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穿越小说 > 爆笑酒楼 > 第71章 女王驾到
    第71章女王驾到

    扭头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唐嫣卿,唐美人摸着新衣轻轻地摇了摇头。

    走到人群外围,伸手拍了拍一位大叔的肩膀。

    “大叔,今天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哎,你不知道?”

    “.....”张戎顿时就有点郁闷了,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啊。

    “今天过堂的可是.....”

    张戎恨不得一拳垂死这位胡子拉碴的大叔,可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能不能别说话大喘气,急死个人。

    短胡子大叔用一种鄙视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瞅了瞅张戎,这可把张戎弄郁闷了,怎么还鄙视上了,你以为你个子高就可以居高临下了?

    直起腰来,挺起胸膛,张戎顿时比短胡子大叔高出半个头,大叔心里有点膈应了,这个小伙子有点不正经啊,你怎么就这么调皮呢?

    个子这么高,你刚才弯着腰干嘛?

    “大叔,你到底快说啊,到底是谁过堂,也让我开开眼。”

    这次轮到张戎居高临下了,大叔歪歪嘴,有些卖弄的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哦,女王殿下今天要来刑部过堂,你说稀奇不稀奇?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大事啊,岂能不亲眼瞧瞧?”

    女王殿下?

    张戎一脸茫然,为啥一点印象都没有,都怪失忆惹的祸。

    一看张戎这无知的眼神,大叔就有些惊呆了,这小子不会不知道女王殿下是何人吧?

    张戎确实不知女王殿下是何人,记忆有缺失,《莲花宝典》也没记载,自己哪知道女王是谁?

    这可是大云朝,与大明朝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就这种大环境下,还能蹦出个女王来?女人封王,逗我玩呢?

    女王殿下还没来,张戎可没心思跟这帮子人围在刑部大门外挤呀挤的,来到唐嫣卿身边,不得不小声问道,“唐姐姐,女王到底是谁啊?”

    唐嫣卿瞪大美目,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张戎,“你到底是不是我大云朝的人,竟然不知道女王殿下?”

    “我.....”张戎觉得很冤枉,怎么又被鄙视了,这也怪不了我啊,后脑勺挨那么一下,得了失忆症,这也不是我的错啊。

    “唐姐姐,我失忆了啊,之前的事情一概记不起来。”

    张戎还是很伤心的,找不到以前的记忆,总觉得人生不够完整,好像丢了什么似的。

    唐嫣卿这才想起张戎失忆的事情,无意间触动了他的伤心事,尤其看到张戎那落寞的神情,她不禁有点心疼。

    “二钱,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也没关系!”

    回酒楼的路上,唐嫣卿详细介绍了一下女王殿下的情况。

    之前的大叔倒没有撒谎,大云朝确实有一个真真正正的女性王爵,也就是齐王凌清雪。

    齐王,是大云朝名副其实的女王,也是唯一的女王,而凌清雪四年前继任齐王,成了第四代云朝女王。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大云朝,能出现一个女王,那绝对算得上一个奇迹了。

    当年太祖朱良一统长江流域的义军,随后开始北伐,但在黄河岸边白马渡口遭到了瓦剌大军的连番阻击,半年时间里损兵折将,依旧无法突破黄河防线。

    这时,在齐鲁大地活跃着一支强大的义军,这支义军由一个叫做凌赛儿的女性率领。

    朱良连番受挫后,派人联系到凌赛儿,在这支齐地义军的配合下,方才拿下白马渡口,一举渡过黄河。

    在渡过黄河之后,凌赛儿又随着朱良东征西讨,连克瓦剌强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因为凌赛儿的功劳太大,本身势力又强,朱良打破先例,封凌赛儿为齐王。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年凌赛儿杀戮过重,亦或者遭到了老天爷妒忌,自凌赛儿开始,都是一脉单传,生的还都是女儿。

