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59章 茅山吕逗逼
    第59章茅山吕逗逼

    无耻,是一种人生境界,只有天赋异禀之人,才能感悟人生大道。

    四郎觉得张二钱就是个极有天赋的人,瞧瞧人家这贱道,这无耻,耍的是那么自然,丝毫不觉得别扭。

    张戎是个讲道义的人,既然收了黄小薇的钱,那怎么着也得帮忙镇镇场子才行。

    唐嫣卿实在不堪忍受,气的跑到了后院躲清闲,这倒方便了张戎和黄小薇密谋了。

    张戎贴着黄小薇的耳朵,小声嘀咕了些什么,随后黄小薇就露出古怪的表情,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还瞅了瞅柜台后边的四郎。

    别看四郎捧着本书,其实他的心思根本没在书上,一直支棱着耳朵偷听呢,这俩人到底在说啥,怎么还神神秘秘的?

    黄小薇看过来的时候,四郎也看到了黄小薇表情古怪。

    不知为何,四郎心里有点慌,你们密谋就密谋,用这种古怪的眼神看我干嘛?

    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可又说不上来。

    很快刘大能父子也来了,刘小能一进门,径直朝四郎走去,来到柜台前,大手一伸,一脸的憨笑。

    四郎放下书,慢慢站起身,疑惑不解的看着刘小能那只大手,“小能,你这是什么意思?让郭某替你看看手相?”

    刘小能的脸色顿时就有点不好了,我看手相需要找你郭四郎么?你是真不懂,还是跟我装傻呢?

    “钱啊,锅哥,你没把昨天的赌约忘了吧?”

    一听是这事儿,四郎开心地笑了,“这怎么能忘?可你现在就要钱,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刘小能当即无语了,看四郎这个表情,他是真不知道金香楼那边的情况啊。

    “锅哥,你已经输了啊,刚才来的时候路过金香楼,那边已经吵翻天了,他们的大厨满铁蛋儿已经辞工不干了。你要是不信,可以亲自出门看看,金香楼已经挂出牌子了!”

    四郎立马笑不出来了,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觉得刘小能应该不会骗人,可还是绕出柜台跑到门外往金香楼方向看了看。

    一看之下,四郎就有些绝望了,只见金香楼门外立着个大牌子,上书两行字。

    楼内紧急装修

    暂停营业两天

    紧急装修,你糊弄鬼呢,这理由也太低级了,这摆明了是主厨突然离职,措手不及只能暂停营业了。

    大酒楼跟小酒馆不一样,有没有主厨完全是天壤之别,小酒馆没了主厨,换个人应付两天也没事儿。

    可是大酒楼不行,很多菜只有主厨能做,别人做出来,味道完全不对,很多人去大酒楼,就冲着主厨的招牌菜去的。

    所以,金香楼暂停营业实属正常反应,少赚两天钱没问题,可要是弄些不靠谱的菜毁了金香楼的牌子就得不偿失了。

    四郎扶着门框,回头望了望张戎。

    这个张二钱,到底是什么鬼才?

    辰时出门忽悠,满铁蛋巳时走人,这速度也太快了。

    本来想看热闹的,谁成想张二钱又赢了,四郎心情郁闷,不过他还是很光棍的,愿赌服输,从柜台后边拿出一个小木盒子,里边装着二百两银子。

    刘小能理都不理四郎,抱着小木盒子跑到了张戎身边。

    只见张戎将木盒子捞过去,数了数银锭数量,又从里边拿出十两丢给了刘小能。

    “小能,师兄对你不错吧!”

    “谢谢师兄”刘小能那张脸笑成了喇叭花,美滋滋的收起了十两银子,跑跑腿就能赚十两银子,这钱太特么好赚了。

    四郎站在柜台后边,整个人有点凌乱了。

    我特么.....

    又被张二钱坑了,坑的那叫一个措不及防。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心里很不爽,为什么老是被张二钱坑,什么时候我也能坑一次张二钱?

    张戎和刘小能这对便宜师兄弟,一个见钱眼亮,一个老想着发家致富,这俩人凑到一起,还真起了点化学反应。

    只是,这俩人总有种无耻败类的趋向。

    刘大能以前还会忍不住说两句,后来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有时候真的很怀疑,那个叫刘小能的,到底是不是我刘大能的亲儿子,为什么除了长相像,其他地方一点都不像呢?

    又过了两天,几个人凑在桂花树下聊八卦,自然而然的聊到了满东棉,柳薰儿倒是得到了不少消息。

    满东棉离开金香楼后,当天就用半辈子攒下来的五千多两银子买下了一个小宅院,而小翠深受感动,竟然直接应下了婚事。

    张戎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阵乱忽悠,还真促成了一对姻缘,心里不禁有点飘飘然了。

    满东棉是个实在人,他觉得自己能成此好事,一切都源于吕仙师,于是便找人订做了一个长生牌位。

    可是,满东棉说话发音有点不靠谱,再加上不识字,于是,就弄出个坑爹的长生牌位来。

    “茅山仙道吕逗逼,法号,洞玄子!”

    张戎知道有这么一块长生牌位后,都不知道该说啥了,真应了那句话。

    没文化,忒可怕!

    四郎老不服气了,凭啥张二钱这么厉害?

    “二钱兄,你真的能算姻缘?”

    “那是,月老跟我是朋友,手里攥着一把红线,要不要分你一根?”

    “......”

    分一根?你咋不把所有红绳扭一起拴树上荡秋千啊,这天没法聊了。

    四郎气呼呼的走了,我聊不过你,我去算账行不行?

    看着四郎慢慢消失的背影,张戎表示很开心,有四郎在的日子从来不会枯燥。

    吃饭睡觉坑四郎,这钱来的不要太痛快。

    以后,谁要是对四郎不利,我张二钱就跟他拼命,要是四郎出啥事,谁还能如此痛快的给我送钱啊!

    ..............

    最近四郎一直琢磨着如何坑一把张二钱,不坑他一把,简直是痛苦难熬啊。

    巳时,四郎沿着长街往八方酒楼走去,刚拐进一个小胡同,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拦路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这下可把四郎吓得够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大白天的还有人拦路打劫?

    最要命的还是一群人,什么时候京城治安如此差了?

    跑又跑不过,躲又无处躲,四郎只好强装镇定。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怕王法烘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