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6章 未经开采的小银矿
    第66章未经开采的小银矿

    变化来的太快了,丧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一棒子抡飞。

    黑头拿着刀,整个人都有些吓傻了,一棒子下去,丧狗飞出去三丈远,直接掉进了水缸里,这要多大的力气?

    那个张二钱面色红润,精力旺盛,哪还有半点文文弱弱的样子?

    娘滴,别人都是扮猪吃老虎,你这是装小母鸡吃老虎,装的也太像了。

    黑头提刀就要替丧狗报仇,可是张戎比他快多了,铁棒抡出去之后,借着惯性,身子一转,右腿抬起,照着黑头的肚子就是一脚。

    黑头和丧狗刚才站的很近,张戎的动作如此连贯,再加上黑头又受到了一些惊吓,反应有些慢,便硬生生的挨了一脚。

    肚子好像被人用大石头砸了一下般,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只来得及咕噜一声,整个人就擦着地面倒飞出去,砰地一声撞到了后边的桂花树。

    手里的刀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全身上下如同散了架,桂花树轻轻摇晃,头顶落下几朵黄色花瓣。

    黑头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刚扶住地面,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又快又猛,直接把黑头抽的晕头转向的。

    就这么一会儿,黑头就已经有点绝望了。

    张二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力气?

    丧狗比黑头还惨,水缸可是五尺深,丧狗掉进水缸里,一时半会也出不来,整个人晕乎乎的不说,还喝了一肚子水。

    柳薰儿和唐嫣卿一人拽住一条腿,直接将丧狗拽了出来,从水缸里出来,丧狗根本顾不上腰间重伤,趴地上一个劲儿的吐水。

    好不容易舒服一点了,刚想转个脸看看情况,眼前就飞来几只小脚。

    啪啪啪.....砰砰砰.....

    可怜的丧狗本就身受重伤,又被三个女人围着踩,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看着丧狗胯下血迹,张戎浑身上下冷嗖嗖的,丧狗这下子要变成阉狗了。

    哎,惹谁也别惹女人,天下最毒妇人心啊!

    陈二和王三扒着墙头,已经被一连串的变故吓呆了,张二钱什么时候如此厉害了,敢情以前张二钱没发飙啊。

    黑头这会儿也就只剩下抬头睁眼看人的力气了,一双眼睛盯着张戎,脸上满是悲伤与茫然。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张二钱?”

    “你的贱就是我的贱,我的贱还是我的贱,你贱我贱,大家贱才是真的贱,请叫我,贱圣大魔王!”

    张戎双手握紧,狼牙棒杵在地上,身姿挺拔,背后是淡淡的月华,声音缓慢而不失威严。我张二钱是什么人都能冒充得了的?竟然敢怀疑我的身份。

    剑圣大魔王?黑头半张着嘴,嘴角不断渗着血,神情无比可怜。

    江湖如此大,为何我就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个剑圣大魔王?

    “你到底是谁啊,能不能让赵某人死个明白?”

    “我就是我,高手很寂寞!”

    “.....”

    这个怪胎,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还能不能聊天了?

    剪除威胁之后,看到陈二和王三想跑,便提起狼牙棒朝着墙头吼了吼。

    “你们两个赶紧滚过来,千万别惹我生气,否则.....哼哼.....”说着话,抬起腿照着黑头胸口就是一脚。

    黑头郁闷坏了,你威胁人就威胁人,踹我干嘛,我都这样了,一点威胁都没有啊。

    张戎这一脚只是用了一点力道,不过还是踹的黑头往外吐血水,那凄凄惨惨的样子格外吓人。

    陈二和王三真的不敢跑了,万一被张二钱逮住,岂不是也要跟丧狗和黑头一样悲惨了?

    翻过墙头,两个人乖乖地站在桂花树下,大气都不敢喘。

    张戎走过去,抬起狼牙棒戳了戳二人的胸口,“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千万别撒谎,撒谎的代价是很惨的。”

    陈二和王三倒也没想过隐瞒,老老实实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的说了一遍。

    一听说此事竟然跟蝎子帮的郑邪风有关系,李熙月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这可是京城有名的地头蛇,关系网错综复杂,听说这家伙好像跟威远侯府有些亲戚关系。

    只是,郑邪风为什么会对八方酒楼感兴趣?

    李熙月心里有点烦,挥挥手示意陈二和王三滚蛋,她也不想为难这两个人,陈二和王三之前报官的举动,算是救了他们一命,否则李熙月绝对不会轻饶他们的。

    陈二和王三如释重负,告罪一声,便往后门方向跑去,只是没跑了两步,就被张戎拽了回来。

    张戎一只手拽着一个人的胳膊,犹如老鹰抓小鸡,二人丝毫反抗不得。

    陈二和王三吓得冷汗直往外冒,“张二钱,张爷爷,你松手,松手啊,我们真的没想过害你们啊,这事儿跟我们没关系,都是郑邪风逼的啊。”

    “闭嘴,我就是想问你们点事情,你们之前说郑邪风养了许多亡命之徒,这事儿是真的?”

    “是真的啊!”

    “那就好!”

    张戎咧嘴直乐,就像捡到宝一样,陈二和王三脸色一变,差点没哭出来。

    这还叫好?有没有搞错啊,人家养了一群亡命之徒,你居然还说好,不怕被人报复么?

    松开陈二和王三,张戎又掏出了怀里的小本本,沾点唾沫,翻开宝贝小本本,最终念念有词。

    “根本公子说说,那些亡命之徒都有什么人,知道多少说多少!”

    “.....”

    陈二和王三一边挠头,一边思索,想到一个就说一个。

    “红毛虎毛多寿.....”

    “钻地虫木小虫.....”

    “滚地油.....滚地油.....额,这个具体叫什么名字实在想不起来了!”

    “俺们就知道这么多.....”

    随着陈二和王三报诨号和人名,张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到最后鼻涕泡都快笑出来了,这次是真的捡到宝了,这些人全都是没有抓获的通缉犯啊,一个个榜上有名。

    毛多寿四百两,木小虫二百两,滚地油石伟子八百两。

    啧啧,这就是一处未经开采的小银矿啊,有了这笔小银矿,就可以暂时不用坑四郎了。

    招招手,领着两位倒霉蛋来到墙角,三个男人开始密谋起来,准确的说是张戎一个人嘀咕,另两个人老老实实听着。

    至于,张戎说了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