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69章 彩蝶缕衣
    第69章彩蝶缕衣

    春衣坊门前挂着一块棕色木牌,上边有一段朱红色的字。

    “春衣坊新出一套成衣,不日即将参加扬州成衣大比,特求一首诗词,以作助力。诗词一旦采纳,必重金酬谢。”

    扬州成衣大比,相当于后世的展览会,张戎对这个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重金酬谢。

    春衣坊的衣服为什么要配一首诗词呢?

    其实这并不奇怪,后世哪个产品不做广告?尤其是那一句让人蛋疼无比的广告语。

    今年过节不收礼啊,收礼还收脑白金。

    后世广告语满天飞,大云朝做生意卖东西同样也要打广告做宣传的,只不过不是简单的广告语,而是用诗词搭配。

    诗词,方能显出品味,为人接受。

    你要是弄个“春衣坊,穿出你的美”这样的广告词,倒是谁都能听懂了,但这也太掉价了,接受不了啊。

    就算普通百姓,也会瞧不上这样的广告语,连首诗词都配不上,也敢搞宣传?

    写诗词,那是我张二钱的强项啊,春衣坊可是大云朝最牛的成衣店,酬劳肯定少不了。

    想到当初唐嫣卿失望的表情,再加上有钱赚,张戎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了,大踏步走进了春衣坊的门。

    林子楠最近有些犯愁,彩蝶缕衣已经制作好了,却迟迟得不到一首与彩蝶缕衣搭配的诗词。距离扬州成衣大比不足一个月了,时间有些紧啊。

    为了得到一首合适的诗词,大哥林子锋也在江南重金酬诗,但效果甚微,倒不是江南才子写不出好诗,而是,他们懒得写。

    一般才气大,成名已久的文人雅士,最讨厌的就是跟商贾之事挂钩,为了一点银子出卖自己的才华,太掉身价了,有辱君子之风啊。

    剩下那些对酬金感兴趣的,倒是层出不穷,但才情有限,写出来的诗词根本入不了大哥的眼。

    大哥为了这事还去苏州府吴县找过唐子畏,但是唐子畏宁愿醉死在桃花园,也不给春衣坊写诗。

    要说江南哪个才子穷困潦倒又才华惊人,那只有唐子畏了,可连他都不给春衣坊面子,就别说其他人了。

    大哥那里没什么收获,无奈之下,林子楠只好在京城也挂出牌子,京城才子遍地,比江南还多,可是两天来,效果甚微。

    来的人不少,但靠谱的一个没有,至于那些有才华的,根本不理春衣坊这茬。

    说到底,真有才学的,不缺这点钱,也干不出这种掉身价的事,因为这不是钱的事。

    心里发愁,早饭也没心情吃,林子楠愁眉苦脸的坐在旁边长桌前喝茶。

    这时,门口响起一个男人的询问声。

    “你们春衣坊重金酬诗,这事结束了么?”

    一听有人来献诗词,林子楠赶紧站起身往门口看去,一看之下,整个人就有点犯晕了,就连后脑头发丝儿都有点飘飘的。

    一个青衣男子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口,头戴一顶灰色歪帽,长得还算过得去。

    只是,手里提着两个菜篮子.....

    手提菜篮子,张嘴要献诗词,这画风,格格不入啊。

    请问你这着装还手提菜篮子,可跟文人才子有半点搭边的地方?

    要不是你一开口就说要献诗词,我都以为你是哪个酒楼的伙计去买菜呢。

    话说,林子楠真没猜错,二钱兄真的是一名酒楼伙计......

    本来林子楠还很高兴的,觉得又有些希望了,可看到这位手提菜篮子的仁兄,火热的心头犹如浇了一盆冷水,顿时从头凉到脚。

    就这样的仁兄,能写出什么好诗词来?哎,又是个来撞大运的。

    心里不舒坦,但林子楠又不能把人往外赶,毕竟牌子是自己让人挂出去的。

    张戎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心里很是不高兴,瞧瞧你那是什么表情,失望?

    咋地,瞧我张二钱形象不咋地,就看不起人了?我张二钱跑过来献诗词,你该感到荣幸才对。

    “咳咳,这位公子,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

    “什么话?”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

    林子楠表情很尴尬,竟然被一个提菜篮子的老兄给教育了,心里不舒坦,却也无言以对,因为确实是自己失礼了。

    “这位兄台请进!”

    张戎扬扬下巴,提着俩菜篮子就往里走,搞得林子楠以及店掌柜伙计全都嘴角抽抽,你能不能把菜篮子扔门外,搞得好像有人要抢你两篮子菜似的。

    狄祥福在这家店当了六年掌柜,还是头一次见有人提着菜篮子进春衣坊的。

    等着张戎坐下来,狄祥福帮忙满上一杯茶,张戎也不客气,端起茶杯就喝水。

    林子楠勉强的挤出个笑容,拱了拱手,“本公子林子楠,不知兄台贵姓,可是有诗词?”

    “哦,本公子张戎,先让张某看看你家新出的成衣,本公子也好替你作诗一首!”

    “......”林子楠有点晕晕的,你特么肚子里连首存货都没有,就敢来凑热闹。还有,你这穿着打扮手提菜篮子,还一口一个“本公子”的,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狄祥福很想把这位手提菜篮子的张戎“公子”撵出去,可又不敢私自做主,只好躬身问道,“二公子,你看这事儿?”

    林子楠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彩蝶缕衣拿出来。

    张戎,这个名字听都没听过,但这家伙敢提着菜篮子进门,不是傻子就是真有两把刷子,万一这家伙真是位隐藏民间的奇人呢?

    “狄掌柜,去吧彩蝶缕衣取来,让这位张....张公子欣赏下!”

    林子楠既然已经同意,狄祥福也不好多说什么,很快便有两名妙龄女子抬着一个衣架走了出来。

    轻盈纱衫,通体粉色,点缀着丝丝绿线,袖口如蝴蝶羽翅,有着柔和的弧线。华贵的衣料,精致而美丽的花纹,纱衫张开,就像一只花丛中的彩蝶。

    这样的纱衫,穿在女子身上该是多么的动人?

    怪不得取名“彩蝶缕衣”,名副其实啊!

    林子楠微微笑道:“张公子,现在可以落笔了么?”

    “等等!”

    林子楠顿时有些不愿意了,衣服你也看了,难道想反悔?

    “张公子,你这是何意,你之前可是说过,看完彩蝶缕衣,就可提笔留下大作。”

    “你急什么,本公子也没说不写啊,就是想跟你商量件事!”

    “你说!”

    “如果本公子的诗被采纳,除了酬金之外,我还要一身彩蝶缕衣!”

    林子楠只是稍作考虑,便点头答应下来,彩蝶缕衣本就是用来出售的,免费赠送一套又有何不可?

    “只要张公子能留下合适的大作,酬金分文不少,还可免费送与你一套彩蝶缕衣!”

    “好,二公子快人快语,来人,笔墨伺候!”

    张戎豪爽的抖了抖袖子,侍女很快将笔墨端上来。

    林子楠以及狄祥福等人全都支棱着脖子站旁边看着,这位手提菜篮子的张公子,到底能写出啥东西来?

    总之,很好奇,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