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4章 手里捧着小书本
    第64章手里捧着小书本

    丧狗和黑头左看右瞧,看了半天也没搞明白关门是个什么鬼,这个时候,你们三位娇滴滴的小娘子不应该开门逃命么?

    竟然没动静.....

    三位美女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倒不是说多恐惧,而是生气。

    “开门迎客!”

    生怕没什么效果,李熙月张口补充了一句,“张二钱,你再不出来,以后就别想要工钱了。”

    咔嚓,这次动静来的很快,右边的房门很快就被人拉开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青衣男子懒懒散散的走了出来,右手还拿着什么东西。

    等着走近了些,才看清楚他手里拖着一根铁质狼牙棒,狼牙棒似乎很重,力道不够,提不起来,只能在地上拖着,一点点往前挪动。

    男子面容清秀,瘦瘦高高,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

    这就是传说中的张二钱?丧狗有点看不懂了,三位小娘子费了半天劲儿,喊出一个这样的帮手,开玩笑的吧?

    就这种文弱书生,连根狼牙棒都举不起来,要他有何用?

    说句不是吹牛的话,就这样的弱书生,我狗爷能一个打十个,还不带还价的。

    丧狗正暗自嘀咕呢,刚出屋门的张二钱就是一个踉跄,幸好反应够快,左手扶住了地面,否则非得跌个狗吃屎。

    狼牙棒果然够重,亦或者说,张二钱力气太小。

    张戎脸色涨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只手拖不动,就两只手,拖着狼牙棒倒着走路。

    丧狗咧着嘴,也没忙着动刀砍人,他觉得这一幕挺搞笑的,这个张二钱是出来送人头的么?

    就你这样的,还想英雄救美?

    张戎仿佛没发觉哪里有什么不妥,放好狼牙棒,喘着粗气对着丧狗二人威风凛凛道:“说,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八方酒楼撒野,活的不耐烦了!”

    “......”

    丧狗无言以对,到底是谁活的不耐烦了?

    你一个文弱书生,连根狼牙棒都举不起来,狗爷站着不动让你敲,你都敲不死狗爷,你怎么还敢说出这种话?

    “张二钱对吧,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叫做赵非白和葛桑狗,不过,说了,你也未必知道。你只要知道你马上就.....”

    丧狗扛着刀,不慌不忙的做着自我介绍,可是,话说到一半儿,就被噎住了。

    “停,你等会儿再说!”

    留下这话,张戎撇下狼牙棒三两步走到窗口,此时,月光很亮,窗口也是烛光照耀,微光洒落,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的身影。

    张戎从怀里掏了掏,便站在窗口不动弹了。

    “额....”

    丧狗有些尴尬的吞了吞口水,本来组织一堆牛哄哄的语言,想要装一回逼的,结果张二钱还不让人把话说完。

    如此也就罢了,你撇下狼牙棒就往回走,站窗口就不动弹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黑头和丧狗一样,已经搞不清楚眼前是什么状况了,他们现在就想知道,张二钱到底在干嘛,你这一动不动的,是等着让人砍么?

    黑头实在等不了,往窗口挪了几步,很快就看清楚了情况。

    不搞清楚还好,搞清楚之后,黑头就更懵逼了,他瞪着俩眼,后脑头发丝都开始犯晕了。

    张二钱在干嘛?

    他在看书!

    没错,他确实是在看书,一页一页的翻着,神情格外的认真。

    要不是亲眼所见,黑头绝对不会相信世上还有这种人。

    距离不算太远,光很亮,可以依稀看清楚书皮上写着三个字----《藏宝阁》。

    特么的,《藏宝阁》这本书是谁写的?我们怎么没听说过?

    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丧狗有点受不了这种气氛,我杀气腾腾,手持钢刀,可是对方竟然若无其事的翻书看。

    这是**裸的鄙视啊.....

    如果对方是个五大三粗,手拿刀枪剑戟的武林高手,那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一个文弱书生。

    他娘滴,你凭啥歧视我,凭什么无视我?

    丧狗持着钢刀往地上磕了磕,顿时发出一种刺耳的咔咔声,“张二钱,你到底在干嘛,好了没有?”

    “马上就好了,狗爷,你再等等!”

    “嘎!”

    丧狗纵有千言万语,竟然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他发现张二钱就不是个正常人,还再等等,你真以为我跟你说客气话,询问你呢?

    黑头也是挺无语的。

    这到底那个火山口没堵住,把这个怪胎喷出来了。

    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我们可是来砍人的,你当是戏台子搭班,配合你后台排练呢?

    张戎站在窗户底下,双手捧着小书,嘴里小声喃喃自语,声音很小,黑头和丧狗听不到。

    也幸亏听不到,如果听得到,这二位凶徒非得陷入狂乱不可。

    “黑头赵非白,赏银五百两,葛桑狗南直隶北直隶接连犯案,赏银六百两,五百加六百,一共一千一,等于一个娘娘腔。靠,这次赚到了,发了,发了!”

    张戎眼睛里透出一丝兴奋,要说恐惧,那是半点没有。

    至于手里的小书《藏宝阁》,也不是什么寻宝的书,准确的说是一本通缉犯花名册,这是张戎求着关捕头从刑部衙门抄录来的。

    有空的时候,张戎就会研究这份花名册,他会将那些风险小赏银相对不错的通缉犯找出来,然后在后边打上勾,这些人就是自己的重点关注对象,只要碰上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拿下。

    而赵非白和葛桑狗的名字后边,就打着清晰无比的勾。

    之前,张戎一直犯愁,明明知道这么多性价比不错的通缉犯,却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有钱赚不到滋味儿,真的很不好受。

    可是,没想到啊,自己找不到,却有两个家伙主动送上门。

    这叫什么?

    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看来干什么事情,都讲究个运气,就我张二钱这气运,妥妥的男主角啊。

    将小书本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张戎就抖了抖袖子,拢了拢乱发,然后转身看向丧狗二人。

    张戎眼冒精光,搞得丧狗二人心里有些慌,赶紧握紧钢刀。

    丧狗以为张二钱要拼命了,所以全神戒备,可是很快,他跟黑头又陷入了懵逼状态。

    因为张二钱说了一句让人发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