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0章 什么是桃花香
    第60章什么是桃花香

    四郎能强装镇定,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概因为面前这群“劫匪”有点诡异。

    说是一群劫匪,不如说是一群男孩,这些人大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有高有矮,参差不齐,个子矮的比四郎都不如。

    四郎觉得自己要是连这群小兵豆子也怕,那他郭四郎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我郭四郎是人小,但年龄不小。

    四郎站稳身子,挺挺胸膛,两只眼睛喷着火,倒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只是开口一番话,直接把那群小劫匪给逗乐了。

    小兵豆子们堵着胡同,哈哈大笑起来,最前边那位高大威猛的蓝袍少年伸出手指头轻蔑道:“快说,你是不是黄小薇请来的救兵?”

    “额”四郎有点没转过弯来,谁请来的救兵?黄小薇?

    四郎立马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我就说昨天那俩人密谋的时候,有些不对劲儿呢,原来又被张二钱给坑了。

    四郎那张俊秀的脸蛋黑如锅底,张二钱,我诅咒你大爷!

    这群少年也真是的,脑袋是浆糊么,你见过请救兵请我这样的?

    谁请救兵不请高大威猛能唬人的,请一个矮小文弱的书生,闹笑话呢?

    “本公子乃是郭.....”

    “锅哥?哈,找的就是你,告诉你,本公子罗冲艺,今天来找你,就是要打你一顿,就你这样的,本公子能一个打十个,还给黄小薇当救兵?”

    罗冲艺眼睛朝天,鼻孔喷气,都懒得下手,他怕一不小心就会把眼前这位锅哥给打死。

    罗冲艺的眼神里满是鄙夷,身后一帮子少年也是不断发出嘲笑声。

    听着面前少年们的嘲笑声和鄙视的眼神,四郎胸膛里有一股邪火往上窜。

    这就是一群少年学子,顶多打打架,他们还能揍死人?

    我郭四郎是长的小,可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啊,碰到孙六姨那样的,那是不得不怂,可是面对你们这群少年学子,还能继续当缩头乌龟?

    今天,我郭四郎就拼一把了,大不了受点皮肉伤,要是连一群小孩子都怕,以后别活着了。

    长袍下摆往腰间一掖,左脚往地上一踩,右脚微抬,两只胳膊张开,双手捏**爪。

    好一个白鹤亮翅.....

    “吼.....今天,我要是不铁血斗流氓,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桃花香!”

    罗冲艺脖子一缩,被四郎充满霸气的话给镇住了,难道锅哥也是练家子?

    定睛一看,罗冲艺就有点蒙圈了,你这白鹤亮翅动作怎么有点怪,站地上还一个劲儿的晃呀晃得,风一吹就能倒。

    就你这样的,也敢铁血斗流氓?

    胡同里静了没一会儿,又重新暴发出一阵大笑,这次笑的比之前还放肆。

    “哈哈哈.....锅哥,就凭你,哦哈哈哈.....”

    四郎黑着脸,心里都快急死了,你们怎么还不冲过来,我摆造型都摆半天了,还能不能好好战一场了?

    “笑什么笑,放马过来!”

    “兄弟们,冲上去,打哭他啊,今个中午,本公子聚福楼请大家吃饭!”

    “吼.....”

    一帮子少年一窝蜂的朝四郎冲去,要说杀气,一点没有,可那股子气势也是挺唬人的,毕竟人多势大啊。

    四郎心里打定了主意,今天就算被打的头发散乱,破衣烂衫,也绝对不能哭,顶多装个死。

    想看郭某人哭泣,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吧。

    转眼间四郎就被围了起来,少年们拳脚齐飞,不断朝着四郎招呼,四郎也不管别人,就盯着那个身材最瘦弱的小子打。

    那小个子少年被揍了好几拳,顶着一对熊猫眼,鼻血横流,很快就被打哭了。

    “呜呜呜.....你耍无赖,为什么老是盯着我揍.....”

    四郎摸摸肿胀的脸颊,一脸鄙夷的翻了个白眼,不打你打谁,打别人我也没把握啊。

    胡同里乱哄哄的,罗冲艺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儿,我要打哭你,你先把我的人打哭了,这可真是丢人。

    “哎哎,毛三秋,你哭什么哭,不准哭,别给本公子丢人!”

    “可是,鼻子好疼啊!”毛三秋摸了摸鼻子,眼泪又流了出来。

    “......”

    “丢人啊,哈哈”这个时候,四郎就像个得胜的勇士,掐着腰笑了起来。

    罗冲艺恼羞成怒,撸撸袖子要亲自上场,“你别得意,本公子可是常年习武,一双铁拳鲜有敌手,一会儿,不打的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罗。”

    四郎这下有点糟心了,之前挨了不少拳脚,不过这些少年都不敢下死手,也没功夫傍身,所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可是,这个罗冲艺居然是个练家子,自己要是被打骨折怎么办?

    此时,街头另一端,一个青年男子探出脑袋。

    “这群小兵豆子竟然藏龙卧虎,还有练家子,不能再等了,该我们上场了!”

    很快,青年男子从墙后边冲了出来,后边还跟着手拿扁担的刘小能,以及扛着菜篮子的黄小薇。

    “都给本公子住手,再不住手,老子可就打雷了!”

    嘎吱,罗冲艺拳头冲到一半,硬生生止住了,谁啊,这特么是谁瞎喊,你拿什么打雷?

    扭过头,罗冲艺就看到一个男子站在眼前,“你是谁,敢管本公子的事情,你活的不耐烦了?”

    “人不大,脾气不小,本公子人称贱圣,能管天下事,就你,还想上天不成?”

    张戎伸手轻轻推了一把,罗冲艺竟然腾腾腾往后踉跄了好几步,要不是后边的少年们抱住了他,恐怕非跌坐在地上不可,这下罗冲艺有些惊疑不定了。

    看似随意一推,竟然有如此力道,这家伙是个高手啊。

    他叫剑圣?没听说过,我还是孔圣呢。

    “剑圣?你的剑呢?”

    “我的贱,哪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张戎轻蔑的瞥了罗冲艺一眼,指了指一脸悲情的四郎,冷冷的问道,“小子,你们可知道他是谁?”

    这时候刘小能和黄小薇也冲上来,黄小薇把擦篮子扔地上,帮腔道:“就是,你们知道他是谁么,就敢这么打他。”

    四郎也有点回过味儿来了,很配合的站直身子挺了挺胸膛,我是谁啊,我可是忧郁派杠把子,名动云朝的郭四郎。

    罗冲艺哼了哼,没好气得吐了口唾沫,“他不是锅哥么?”

    “郭哥?我是郭哥不假,可你们知道我的身份?”

    “既然叫锅哥,那顶多就是个玩铁锅的呗!”

    “......”

    四郎脸都黑了,瞅瞅刘小能,又看了看罗冲艺,“你把话说清楚,什么铁锅?这个锅,到底是哪个锅?”

    “锅哥?铁锅的锅啊!”罗冲艺有点疑惑,他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四郎俩眼一瞪,也顾不得脸上肿胀了,指着罗冲艺怒道,“不是铁锅的锅,是郭威的郭,是郭哥,不是锅哥,本公子乃是郭威郭四郎,岂容你如此糟践?”

    郭威郭四郎?

    罗冲艺脸上神情丰富多彩,嘴角一抽一抽的。

    黄小薇,你这是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