嘴里蹦出来,怎么就这么没有说服力呢?

    黄小薇嘟着嘴,从自己的布兜里掏了掏,很快拿出来一枚五两左右的银锭,将银锭捧在手心,一脸的可惜之色。

    “本来还想着将这些钱送给二钱哥哥的,没想到二钱哥哥如此让人伤心.....”

    二钱兄看到那枚银锭,神色不改,大手一拍桌面,整个人就站起来了。

    “本该有公义之心,那罗冲艺堂堂男儿,非跟一名小女子较真,实在有失君子之风,张某要跟他好好谈谈这为人之道!”

    说完话,左手往外一捞,黄小薇手里的银锭就消失了。

    唐嫣卿果断起身,寒着脸往后院走。

    张二钱是谁?我唐嫣卿不认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认识他。

    四郎捧着书,双眼呆滞,这他娘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