    凌赛儿也想生个儿子继承王位,毕竟女人继承齐王之位,压力太大了,可她只生了一个女儿叫凌易寒,后来女儿生女儿凌飘絮,直到凌清雪出生,依旧没能打破这个怪圈。

    正因为这个奇迹般的怪圈,自云朝立国,齐王之位一直由女性担任。

    据传闻,现任齐王凌清雪二十四岁,长得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倾慕者数不胜数。

    平日里想见都见不到的女王殿下,这次要到刑部过堂,百姓无不跑来瞻仰其风采。

    这会儿就连张戎都有些动心了,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女王殿下,可不是所谓的女王**。

    回到酒馆,看到李熙月、柳薰儿等人正坐在桌子前喝茶聊天,张戎赶紧跑了过去,“你们听说了么,女王凌清雪今天要去刑部过堂。”

    四郎喝口茶水,眼角瞟了瞟,摇头叹道,“瓦剌帝国早就亡了!”

    “......”

    我靠,这些人早就知道了,敢情就自己跟唐嫣卿不知道。

    这时柳薰儿开口笑道,“二钱,也就你把这事当秘密了,几天前发生了一件大案子,事涉齐王,她来刑部过堂又有什么稀奇的?”

    “额,柳姐姐,这事儿你早就知道了?”

    “当然!”柳薰儿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不然,你以为姐姐这东厂的关系白混的?”

    张戎轻轻地皱起了眉头,柳薰儿能得到的消息,没道理唐嫣卿不知道啊,可为什么她好像一无所知的样子?

    心中有些疑惑,但也没好意思多问。

    当唐嫣卿走到柜台前,众人才发现她换了一身漂亮的纱衫,看到这套彩蝶缕衣,柳薰儿那对多情美目顿时开始放光了。

    李熙月也是有些惊异的走到唐嫣卿身旁,伸手摸了摸衣料。

    “这不是春衣坊的彩蝶缕衣么,不是还没正式售卖吗?”

    唐嫣卿有些迟疑惑,没有正式售卖?可这是张二钱刚刚从春衣坊店铺买来的啊。

    张戎有些急了,可不能让李熙月纠缠下去了,否则还不得穿帮啊。

    “咳咳,本公子帮林二公子一个小忙,他破例半价卖了一件!”

    “额?二钱,半价多少钱,能不能也帮姐姐买一套?”柳薰儿扭扭水蛇腰,妩媚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小手还在张戎胸口挠了挠,挠的二钱兄心里痒痒的。

    果然是狐狸精,哼,我岂能受你诱惑?

    “不行,我心里只有唐姐姐,柳姐姐你来晚了!”

    “......”

    柳薰儿嘟着嘴,有些生气的瞅瞅张戎,又看了看唐嫣卿,这俩人勾搭到一起去了?

    唐嫣卿顿时弄了个大红脸,张二钱,你能不能不要瞎说?

    就在此时理刑街上变得更热闹了,好多人都叫嚷起来,张戎耳朵很灵光,转身就往外跑。

    “女王殿下来了,大家快去看热闹了。”

    唐嫣卿气的直跺脚,算你跑得快,否则非得好好修理修理你那张破嘴。

    长街东头,人群分散在两侧,人如潮水,连绵无绝,张戎有些咋舌,这特么得多少人啊,都快把理刑街堵满了。

    话说,女王驾到,果然威力无穷,该不会京城有一半闲人都跑来看热闹了吧?

    女王没有乘坐华贵的马车,更没有八抬大轿,而是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

    张戎踮着脚想看看女王长什么样,结果后边的人一推搡,差点没把他踩地下去。

    人要不要这么多,女王还偏偏把头转向了另一边,从这边只能看到她那靓丽的后脑勺。

    娘滴,看来只能使绝招了。

    捏捏嗓子,张戎暗自发狠,这可都是被逼的啊。

    “对面的女王看过来”

    “看过来看过来”

    “这里的男人长得帅”

    “请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

    人群一阵安静,所有人都被这一串怪异而牛叉的歌声给镇住了。

    这是哪位仁兄如此牛气,当街调戏女王啊!

    女王显然也被这首妖孽般的歌曲给吓住了,本能的扭头去寻找,这是谁如此大的胆子。

    女王扭过了头,而还在放声歌唱的二钱兄则直接被吓傻了。

    这.....这.....

    女王怎么会是她?

    我命休矣!