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5章 人生都是坑
    第65章人生都是坑

    张戎并没有立马冲上来开打,而是撸撸袖子,双手抱拳,一本正经的拱手作揖。

    “衷心的谢谢二位兄台,你们都是好人啊!”

    嘎....嘎.....

    丧狗想说话,可张着嘴,整个人有点懵,这个时候我该说点啥?无比谦虚的摇摇手,说一句“二钱兄过奖了”?

    丧狗二人都快疯了,自从张二钱出场后,他们就懵逼懵逼再懵逼。

    张二钱的行为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天马行空。

    震惊,总是来得这么的措不及防,防不胜防。

    这就是,一环套一环的懵逼啊。

    不知道为啥,丧狗很想开心的笑两声,然后夸张二钱两句,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是好人。

    活了快四十年了,坨坨岁月,年华飞度,没想到,我狗爷也有当好人的一天,真特么不容易。

    就凭你这番话,一会儿狗爷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可是考虑到眼前的场合,真的笑不出来,张二钱啊张二钱,你到底要搞什么鬼,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我们可是手持钢刀要砍死你们的。

    难道是我狗爷长得太面善,眼神太温柔,导致张二钱产生了什么误解?

    黑头持着刀,后脑头发丝嗖嗖的冒问号,“你,谢我们什么?”

    “二位身价不俗,一个赏银五百两,一个赏银六百两,一下子能赚这么多赏银,本公子岂能不谢谢你们?”

    “哈?什么?”丧狗伸着脑袋,愣了下神,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张二钱是不是有病啊,就你这样的,还想抓我们领赏银?

    “不要怀疑,就是这么回事儿,今晚上,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别走啦,站那里别动,我这就来!”

    张戎小跑两步,弯腰就把狼牙棒捡了起来,只是双手用力,依旧不能抓起狼牙棒,只能拖着狼牙棒倒着走路,直接将后背留给了丧狗二人。

    张戎一脸的兴奋,双眼杀气腾腾,可是这一番虚弱不堪的表现,与强烈的杀气完全不成正比。

    丧狗二人没感觉到半点威胁,反而觉得这个张二钱太有趣。

    你把后背留给我们,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吧?

    张戎弯着腰,双手拽着狼牙棒,一点点往丧狗二人的位置挪腾,那速度,慢如蜗牛,搞得丧狗都想往前走两步,给张戎省点力气了。

    墙头上,陈二和王三一脸的呆滞,张二钱一定是穷疯了,看你双手拽个狼牙棒,都恨不得把吃奶得劲儿使出来,你哪来的自信拿赏银?

    不行,绝对不能再等了,由着张二钱乱来,今晚上八方酒楼非得爆发血案不可。

    “张二钱,你先拖住他们,我们去衙门报案!”

    陈二喊完话,就想着跳下墙头,往对面的刑部衙门跑。

    听到这话,丧狗二人不禁有些急了,这特么好好地,怎么还出现叛徒了,你们不是带路党么,怎么还去衙门报案?

    丧狗扭过头想恐吓一番,要是恐吓不管用,那就只能赶紧动手砍人,然后逃跑了。

    张二钱死不死的没关系,可是三位美人直接砍死,多可惜啊。

    丧狗心里着急,扭过头想出声恐吓,可是有个人比他还急。

    “陈二、王三,竟然是你们,都给老子站住,谁要是敢报官,老子跟他急!”

    张戎提留着狼牙棒,两眼射出阵阵凶光,脸上表情狰狞可怖。

    二钱兄真不是开玩笑的,报官?谁报官就跟谁急,好不容易逮住两条肥羊,要是报了官,到时候收了人头算衙门的还是算我张二钱的?

    你以为这是打撸啊撸呢,蹭个助攻还能分赏金,对不起,衙门可不是什么财神爷,没有助攻一说。

    所以,这俩人头都是我张二钱的,谁跟我抢人头,那就是跟我抢钱,敢抢我的钱,我就敢跟他拼命。

    张戎突然如此愤怒,陈二和王三立马就呆住了,话说你要不要这么狠,我们可是想帮你啊,你看不出来么?

    心里郁闷无比,可陈二和王三还真就不敢动弹了,实在是张二钱那股子凶悍气息有点吓人。

    丧狗有点晕晕的,这话是咋说的,张二钱这个反应让人看不明白啊!

    “哼哼,江湖恩怨,岂能让官府插手,狗爷、黑爷,你们站好了,今天咱们就在此地一决高下,谁跑谁是猪!”

    丧狗和黑头的脸色顿时有点纠结了,张二钱这是在找死啊。

    丧狗叹口气,扛着大刀指了指张戎,“张二钱,你瞧瞧你,两只手都提不动狼牙棒,我都替你害臊。这样吧,狗爷就站这里让你打,你要是一下打不死我,那狗爷就不客气了。”

    “狗爷,这样不好吧,我们要公平决斗!”

    “这样很好,活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说狗爷是个好人,狗爷也是不讲究的人,你放心大胆的挥舞狼牙棒吧!”

    丧狗表情认真,头一次说话如此大气豪迈。

    嘴上这么说,眼睛却一直留意着那根狼牙棒,真当狗爷傻呢,你要是真能把狼牙棒提起来,我反手一刀砍死你。

    站原地不动弹,你当狗爷跟你一样脑子有坑呢?

    丧狗明显是在撒谎,但张戎却一脸开心,丝毫没有怀疑,“狗爷,那我就不客气了。”

    “来吧,千万别客气!”

    丧狗挺直腰板,扛着钢刀,而张戎果真没客气,吭哧吭哧的拖着狼牙棒靠近了丧狗。

    使出吃奶得劲儿,狼牙棒一点点离开地面,速度比蜗牛爬树还慢。

    丧狗咧着嘴,笑着摇了摇头,就你这个挥舞大棒的速度,等你砸我身上,我都可以吃顿饭了。

    正想着出言讥讽两句呢,丧狗的神情就有些呆住了,只见张戎嘴角含笑,表情轻松,哪还有气喘吁吁的样子?

    然后,张戎双手一抖,身子一转,之前笨重无比的狼牙棒嗖的一下就抡了起来,那速度快如闪电,都没看清是怎么扫过来的。

    再然后,就听到咔嚓一声,左腰位置剧痛难忍,犹如十几个铁钉子一起钉在了身上。

    最后,丧狗扛着刀飞了起来,他瞪着两只眼睛,嘴里哇哇大叫。

    “张二钱.....你他娘滴耍我.....我的腰.....”

    “砰.....哗啦.....”

    丧狗持着钢刀,大头朝下,一头栽进了水缸里,溅出一丈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