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8章 光荣的赏金猎人
    第68章光荣的赏金猎人

    准确的说,这不是一封信,而是一张路引。

    路引,并非是顺天府签发,而是户部北档房直接发下来的。

    一张路引,不经顺天府或者县衙,直接经户部下发,再次证明了李熙月的背景很深厚。

    看着路引上的内容,有一种感动在胸口酝酿。

    张戎,字二钱,顺天府京城人氏,家住理刑街八方酒楼。

    看看日期,路引已经发下来有二十多天了,李熙月这个女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之前老是拿着路引威胁人,自己却悄悄地把路引办好了。

    心中多是感动,可是看着这份路引,总觉得有点怪。

    小名张二钱,李掌柜,你也太不走心了吧,你见过用诨号当小名的,你就不能给起个好听点的字?

    手里拿着路引,一股子野心就再也压抑不住了,有了路引,我张二钱就可以去刑部注册,当个正牌的赏金猎人,有了正牌身份,谁还能阻挡我缉捕钱?

    当然,东厂或者锦衣卫发通缉的赏银比较高,但危险度也同样大,而且,张戎一直觉得东厂和锦衣卫有点不靠谱,没点身份背景,想在东厂和锦衣卫混,不容易啊。

    还是刑部比较靠谱一些,而且任务风险性也比较小。

    东厂以及锦衣卫缉捕的都是些江洋大盗,例如孙六娘这样的,张戎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自己抓个杀人犯小毛贼还行,面对这些武力值爆表的江湖人物,还真未必啃的下来。

    心中正筹划着未来的赏金猎人星光大道,就听到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张戎赶紧把路引往怀里一揣,随手又拿起一封信,然后俩眼一闭,摇头晃脑的朗诵起来。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

    李熙月一脸无语的站在里屋门前,俏目含煞,死死地盯着屋中的男人。

    这个无耻的张二钱,竟然进了自己的闺房,女子闺房是你随便能进的么?还有,你站梳妆台前朗诵诗,又是什么鬼?

    “张.....二.....钱.....”

    叫了一声,张戎依旧没挪脚。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

    “我接你去茅坑”李熙月走到梳妆台前,美丽的脸蛋黑如锅底。

    她发现张戎竟然闭着眼睛,仿佛是在梦游。

    张戎依旧没反应,还要继续朗诵诗词,李熙月抬手照着张戎的左胳膊狠狠地拧了一圈,这次终于有反应了。

    睁开眼,揉揉眼眶子,原地转一圈看看屋中情景,张戎一脸的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干了啥?”

    “......”

    装,继续装,你装的可真像。

    李熙月闭着小嘴,咬紧银牙,快步走到屏风后边,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小铁棍。

    “张二钱,你死定了,本小姐今天不......”

    话说到一半,李熙月就把后边的话咽了回去,此时,梳妆台前空空如也,屋里哪还有张二钱的影子。

    很快,李熙月就提着小铁棍儿跑了出去,然后,二钱兄又开始围着桂花树乱窜了。

    “张二钱,你给本小姐站住!”

    “不站住,你当我傻?”

    “你不傻,你再不停,我扣你半年工钱!”

    咔嚓!

    张戎猛地停住了身形,满脸无辜的看着李熙月,打人就打人,你别动我的钱啊,你把我的钱弄走,我还活着干嘛?

    唐嫣卿和柳薰儿靠在阴凉处嗑着瓜子,刘大能父子站在厨房窗口看热闹,四郎手里拿着算盘替李熙月摇旗呐喊。

    这特么.....

    我张二钱就这么不招人待见,怎么一个上来劝架拦着的都没有,万一李掌柜把我打坏了怎么办?

    刘大能拍拍窗户,大声道:“掌柜的,别打脸就行,二钱也不容易!”

    “.....”

    这群人,看热闹不怕事大啊,大能叔,大能师父,你一把子年纪了,怎么还这么不靠谱?

    李熙月拿着小铁棍照着张戎的屁股抽,随后八方酒楼响起了一阵阵惨叫声。

    叫声凄惨无比,搞得李熙月都快下不去手了,我打人有那么痛?

    .......

    虽然挨了一顿揍,但是张戎还是很开心的,不管怎样,路引到手了,以后咱也是大云朝合法公民了。

    有了路引,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干嘛也未必就能干嘛。

    傍晚,关林和贾九来酒馆吃饭,张戎赶紧凑了上去,屁股上挨了好几下,只能坐半边,不过脸上满是笑容。

    “关捕,小九,今个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

    关林师徒一脸诧异,张二钱可不光诨号里带个钱,这个人也是跟钱命运相连的,啥时候这家伙如此豪气了?

    不过有人请客,关林也不会傻到拒绝。

    你张二钱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关林只管吃饭,有事未必给你办。

    “二钱,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事先说好啊,哥哥能力有限,未必能帮上什么忙!”

    “关捕,你这就谦虚了,你放心,这事儿你肯定能帮上忙。最近小弟也想为我朝建功立业,你看,能不能帮小弟弄个赏金猎人的牌子?”

    “......”

    关林两眼上翻,嘴皮子直哆嗦,后脑头发丝儿都快飘起来了。

    你想赚钱就说赚钱,说什么建功立业啊?

    在刑部注册个赏金猎人的职位,倒没多大难度,现在各大捕头手底下,哪个没有几个赏金猎人?

    “二钱,你真的要当赏金猎人?这活可不好干,搞不好就会丢性命!”

    “尽忠朝廷,流汗流血,绝无怨言。关捕,啥也别说了,小弟想好了,这个赏金猎人是当定了!”

    关林顿时有点无语了,瞧你这豪气云干,大义凛然的气势,我关某人当了十几年捕头,都没好意思说过这种豪言壮语,你怎么就一点都不脸红?

    “行行行,一会儿你跟我去一趟衙门,把手续办一下,不过,只能从末等开始!”

    赏金猎人,是朝廷注册的正规职业,也是有俸禄拿的,同样也会分等级,一共分五档。

    第五档末等猎人,一年固定俸禄十两。

    第四档灰鼠猎人,一年固定俸禄二十两。

    第三档魁狼猎人,一年固定俸禄四十两。

    第四档剑虎猎人,一年固定俸禄八十两。

    第五档飞星猎人,一年固定俸禄二百两。

    五档赏金猎人,靠业绩晋升,张戎不贪,只要能当赏金猎人就行,反正是冲着赏银去的。

    如果只是挂个赏金猎人的职位,靠俸禄吃饭,那还真得在意这个等级。

    关林还是很靠谱的,吃了饭,就领着张戎去衙门办手续,有关林这个内部人士在,手续办的非常迅速。

    半个时辰后,大云朝多了一名赏金猎人。

    同样,大云朝的通缉犯们也迎来了一名克星,虽然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

    虽然成了一名光荣的赏金猎人,但张戎的日子没多大改变,李掌柜不会因为你成了赏金猎人而给你什么特殊待遇。

    天刚刚方亮,张戎继续提着菜篮子去西市,这都成赏金猎人了,还得去买菜,这恐怕是大云朝最惨的赏金猎人了。

    西市鬼见愁,买菜实在溜。

    不到一个时辰,张戎就提着满满的菜篮子返回,路过春衣坊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之前,忽悠唐嫣卿的时候,说春衣坊挂出牌子搞活动。

    上次自己撒了谎,但是这次,春衣坊真的挂出了一块牌子。

    牌子上写了一段字......

    二钱兄表示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