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70章 泡妞水平有多高
    第70章泡妞水平有多高

    张戎持着笔,凝眉思索,笔杆时不时地蹭蹭额头,却是迟迟没有落笔。

    林子楠心里有些急了,你倒是快写啊,难道你就是个骗子?

    “林公子,我的钱准备好了么?”

    “.....”林子楠顿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你现在诗还没写出来呢,就问钱准备好没有,什么时候赏金成了你的钱了?你要不要这么自信?

    再说了,还能骗你不成?我堂堂林家二公子,还会拿着一百两二百两的银子骗人?

    “放心好了,只要一经采纳,立刻奉上赏银!”

    “很好,我现在就写,请把我的钱拿出来!”

    说罢,张戎没有墨迹,提笔便写,很快一首诗便跃然纸上,字如流云,潇洒中夹杂着几分调皮。

    林子楠不禁有些诧异了,不管诗怎么样,光这一手字,就是相当的不错了,没想到,这个手提菜篮子的怪异才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等着张戎停下笔,林子楠等人赶紧细细品读着张戎的大作。

    彩蝶纷飞醉扬州,

    花香缕衣千金求。

    掖庭生香多妩媚,

    佳人一笑再回眸。

    字如其人,诗显其才,林子楠反复品读着这首诗,品味的越久,越能感觉到其中诗意。

    缕衣如彩蝶,轻舞似纷飞,一袭纱衫醉倒了扬州城,身着彩蝶缕衣的女子妩媚多姿,每一个感受过彩蝶缕衣的妙龄女子总是会忍不住回眸观望。

    这首诗,简直是为彩蝶缕衣量身定做啊,很多时候,不是说一定要什么千古名句,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再看张戎的时候,林子楠已经不敢再小觑这位菜篮子选手了,这位行为怪异,举止另类的张公子,是真的深藏不露啊。

    “张兄高才,林某佩服,不知这首诗名字为何,这首诗,春衣坊收了!”

    “名字嘛,既然是写给春衣坊的,就由你们自己取吧,佩服不佩服的,就算了,本公子早已经习惯了”张戎笑着摆摆手,一点都不谦虚,扭头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林公子,请问我的钱呢,怎么还没送过来?”

    “......”

    林子楠本来还想说些客套话拉拉关系的,结果直接被噎回去了。

    话说,翩翩君子,文雅才子,不都是高风亮节,视金钱如粪土的么?怎么到你这,全都反过来了?

    手提菜篮子,一心要钱,偏偏还才高八斗,这感觉,简直怪异到家啊。

    林子楠表情尴尬,勉强的笑了笑,“咳咳.....张兄还是个急性子......”

    张戎不以为然,冲着林子楠翻了个白眼,那可是钱啊,能不急么,钱还是揣自己兜里比较安全。

    林子楠算是看出来了,这位菜篮子选手根本不能以常理推之,使个眼色,狄祥福赶紧让人去后边一趟,将准备好的酬劳拿了出来。

    婢女捧着棕色小木盒,刚刚走过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张戎眼疾手快,直接拿了过来。张戎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可是我的钱,我拿自己的钱还需要客气?

    打开盒子,数数银锭,足有一百多两,啧啧,不愧是春衣坊,果然是财大气粗。

    合上木盒,张戎有些扭捏的看了林子楠一眼,“林公子,以后还有这种活,再找本公子啊,别的不敢说,诗词歌赋,这是我的长项。”

    “......”林子楠不知道该说啥了,这是第一次见到以贩卖才学为荣的才子,“好吧.....以后再有需要,肯定找张兄,还有啊,那一套彩蝶缕衣,张兄是直接取走,还是?”

    林子楠心里话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意思很明显,兄台你赶紧拿着钱跟衣服走人,你要是再待下去,我林某人的三观就要被你弄乱了。

    张戎似乎没听出林子楠话里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道,“先不取,过一会儿我领人来试试衣服,总得合身才行啊!”

    “好....好的.....”

    跟林子楠嘱咐两句,张戎把木盒子藏在菜篮子底下,随后提起菜篮子晃悠悠走到街上。

    看到张戎走出门,林子楠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点事儿,赶紧跑到门口,抬手问道,“张兄,不知你在何处高就!”

    其实林子楠就是想问问张戎的具体身份,像如此有才华的人,肯定有功名在身吧,但这种事又不能直接问,总不能开口直接问“你是秀才还是举人吧”?

    一般大家都是这么问话的,林子楠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听到这个问题,张戎的脸都黑了。

    林老二,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特么要是有功名在身,还沦落到在八方酒楼当伙计?

    心中不痛快,于是头也没回,脚步不停,直接回了一句,“八方酒楼,打杂的!”

    打杂的?

    你跟我开玩笑呢?可是看看张戎手里的两个菜篮子,好像又有点说服力了。

    这.....是我没睡醒,还是大云朝的形势变化太快,才高八斗的文雅之士在八方酒楼打杂。

    林子楠摇头晃脑的回了屋,得好好消化一下才行,后脑头发丝都有点错乱了。

    张戎回到八方酒楼后,扔下菜篮子,先把赚来的酬金藏到屋里,随后找到唐嫣卿,拉着她就往外跑。

    唐嫣卿正在擦柜台呢,就被张戎稀里糊涂的拉到了街上,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大男人紧紧地拉着手,心中有些羞恼。

    “张二钱,你快放手啊,急急忙忙的到底想干嘛?”

    “当然是好事儿了,唐姐姐,快跟我走,去晚了就没机会了”回头稍微解释了一下,只是抬腿继续往前走,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

    不就是拉拉手嘛,拉着拉着就习惯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床上撸。

    来到春衣坊之后,唐嫣卿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春衣坊新出的彩蝶缕衣要做活动,半价出售,仅限一套。

    虽然是半价,但标价也是四十八两白银,唐嫣卿穿着合身的新衣,抚摸着柔和的衣料,极为动心。

    可是一套衣服,就要四十八两,她自有记忆以来,就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便有些舍不得了。

    “二钱,算了吧,太贵了,要不,换件别的纱衫吧!”

    “唐姐姐,你就好好穿着,钱的事情不用你考虑,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张戎无比豪爽的说着,说完话还冲狄祥福眨了眨眼,狄祥福赶紧堆着笑,拱了拱手,“这位小姐,你放心吧,衣服的钱,张公子已经付过了。”

    说出这话,狄祥福就些臊得慌,一把子年纪了,还要配合张公子演戏,不容易啊。

    一听张戎已经把钱付了,唐嫣卿也不好再拒绝,更何况她是真的喜欢这件彩蝶缕衣。

    二钱往常抠门的要死,谁动他几文钱,他就能跟人理论三个时辰,今天,竟然一口气花了这么多钱。

    二钱这么抠门的人能为一个人花四十八两买一件衣服,那该多么的不容易。

    唐嫣卿薄唇微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美目中多了几分柔情,她真的有些感动的。

    林子楠一直躲在帘子后边偷看,当美人美目中流露柔情的时候,林二公子顿时心生佩服了。

    张兄台,你这泡妞水平简直是泡出了新高度啊。

    张戎是个干脆的人,只要收下彩蝶缕衣,咱们之间的关系那就是剪不断理还乱了,以后,我张二钱还不挠的唐姐姐心里痒痒的?

    一男一女走回理刑街,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八方酒楼的门,而是驻足朝对面望去。

    此时刑部大门外人山人海,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数不清的人头在摇晃。

    见了鬼,今天是什么情况,怎么来了这么多人?以前刑部过堂审案,也没见过这么多人啊?

    哪位过堂的人犯如此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