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3章 丧狗的幸福时刻
    第63章丧狗的幸福时刻

    静谧的院子里,唯有风声不断传来,墙头上慢慢探出四个脑袋。

    微弱的月光下,照着四个人的脸,陈二和王三赫然在列,他们位于两侧,中间那两个便是黑头和丧狗。

    黑头长得精瘦,眼睛很大,而丧狗长得就比较扎眼了,脸上满是小疙瘩,脑袋如同哑巴葫芦,长着一对三角眼。

    丧狗的脖子比常人要长许多,总之,这个人长得很怪异,獐头鼠目已经无法形容他的猥琐了。

    扒着墙头,丧狗往院子里看了看,房间里灯光全无,显然院里的人已经睡熟了。

    丧狗对这种爬墙头的方法显然不是太满意,吊着三角眼瞥了瞥旁边的陈二,“让你们带路,你们就带着老子爬墙头?不是有后门么?”

    陈二心里一阵腹诽,你真当爷们想带你来呢,要不是被逼无奈,别说去后门,就是爬墙头都不带你爬。

    心里这么想,话却不能这么说,陈二还得装出一副老实人的样子,生怕哪里做的不好,被丧狗一刀砍成残疾。

    “狗爷,后门倒是有,不过平日里后门一直上着铁索,不怎么用。要是走后门,弄得动静太大,万一惊动了里边的人呢?”

    陈二小心的撒了个谎,好在丧狗和黑头没怀疑。

    “行了,丧狗,赶紧办事,办完事咱们也算对郑老大有个交代了!”

    “嗯!行吧”丧狗有些不咸不淡的瞅了黑头一眼,当即脚上发力,一下子跳进了院子里。

    刚落地,丧狗就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屁股又疼又痒,幸好手快捂住了嘴,否则非叫出声来不可。

    丧狗赶紧跳开,左手提刀,右手揉着屁股,回头看了一眼墙角,整个人就有点不好了。

    墙角下竟然放着一盆一尺高的仙人掌,自己跳下来的时候,正好骑在了上边。

    这特么到底是谁啊,好好地盆景仙人掌,你不放在屋子里或者屋门外,你放在墙角干嘛?

    黑头也从墙上跳了下来,不过他运气比较好,没碰到仙人掌,不过,他和丧狗一样,觉得这个八方酒楼有点诡异。

    谁家盆景仙人掌放墙角下,这简直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啊。

    陈二和王三没急着往里跳,二人心里乐得不行,张二钱贱了吧唧的养仙人掌,没想到还真起了点作用,只可惜,丧狗反应够快,竟然没叫出声。

    陈二和王三扒着墙头,就是不往里跳,他们要看看情况,要是情况不妙,丧狗和黑头进展顺利,他们就赶紧去刑部大门前敲鼓。

    黑头和丧狗也没多想,那俩货进不进来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们只是带路的。

    院里的人都已经睡着了,所以两名闯入者也没太大的戒备心,持着刀往正屋走去。

    走了没几步,黑头就撞到了什么东西,伸手摸了摸,好像是一根绳子。

    见了鬼,晾衣绳拉这么低,不怕衣服落地上?

    丧狗比黑头性子急,也没弯腰,直接拽住绳子往上甩,一根小小的绳子,还要我丧狗弯腰?

    丧狗扯了一把绳子,这还没撒开呢,就听到一阵叮当叮当的响声。

    铃声?

    怎么会有铃声?

    丧狗脸都黑了,八方酒楼怎么就这么怪?我啥也没干,怎么会有铃声,谁闲着没事往屋里挂铃铛?

    黑头瞬间就想明白了,回过头没好气的怒道:“丧狗,还不撒手,那绳子连着铃铛呢。”

    “.....”

    丧狗不怎么信,这不是晾衣绳么,怎么还挂铃铛?为了验证一下,他又拽了拽绳子。

    “叮当叮当......”

    这他娘滴......

    黑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丧狗你有病吧,说了那绳子有问题,你还拽,这铃铛响声不绝于耳,只要不是聋子都能醒过来了。

    得了,看来偷袭只能改强攻了。

    果不出黑头所料,第二阵铃铛声还没停,几个房间就有了亮光,正房还传来一阵娇骂声。

    “张二钱,让你把铃铛撤了,你就是不撤,大半夜的玩铃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

    黑头和丧狗有点犯晕,这世上还有喜欢半夜玩铃铛的人?

    很快,李熙月披着衣服拉开了门,与此同时,唐嫣卿和柳薰儿也从屋里走了出来,不过唐嫣卿和柳薰儿可没怀疑张二钱玩铃铛。

    三个女人凑在一起,烛光闪烁,月光正亮,于是,丧狗的三角眼也开始放光了。

    三个女人,三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丧狗狠狠地吞了吞口水。

    “嘎嘎.....桀桀......今晚上活该便宜我葛某人,三位小娘子,一会儿,好好爽爽......”

    月光下,走出两名持刀的陌生男子,其中一人还目露淫邪,李熙月顿时有点慌了,实在是那个三角眼一脸淫笑的男人长得太吓人了。

    黑头面无表情,心里却在叹气,丧狗真不愧是丧狗,这个时候还想着玩女人,对面可是刑部衙门,你就不怕出事儿?

    唐嫣卿和柳薰儿也不说话,靠紧李熙月,三个女人慢慢往屋里退去,一副恐惧慌乱的模样。

    看到三位美女软弱的模样,丧狗心里就痒痒的,如此柔弱的美人,玩起来岂不是爽上天?

    “跑?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丧狗晃了晃手里的钢刀,舔了舔舌头,淫光更胜。

    黑头不禁有些急了,“丧狗,别忘了我们是来干嘛的,杀人就杀人,别整那么多没用的。”

    丧狗当即有些不高兴了,他听得出黑头语气中的鄙夷。

    “怎么,狗爷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不就是三个女人,玩玩而已,能耽搁什么事儿?”

    柳薰儿松开李熙月的胳膊,小手轻轻拍着胸口,这一拍之下,丰胸起伏,看得丧狗眼睛都直了。

    “小美人,桀桀,别害怕,哥哥很温柔的!”

    淫邪的笑声再配上诡异的长相,让丧狗看上去更为恐怖。

    柳薰儿瞪大美目,腾腾腾往后退了两步,直接扶住了门框,“你....你别过来,你们再往前,我们就喊了....”

    “喊什么喊?这个时候你就是喊翻天也没人能救得了你们,桀桀....桀桀.....”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竟然真的扯开嗓子喊了一声。

    “关门!”

    关门?

    丧狗有点懵逼了,关什么门,门不是关着的么,我们是爬墙进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